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民国时期福鼎民间艺术大观,福建沙埕铁枝

2007年9月,福鼎市沙埕镇“铁枝传统表演技艺”这朵民间艺术奇葩,被列入第二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据了解,铁枝大约在明末清初传入闽东,经过500多年的传承与发展,吸收了民间文艺、传统戏剧、舞蹈等艺术门类的精华,具有强烈的闽东渔村风格和浓郁的乡土气息,成为闽东地区颇有影响的民间节俗活动之一。

  中新网福鼎2月5日电 题:闽东沙埕铁枝闹元宵 500年中华绝技传承引担忧

福鼎地处福建东部与浙江接攘,乾隆四年从福宁府折四个里建福鼎县。随着人口增多,庙宇宫观增建,经济得到较快发展,民间的各种民俗活动丰富多彩,种类繁多,迎神庙会等活动也日益增多。由于地处沿海,从地域看靠近温州,受欧越经济文化影响显著,同时茶叶、烟叶等大宗农产品大量销往苏杭地区,带回苏杭的商品及书画工艺品等,间接受到苏杭文化影响。特别是清末民初时期,民间艺人群体形成,他们精于书画,在宫殿画神仙,塑菩萨,中秋画饼花,春节元霄扎花灯、龙灯、狮灯、办铁枝、扎风筝、孔明灯、制面塑、做寿匾,唱澎澎鼓、演布袋戏、木偶戏等,民间妇女刺绣、制香袋、剪窗花等。现将部分民间艺术介绍如下:一、香袋
端午节佩挂香袋,是当地的一种习俗,在香袋中装一包雄黄,可以起到避邪作用,平时佩带的香袋中装多种中药香料配成的香粉。小孩满月,外婆会送一只小老虎的香袋,祝愿小外孙健康活泼。女儿出嫁时要做石榴袋、荷花袋、人宝袋等,洞房装饰中常挂如意结、绣球。有钱人家的公子身上佩挂香袋既可避邪,又是饰品,特别是端午节,小孩个个挂香袋。姑娘们常把自己精心制作的香袋作为礼品送给姑嫂表兄妹,显示自己的手艺,也表示对亲友的祝福。寺庙佛像前帏幕及妈祖宫、三官堂、道观里都挂有香袋。
福鼎香袋制作方法主要有三种:线扎、线钩、布扎。线扎就是用各种色线通过上下左右打结成型、外面再装饰小珠、镜片等,如角粽袋、钱袋等。线钩就是用钱来钩扎打结制成香袋。运用最多的是布扎,就是用布裁成要制作的形状,内装棉花、香粉用线缝制,外面再进行刺绣、线扎、串珠、彩绘、打结、挂穗等多种手法制作出精美的香袋。近年来,艺术团体到台湾、香港、新加坡演出时把福鼎香袋作小礼品分发给当地华人华侨深受好评。
福鼎香袋特点是造形生动,色彩鲜艳,小巧玲珑。如八宝绣球:球的两边各有四瓣对称分布,每瓣上嵌有镜片、小珠,球上挂一只蝴蝶,下连一大珠和黄金穗,寓意团团圆圆、平平安安。葫芦袋上先用绿色布扎成葫芦型,再配上两个钱,寓意“福绿双全”。免袋,两只小兔站在偏圆的球上,红色眼睛,雪白的全身,土黄的大耳朵,天真可爱。公鸡袋用大红布扎鸡身,嵌上镜片、小珠,再用三只鸡毛作尾巴,天然成趣。二、花灯
花灯品种繁多,宫灯、走马灯、荷花灯、石榴灯、孩儿灯、蝴蝶灯等,1946年抗日胜利时中小学举行提灯会,家家户户张灯结彩,品种达数百。最为精彩的灯要数头发线,在一定的时间小姐会拉开窗户露出身来,可惜这种工艺已失传。还有鱼灯、龙灯、马灯、狮灯、连灯、船灯等,每年农历春节、元霄等传统节日城关和各乡村都要举行丰富多彩闹花灯活动延续至今,花灯由当地民间艺人的精心扎制。福鼎沿海乡镇百姓为了祈盼来年风调雨顺,海上平安,渔讯兴旺,都要在元霄节举办一系列大型活动。沙埕的闹元霄远近闻名,从正月十三开始到十五达到高潮,各家各户做连灯,也称太平灯,意在保佑本境百姓平安,用一张木凳,两头各挂一盏灯,用人扛着行走。几千只连灯串成一条灯龙沿街等巡游,同时抬出各种供奉的神像一起巡游,在街上还进行龙灯、马灯、狮灯、鱼灯、船灯等表演,所到之处鞭炮声四响,锣鼓齐鸣,万人空巷,所有的人沉浸在欢乐和喜庆气氛之中,渔民们长期在海上风浪中磨历出来的豪情,在这时得到充分的表达。
线狮表演俗称打狮灯,又是一项精采吸引大家的民俗活动。两只线狮一红一黄,用多条线绳扎在可移动的戏架上,后面有七至八人拉绳操纵狮子进行表演。时而翻滚相斗;时而亲呢依偎;时而搔首舐毛;时而跳跃抢球;突然一只狮子吼一声冲出戏架五、六米远,口吐火焰,四周一派惊叫、喝彩,继而狮子回到戏架上。动静结合,诙谐轻巧,栩栩如生,引人入胜。
