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史公对先秦政治文明成就的总括,5帝本纪

司马迁在《史记》前四本纪即《五帝本纪》、《夏本纪》、《殷本纪》和《周本纪》中,对先秦的政治文明成就进行了系统总结。这一总结无论在治史的方法上,还是在内容的拣择上,对后人都很有启发。

【小序】

维昔黄帝,法天则地,四圣遵序,各成法度;唐尧逊位,虞舜不台;厥美帝功,万世载之。作《五帝本纪》第一。

《五帝本纪》是《史记》全书一百三十篇中的首篇。

首先,司马迁在总结先秦政治文明成就的方法上,采用了撰写《五帝本纪》、《夏本纪》、《殷本纪》和《周本纪》的特殊形式。从《史记》五体构成的角度讲,采用这种特殊形式的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本纪”这一形式具有很强的概括性。张守节曰:“本者,系其本系,故曰本;纪者,理也,统理众事,系之年月,名之曰纪。”这里所讲的本,也就是根。从根本上记载历史,且统理众事、系之年月,有助于所述时代与史事的统一。二是“本纪”具有公认的权威性。裴松之云:“天子称本纪。”也就是说,本纪是用来专门记载天子所言所事的体裁。而天子是执掌朝国之政的特殊社会成员,纪天子之言事,就是纪朝国之大端,故而能够体现出公认的权威性。三是“本纪”具有明显的纲法意义。刘知几云:“盖纪者,纲纪庶品,网罗万物,论篇目之大者,其莫过于此乎!”这就说明,虽然“本纪”之前往往冠以国朝君主之名,而实际上是“网罗万事”的国政专篇。了解了这些原委,即可明了:司马迁首推黄帝而作《五帝本纪》,续撰夏、殷、周三“本纪”,其目的就是利用“先秦四本纪”这一特殊撰述方法来总结先秦政治文明的成就。

【大纲】

  • #### 阪泉之战,黄帝败炎帝。涿鹿之战,黄帝杀蚩尤。黄帝代神农氏。

  • #### 黄帝治天下。

  • #### 黄帝之后,黄帝之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

  • #### 颛顼之后,黄帝之子、玄嚣之孙高辛立,是为帝喾。

  • #### 帝喾之后,其子挚立,不善,挚之弟放勋立,是为帝尧。

  • #### 帝尧授民以时。

  • #### 帝尧寻继任者。

试鲧,不成。数试舜,功皆成,摄行天子执政。
→【天下之重,故而试之。】
舜四方巡狩。尧试共工,共工果淫僻;试鲧之洪水,无功。舜归来,流共工、放兜、迁三苗、殛鲧。

  • #### 尧禅位于舜。

授舜,则天下得其利而丹朱病;授丹朱,则天下病而丹朱得其利。尧曰“终不以天下之病而利一人”,而卒授舜以天下。

舜让尧之子丹朱,天下皆归舜,舜践天子位,是为帝舜。

  • #### 帝舜之生平。

瞽叟爱後妻子,常欲杀舜,舜避逃;及有小过,则受罪。

→【小杖受,大杖走。】

欲杀,不可得;即求,尝在侧。
尧乃以二女妻舜以观其内,使九男与处以观其外。
舜父、弟设计杀之,舜顺利逃脱。
於是尧乃试舜五典百官,皆治。

→【尧三试舜:一以二女妻试之;二以其父、弟试之;三以政试之。】
→【试之二十八年:*
舜得举用事二十年,而尧使摄政。摄政八年而尧崩。
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

  • #### 帝舜用人。

举八恺、八元;流混沌、穷奇、梼杌三凶。
臣下分职:禹治水,后稷治农,契为司徒,皋陶治刑,垂为共工,益驯鸟兽,夔为典乐,龙为纳言。

皆有功:皋陶为大理,平,民各伏得其实;伯夷主礼,上下咸让;垂主工师,百工致功;益主虞,山泽辟;弃主稷,百穀时茂;契主司徒,百姓亲和;龙主宾客,远人至。

  • #### 舜禅位于禹。

舜南巡至苍梧之野,崩,葬於九疑。禹让舜子,诸侯归禹,禹践天子位。

  • #### 姓氏

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

【司马迁将颛顼、帝喾、尧、舜、禹都说成是黄帝的后代,故都姓公孙。】

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夏:娰姓。商:子姓。周:姬姓。】

【梁玉绳:“姓”一定而不易,虽百世而弗改;“氏”迭出而不穷,即再传可变。史公承焚燹之余,谱学已紊,姓氏遂混。】

  • #### 太史公曰:

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於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间矣,其轶乃时时见於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

→【司马迁将黄帝作为中国始祖说法未必可信,但是在《史记》中黄帝被视作华夏民族的始祖,其意义是巨大的。】

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

其次,司马迁在总结先秦政治文明成就的主要内容时,也独具匠心、拣择合度。在《五帝本纪》中,司马迁所总结的五帝时代的政治文明成就主要是黄帝有效治理国土和“德”、“国”二者的统一。第一,充分肯定了黄帝的治理国土有方。在总结黄帝的政绩时,突出记载了“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这就说明,黄帝之时最大的政治文明成就是在治土方面。这种治土,既包括黄帝的开疆封土、合和万国,也强调黄帝顺应天地和治理万民。黄帝在治理国土的前提下,“时播百谷草木,淳化鸟兽虫蛾,旁罗日月星辰水波土石金玉,劳勤心力耳目,节用水火材物”,方才获得“土德”之瑞。第二,阐释了五帝时代“德”与“国”的统一。该本纪所记载的五帝时代的政治演变状况,实际上也就是那个时代政治文明的写照。司马迁在综述一个个鲜活的人物事件和历史事件之后总结出:“自黄帝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彰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氏。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从表面上看,这一记载所反映的是五帝时代的帝王世系,实际上,司马迁是在揭示以“德”和“国”为特征的政治演变顺序。黄帝、颛顼、帝喾、帝尧、帝舜五人均为有德之君,故而能够在远古历史的创造和嬗变中得民得天下。

太史公曰:学者多称五帝,尚矣。然尚书独载尧以来;而百家言黄帝,其文不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孔子所传宰予问五帝德及帝系姓,儒者或不传。余尝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南浮江淮矣,至长老皆各往往称黄帝、尧、舜之处,风教固殊焉,总之不离古文者近是。予观春秋、国语,其发明五帝德、帝系姓章矣,顾弟弗深考,其所表见皆不虚。书缺有闲矣,其轶乃时时见于他说。非好学深思,心知其意,固难为浅见寡闻道也。余并论次,择其言尤雅者,故著为本纪书首。[1]

《史记》是我国纪传体史书的创始之作。所谓纪传体的“纪”就是指本纪。《史纪》共有本纪十二篇,以历史上的帝王为中心,上自黄帝,下至司马迁当时的帝王汉武帝,依次记叙了他们的言行政迹,同时也记载了各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外交等方面的重大事件。可以说,本纪就是一部按年代次序编写的帝王简史或系统的编年大事记。本纪排在全书的最前头,历来被视为全书的纲,它保存了许多历代相传的历史资料,对于后人了解历史年代发展顺序有着重要的价值。纵观本纪十二篇,就思想内容来说,处处反映了司马迁的唯物主义史学观和实事求是的严谨态度,往往是从客观史实出发总结出历史经验教训,而不以个人好恶评价英雄的成败和朝代的兴衰;就艺术特色来说,最为突出的是取材慎重,剪裁适当,布局合理,详略有致,抓住重点,渲染抒情,在多数篇目中都有精彩之笔,人物真实,场面生动,感情饱满,或敬慕,或憎恶,或惋惜,或悲壮……

《五帝本纪》记载的是远古传说中相继为帝的五个部落首领——黄帝、颛顼(zhuān
xū,专须)、帝喾(kù,酷)、尧、舜的事迹,同时也记录了当时部落之间频繁的战争,部落联盟首领实行禅让,远古初民战猛兽、治洪水、开良田、种嘉谷、观测天文、推算历法、谱制音乐舞蹈等多方面的情况。这些虽为传说,但从人类历史发展的规律和地下文物的发掘来看,有些记载亦属言之有征,它为我们了解和研究远古社会,提供了某些线索或信息。中华民族五千年的悠久历史,就是从这远古的传说开始的,黄帝和炎帝两个部落的联合,战争,最后融为一体,在黄河流域定居繁衍,从而构成了华夏族的主干,创造了我国远古时代的灿烂文化。[3]

影响

编辑

五帝的传说,几千年来深深扎根于中华民族的心里,被当作贤君圣主的楷模历代传颂。“炎黄子孙”早已成为凝聚中华民族的亲切称呼,“人皆可以为尧舜”、“六亿神州尽舜尧”,也早已成为鼓励人们贤能为善的有力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