辰韩为何又称为秦韩,马韩政治经济状况

www.402.com 3

www.402.com 1三韩
关于辰韩的经济文化情况,最多的记载来自《后汉书》,从这些资料中国,我们发现当时的辰韩其实相当发达。除此之外,当时的辰韩盛行一种叫做“扁头”的习俗,很多人以此推测辰韩的主体民族是东夷,因为这一习俗发端于东夷。
辰韩的经济文化
综合《后汉书·东夷传》的记载,从经济生活、文化礼仪上看,辰韩的社会很进步,与当时的内地中原差别不大。他们居住的土地非常肥沃,出产五谷及水稻,已发明铁制农具,以牛马耕作。手工业方面,“晓蚕桑”织“缣布”,会冶铁,且能供给马韩、秽人和倭人,以铁作为货币进行贸易,甚至乐浪、带方二郡所需用铁,亦由他们供给,可见其冶铁水平之高,产量之大。“嫁娶礼俗,男女有别”。用大鸟的羽毛护送死者,希望死者借鸟羽飞扬。能筑城栅,居住“屋室”,以木为梁。喜好歌舞,以饮酒为尚。乐器有鼓和瑟,“瑟形似筑”。南部与倭相邻的地方,受倭人的影响,男女都纹身。善于步战,兵器与马韩相同。国人若于路上相逢,彼此礼让而不争先,颇具君子之风。诸如此类,显然早已脱离原始社会,与马韩一样,也已处于奴隶制社会了。只不过,比马韩更先进一些。
辰韩扁头习俗来源
《魏略》:“儿生欲其头扁,以石压其头,今辰韩人皆扁头。”后《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后汉书·东夷传》、《晋书·四夷传》诸史都有其“扁头”的记载。所谓的“扁头”,也即头部枕骨畸形,民间习称“睡扁头”。这一习俗发端于东夷。盛行于大汶口文化和山东龙山文化。在东夷族系的起源地消失后,随着大批东夷进入东北及东北亚,“扁头”习俗开始在这一地区广泛流行。这种独特的审美现象,直到20世纪中期,仍未绝迹。辰韩盛行“扁头”,说明其主体民族为东夷,即秦人和辰人,是毋庸置疑的历史亊实。

www.402.com 2三韩
辰韩是朝鲜半岛南部的一个古国,由于民族迁移,辰韩当时的民族构成十分复杂,不仅有辰人、韩人,还有秦人,而秦人虽然最晚来到这里,却是人数最多的,所以辰韩被称为秦韩其实也是情理之中。
辰韩的民族构成
《后汉书·东夷传》:“辰韩,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适韩国,马韩割东界地与之。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賊为寇,行酒为行觴,相呼为徒,有似秦语,故或名之为“秦韩”。
《魏略·辰韩》:“辰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继,辰王不得自立为王,明其为流移之人,故为马韩所制。”
《三国志·魏书·东夷传》:“辰韩在马韩之东,其耆老传世,自言古之亡人,避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名国为邦,弓为孤,賊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有似秦人,非但蒸、齐之名物也。名乐浪人为阿残;东方人名我为阿,谓乐浪人本其残余人。今有名之为‘秦韩’者”。
《梁书·东夷传·新罗》:“辰韩亦曰‘秦韩’,相去万里。……又辰韩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相系,辰韩不得自立为王,明其流移之人故也,恒为马韩所制。”
根据以上四史记载,可知辰韩一国的民族构成是:一部分为旧有的辰人,一部分为韩人,一部分为晚到的秦人,如果推测一下人数,应以秦人为最多,其次为辰人,最少的是韩人。
辰韩为何又称为秦韩
对于辰韩又称“秦韩”的问题,有的研究者不相信史书的记载,谓:“以辰韩为秦人之后,是据辰秦二字之音相近而灵机一动的附会,就好像把倭人说成吴太伯的子孙,把匈奴说成是夏后氏的苗裔那样,是支那人的假托。”这一结论实在离谱。现在看来,《后汉书》、《魏略》、《三国志》和《梁书》的记载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辰韩三族中,晚来的秦人人数最多,文化水平相对较高,成为三族中的代表,有时以秦韩代指辰韩,自无不可。此其一。
秦韩的起源地本在中国东部沿海地区,属东夷族系,后来虽然西徙,“仍奉少昊为天神,把东方祖先起源时代的天神迁到了西方”。秦在东部时,是辰族的一支,这在族名上体现的很充分。辰族分裂后,一部分迁入海中的朝鲜半岛为辰国;一部分西迁今河南,为商族;另一部分人居今陕西,是为秦族。弄淸了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其族名之间的嬗变,就不难理解了。秦族“避秦役来适韩国”,其实是来到了其同族在海外开辟的新土地。www.402.com,
由上可见,辰韩的主体民族是东夷,这与马韩是不同的,所以“其言语不与马韩同”。应该指出的是,马韩所使用的语言,应该是上古华夏族系的某一支方言。而辰韩,据史籍所载,則是很标准的上古汉语了,或有人又称之为“秦语”。这是在中原内地民族融合的结果。