太姥山下秦屿镇扎的鱼灯以色彩艳丽,形象生动逼真,种类繁多,关节灵活而闻名。鱼灯表现的是渔民海上捕鱼丰收的场面,拉网而起,一派鳞光闪闪,鱼跃人欢,同时也表现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和祝福。鱼灯种类最多时达200多种,鱼灯表演前的有牌旗和牌灯引导,每队鱼灯十二—二十人等,根据鱼的生活特性和捕鱼场景编排舞姿,配合锣鼓、唢呐等乐队演奏的什锦曲而进行。清朝民国时期沿海各渔村元霄时要举行迎鱼灯活动,热闹非凡。
前岐镇的马灯也是颇有特色,在清乾隆年间元霄节就开始打马灯,用纸扎的马绑在小演员身上,好像人骑在马上一样,马项上挂有铃当,小演员挥动马鞭,策马跑动,响起清翠悦耳铃当声。马灯舞一般由二十匹马灯组成,仿古代马战而改编的舞蹈,围成一圈唱着马灯调,身着古代戏曲人物的服装,手持棒、枪、刀等器械进行表演。马灯舞扎的马匹形象逼真,匹数众多,场面壮观,曲调优扬,服饰精美,是一项难得的民俗文化活动。龙灯全部九节,加上龙珠计十人,舞龙灯似乎全国都有,可舞龙的队形变化和舞技,福鼎可称得独特,一黜一黜,可分十黜,如存珠、搭龙厝、耍街、拜寿……十黜。十黜全部表演称打全场。
管阳还有双龙灯,桐山还有云龙灯,多出四片祥云,一队十四人。三、铁枝
铁枝是福鼎民间流传的一种技巧性、艺术性融为一体的较高的民俗活动,也称“台阁”,始于清初盛于光绪到民国年间。较早的铁枝是两层,也称半铁枝,后来发展到三层称全铁枝。在可移动的台上用铁枝根据内容设计扎成各种形状,高约七、八米,有的高达十几米,七至八位小演员装扮成戏剧或民间传说的古代人物如“八仙过海”“西游记人物”“方世玉打擂”等,绑在铁枝上,站在空中表演旋转翻滚、打斗等各种动作,十分精采。
福鼎铁枝最大特色是“过枝”,二层到三层的铁枝是如何连接,是从哪个位置扎上去,让大家来猜枝,设计与内容有关的道具,一件是铁枝确实从该道具经过称“实枝”,另一件是铁枝没有过的“假枝”,通过巧妙设计装饰布置,让人很难猜出铁枝是从那个道具中通过,这就是好枝。福鼎民国王道纯当县长每年元霄都要办铁枝比赛,分城内、北门、南门三队,各扎制一台铁枝,每两天赛一场,全城男女老少争先观看,人山人海,大家为演员精采表演而欢呼;为艺人巧妙设计而赞叹;为枝从哪个道具通过而争论不休,表演结束要到南校场当场折枝,决定哪队获胜。艺人们平时不断收集题材,构思过枝方法,争取来年铁枝办的更精彩。据说清末时台湾有人请福鼎铁枝艺人到台湾支表演铁枝。近年来福鼎铁枝结合现代科技手段和电灯设计,成为更加受到广大群众的喜爱的民俗表演项目。四、布袋戏
福鼎布袋线也称“姆指戏”、“戏仔”。演出的场地和设备都十分简单,在一个四方桌上搭一个小戏台,四周用帏幕围住,艺人坐在后面,周围挂满演出的需要的道具:有各种布袋木偶人物;小生、花旦、武生、小丑、老生、辩丫环等;鼓、小钹、盖板。演出时用一只脚敲锣,两只手伸到戏台上用姆指操纵木偶进行表演,口中念着对白,唱着曲调,有时抽出一只手来敲打小钹、盖板、鼓。整台演出就靠一个艺人在操纵木偶表演,模仿各种人物的口吻、语调唱念,手、脚、口配合并用赋予木偶艺术形象。时而缠缠绵绵,互诉衷情;时而斗打厮杀,刀光剑影,翻滚跳跃;时而破涕为笑,欢呼雀跃。
布袋戏始于何时,已无法可考,唱曲念白用闽南话,艺人们自己设计雕刻木偶,并给他们配上服装,木偶一般高约30厘米,演出的所有行当可装在两只大木箱内,一只扁担挑,走村串巷,符合当地农村自然条件和老百姓的欣赏习惯,成为农村主要的文化娱乐内容。福鼎布袋戏最兴盛时有100多班,就是在电影、电视如此普及的今天,乃有不少布袋戏艺人活跃在广大农村地区。
福鼎布袋戏有别于其他地方,一个显著特点是出现一个“麻古弄”。作为一个丑角,在演出间歇出场,插俏打浑,用夸张的动作和诙谐幽默的方言,逗人发笑,介绍剧情,评议人物,扬善疾恶。传说“麻古弄”是戏班的保护神,它的木偶要放在所有木偶的最上层,以视尊重。五、眠床
清末民国时期的福鼎眠床,是集木雕艺术、诗词、书画艺术、髹漆工艺于一体的产物,提高了作为休息睡眠使用床的文化品位和功能,成为一种可供收藏流传的艺术品。眠床成为一个家庭最重要可向人显耀的物品,供几代人传承和使用。
福鼎眠床有全间床和半间床之分,全间床顾名思义就是整个室内大部分空间就放一张床,可见眠床之大。床前有2—3层的台阶,台阶两边有精致的护栏,人可坐在台阶上脱鞋、换衣、休息。眠床前的花罩是整张床的精华之处,用最上好的木料精心雕刻而成,图案精美,设计独具匠心,雕刻手法有透雕、圆雕、深浮雕、浅浮雕。图案中花卉、祥云、人物、花鸟,一般设计是上面是六块人物故事图板,以戏剧人物和民间传说为内容,两边雕有花卉、祥云图样。在床四周上层是隔扇,中间设计有抽屉,可以放衣服、首饰、点心,类似现在的床头柜,下层是裙板。床大小根据隔扇数量而分,有十五扇、十三扇、十一扇、九扇,隔扇类似窗棂,四周用花格装饰,后面装有衬板,夏天时可把衬板取下外挂蚊帐。福鼎眠床最大特点是在隔扇衬板中贴上名家书写的诗句和创作的书画,在裙板画上山水、花鸟人物画、使床成为具有教化功能的艺术载体。文化雅士的家中,自己写诗作画或邀请当地知名的书画家赋诗作画贴在自己眠床隔扇,成为一个时尚。我曾看到清代一张床上贴有清乾隆武孝廉官至浙江镇海参将的福鼎名士施如宪写的诗句,内容是描写福鼎桐城八景之一的一览轩。裙板上的漆画也极讲究,制作的工匠多是当地有一定名气的画师艺人,画的内容有梅、兰、竹、菊等清雅的花鸟画;石榴、桃子等吉祥果;二十四孝故事、八仙传说等人物画;还有田园风光、牧童、织女、城郭、田野等表达人们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内容。画完再涂上天然大漆,有的部位要贴金铂、银铂。六、饼花
福鼎饼花是福鼎艺人在清末民初时期创作,专门贴在中秋月饼上的一种装饰画。福鼎传统月饼一般在直径10—15厘米,厚2—3厘米,由冬瓜糖、花生仁、核桃仁、蜜枣、猪肉等作馅,外撤芝麻仔。中秋节时外公要送月饼给外孙,小孩赏完月后吃了中秋月饼,就把一幅幅的饼花贴在家中大厅上,装饰欣赏,比谁家的月饼大,谁家的饼花多又好看。
福鼎饼花根据它的历史演变过程分为:孩儿花、团花、泥金饼花、木刻饼花。
清末时艺人画在圆形纸上的饼花称“团花”,内容以戏剧人物故事为主及民间传说,一般画中2—4人,黑色线条,粉彩填色渲染,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最为独特要数美人式,在一个美人身上画戏文,全国少有。得到专家、收藏家好评。2005年被列为福建省非物质遗产保护。
画法是工笔重彩,再敷金粉,画面富丽堂皇,色彩浓艳,显示出较高的艺术水准,技法娴熟,人物形象传神。更有趣的是以图上人数来定月饼重量,一个人为四两月饼,二个人为半斤月饼,最多至十六人为四斤月饼,在饼花画绘的工钱也用人物数量来定。
民国时期随福鼎中秋月饼销售到闽东柘荣、福安、霞浦各县及浙江平阳苍南一带,所需的饼花数量地大量增加,光靠艺人们手绘,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就改用木刻水印、再填色彩。福鼎文成堂书店和南阳潘家作坊先后用木核印制饼花,后来温州叶新大石印局和福鼎潘宇銮石印作坊制石印饼花。巽城朱英贵仿水印木刻效果,刻制套色水印饼花。到民国三十年由于上海等地西洋月历图片大量推销,使福鼎饼花逐渐被取代、消失。
清末民初福鼎饼花艺人
很多是当时有名的画家如叶少妨、陈赞等人,他们除画饼花,还创作大量书画作品,从流传下来作品看都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准。他们重要特点就是善于从戏曲演出中选择典型人物、故事场景,画进饼花,深受老百姓的喜爱。画法上借鉴和继承宋以来工笔画技法,以及民间年画的传流,重彩宣染,线条流畅,人物形象富有个性生动传神,极富地方色彩,其代表作有很好的研究和收藏价值。
福鼎民间艺术丰富多彩,除上所述外,还有木偶、桐诗、山歌、竹编、木刻、石雕……,可惜这些民间工艺和绝活已渐渐消失,失去传承。本文就是呼吁有关部门,抢救这些非物质文化遗产,丰富我们的精神家园。