www.402.com 3永利会员登录网址,朝鲜古代史
关于马韩的政治经济状况和风俗文化习惯,中国的古代历史典籍《后汉书》和《魏志》中多有记载。根据相关史料,马韩的处于奴隶制初期,其社会发展水平相比辰韩、弁韩都比较高。另外,马韩还有不少鲜为人知的风俗文化习惯。
马韩政治经济状况www.55402.com,
根据前引《后汉书》和《魏志》的记载,可知三韩中马韩迁入的时间最早,“是马韩先至辰国,而辰韩后来”,“这部分人数最多,占地最广”。故史书云“其民土著”,“土著”者,早来之谓也。
再根据前引史书的记载,可知此时马韩已处于奴隶社会的初期阶段,共立的辰王为奴隶主、国王。各小国的长帅,则类似诸侯国之诸侯,他们自称为“臣智”,其下属官员则称为“邑借”。而辰王以下的官职,则依次为魏率善、邑君、归义侯、中郎将、都尉、伯长。从官名推测其职权,凡魏率善、臣智、邑借、邑君等大约为民政官员;归义侯大约是賜给归服民族首领的封号,或者亦负责治理归服的各个民族部落;中郎将、都尉、伯长都是汉官名的借用,无疑是军亊官员。机构设置已比较完备。
因为马韩迁来的时间久,力量大,社会发展水平高,所以,历代辰王都由马韩人担任,他们都于月支国(《后汉书》“目”系“月”字之误)发号施令,辰韩、弁韩亦奉其为共主。
《后汉书·东夷传》记马韩有“五十四国”,但《三国志·魏书·东夷传》却载有其有五十五国,多出一国,分别为:爱襄国、牟水国、桑外国、小石索国、大石索国、优休牟涿国、臣潰沽国、伯济国、速卢不斯国、日华国、古诞者国、古离国、怒篮国、月支国、咨离牟卢国、素谓乾国、古爱国、莫卢国、卑离国、占离卑国、臣衅国、支侵国、狗卢国、卑弥国、监奚卑离国、古蒲国、致利鞠国、冉路国、儿林国、驷卢国、内卑离国、感奚国、万卢国、辟卑离国、曰斯乌旦国、一离国、不弥国、支半国、狗素国、捷卢国、牟卢卑离国、臣苏涂国、莫卢国、古腊国、临素半国、臣云新国、如来卑离国、楚山涂卑离国、一难国、狗奚国、不云国、不斯湞邪国、爱池国、乾马国、楚离国等。其中的伯济国,即后来灭亡马韩并代之而立的百济国。马韩全国“总十余万户”,如果以每户5人计,其全国总人口大约有50多万。他们“散在山海间,无城郭”。
《后汉书·东夷传》:“马韩人知田蚕,作绵布。出大栗如梨。有长尾鸡,尾长五尺”。《三国志·魏书·东夷传》:“无他珍宝。禽兽草木略与中国同。出大栗,大如梨。又出细尾鸡,其尾皆长五尺余。”说明马韩人的经济以农业为主,兼亊养蚕,出产绵布,其他方面则较为落后。特产为栗和长尾鸡。
马韩风俗文化
马韩的风俗文化,《三国志·魏书·东夷传》载之甚详,如下述:

其一,“其俗少纲纪,国邑虽有主帅,邑落杂居,不能善相制御。无跪拜之礼”。因为尚处于奴隶制的初期阶段,所以原始社会部落联盟阶段的遗风还有保留,其礼仪制度,当然不能同已进入封建社会的中原相比。
其二,“居住作草屋土室,形如冢,其户在上,举家共在中,无长幼男女之别”。这种外形如冢的土室,人们习惯上称之为“陶复”,《诗经·大雅·绵》中即有记载,为中华民族上古时期最普通居住形式。
其三,“其葬有椁无棺,不知乘牛马,牛马尽于送死”。厚葬之风是中国固有的传统。
其四,“以璎珠为宝,或以缀衣为饰,或以县头垂耳,不以金银锦绣为珍”。马韩人很重视服饰装扮,且民族特点十分明显。
其五,“其人性强男,魁头露紒,如炅兵,衣布袍,足履革貘蹋”。魁头又叫“科头”,头顶盘髻之谓也。紒即髻,结发的另一种叫法。魁头露紒,这是上古东夷最为流行的发式之一。马韩的主体民族是周族一支,属华夏族系,人居东北亚后,为东夷民族所包围,故在发式诸方面,已人乡随俗。革貘蹋如果直译,为皮草鞋之意;《后汉书·东夷传》则记为“布袍草履”,可见其穿的就是草鞋。
其六,“其国中有所为及官家使筑城郭,诸年少勇健者,皆凿脊皮,以大绳贯之,又以丈许木插之,通日欢呼作力,不以为痛,既以劝作,且以为健”。此俗较为特殊,用绳穿脊背的皮肉,并插上长达丈余的木棍,是孔武“为健”的象征。虽然仅在年少者中施行,但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马韩人的团结、忍耐、强悍的民族性格。由此还可知道,马韩还是有些城郭的,但为官家所筑和住。下层的族众,则“散在山海间”。
其七,“常以五月下种讫,祭鬼神,群聚歌舞,饮酒昼夜无休。其舞,数十人俱起相随,踏地低昂,手足相应,节奏有似铎舞。十月农功毕,亦复如之”。铎舞即杂舞,与现代朝鲜民族数十人围成一圈所跳的集体舞类似,节奏明快,舞姿优美。
其八,“信鬼神,国邑各立一人主祭天神,名之天君。又诸国各有别邑,名之为苏涂。立大木,悬铃鼓,亊鬼神。……其立苏涂之义,有似浮屠,而所行善恶有异”。萨满教已在马韩流行,有了专职的萨满,即“主祭”。
关于天君,韩国有学者认为系檀君的转写,说:“檀君为巫的一名‘唐古尔’的音译,而唐古尔则与蒙古语Tengri相通。马韩诸国神邑之长‘天君’也是同一意思。……至于在神政社会,君长兼做祭主,即巫的职司,是今人完全可以想像的,而檀君的天君的比较也是较容易想到的这一说法未免牵强,此之天君就是萨满教中居于“上界”的天神,别无他解。苏涂即祭天的神杆,一般以松木为之,上面或刻鸟筹怪物形状,或悬挂净纸铃鼓,为中华民族远古以来的旧俗,在东夷族系信仰萨满教的东北亚诸民族中尤为流行。直到淸代,满族等民族仍以此式祭天,《淸史稿·礼志》即载:“淸初,起自辽沈,有设杆祭天礼。杆木以松,长三丈,围径五寸。若帝亲祭,司俎挂净纸杉柱上,诸王护卫,依次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