在闽东各地铁枝表演逐步退化的今天,沙埕搬铁枝却仍然很红火,艺人从最初的两三米单层表演到现在的七八米多层表演,人物造型从静态演化为动态,表演内容从原先的传统戏剧到如今的经济建设,形成了独特的表演特色,赢得“中华绝技”的盛誉。

  元宵节临近,华灯初上,福建福鼎市沙埕渔港弥漫着节日的喜庆与欢乐。4日晚,农历正月十三,为期三天(农历正月十三至十五)的元宵民俗表演和踩街活动拉开了序幕。

渊源:迎春接福搬铁枝

  由13位10岁左右的儿童妆扮的《红楼梦》之金陵十二钗和贾宝玉,或坐或站在高达8米的铁枝上,如同飘起来的景色,既活灵活现又惊险绝伦。

铁枝艺术有广泛的群众性,是沙埕一带群众喜爱的民俗活动。每年农历正月十三至十五这几天,沙埕沿海农村可热闹了,敲锣打鼓,舞龙弄狮,提灯看戏,各种民间风俗节目粉墨登场,穿村过户,走街串巷,热热闹闹。在这众多的民俗表演节目中,最惹人眼的要数高达七八米,栩栩如生的搬铁枝。这不仅体现在观者如堵上,更因为搬铁枝表演本身就场面精彩、扣人心弦、夺人心魄,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民众就是通过搬铁枝表演,迎春接福,祈保风调雨顺、四季平安、年年有余。

  美仑美奂的铁枝,活灵活现的线狮,炫彩夺目的彩灯,苍劲有力的舞龙……当地民众用极具民间特色的民俗表演,构成了一幅绵延数公里的民俗画卷,吸引民众扶老携幼涌向街头观赏。

据沙埕刘氏家谱记载,相传清乾隆年间,刘氏祖先从泉州永春迁居沙关,他们遵从祖先的习俗,于每年的正月十三至十五,举行“搬铁枝”“迎妈祖娘”的传统民俗活动。这是最早关于搬铁枝的史料记载。

  现年47岁的刘端富是沙埕铁枝技艺的第六代传承人。他告诉记者,沙埕铁枝俗称杠、阁,是沙埕渔家欢庆元宵节的传统民俗活动之一。

工艺:推陈出新“绑”铁枝

  据沙埕刘氏家谱记载,相传清乾隆年间,刘氏祖先从泉州永春迁居沙关(今沙埕),遵从祖先的习俗,于每年的正月十三至十五举行搬铁枝、迎妈祖娘等传统民俗活动,迎春接福,祈保四季平安、风调雨顺。这些民俗由此在闽东渔乡代代传承。

“搬铁枝表演有一个精巧而舒缓的过程,要实现这个精彩表演过程,关键在于‘绑’的工艺。”沙埕刘氏后代、铁枝艺人刘正俭说。由于铁枝表演的流动化,要求支架的制作材料不断优化,这样才能保证演员连续表演的安全性。1990年以前,“绑”铁枝的支架材料都是木质的,不仅容易折断,而且不能够循环使用,演员连续表演的安全也无法保证。后来,他们多次尝试,把支架材料改为钢管或铁条,就是把钢管或铁条焊接成枝状并固定于车辕上搬行,“这样不仅稳定性佳,为流动表演增加了安全系数,也为表演过程中支架的转动创造了条件。

  听刘端富说,沙埕铁枝早期是竹、木质结构,用人抬扛,为单层2至3米高,叫平阁;随后,发展成用钢管或铁条焊接成像树丫那样的枝状,进行艺术性加工和装饰,使之固定在车辕上能够搬行的一种民间表演艺术,多层达7至8米高,层与层之间称为过枝,简称枝。

刘正俭说,自从1991年采用钢架后,沙埕搬铁枝表演进入了一个质的飞跃。

  沙埕铁枝不仅有着悠久的民间文化传统,广泛的群众性和影响性,还曾对海峡两岸文化交流起着促进作用。据当地人介绍,沙埕与台湾一水之隔,别具一格的沙埕铁枝也成了台胞喜爱的民俗活动。早年,台湾基隆渔业劳务总代理朱建华带领一些商人来沙埕开发渔业,看到铁枝表演大为赞叹,便号召宏扬这一传统习俗,与一些台胞出资买来台湾灯具和妈祖服饰,捐资筹建九使候王庙、妈祖庙。

原来,最早的沙埕搬铁枝表演和蕉城、福安、霞浦、寿宁等地一样,以步代车进行搬行表演。这种形式每架铁枝一般高为2至3米,多数为单层,上面可容纳3至5人表演,演员化妆后或坐或站在已设计好的固定位置上,手持道具,表演一些简单情节和动作,一般为静态的人物造型,酷似戏曲表演的亮相。随着钢架等现代先进材料的使用,支架的承受力得到加强,特别是光、电在支架造型、舞美和表演上的创新应用,使现代搬铁枝表演更具艺术性和观赏性。现在,沙埕搬铁枝高达七八米,演员可分3层或坐或站,不仅能表演复杂的情节和动作,而且还能随着灯光闪烁转动。

  当晚,九使候王庙、妈祖庙也组织了游神巡安活动。所到之处,家家户户燃放烟花爆竹,焚香祈福。

搬铁枝表演虽然经过500多年的传承与发展,吸收了民间文艺、舞蹈等艺术门类的精华,但其表演内容离不开传统戏剧的经典节目。沙埕搬铁枝表演设计者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大胆创新,与时俱进,寓教于乐,让传统艺术顺应时代潮流发扬光大,深受群众好评。

  经过500多年的传承与发展,被誉为中华绝技的沙埕铁枝已成为闽东地区颇有影响的民间节俗活动之一,2008年入选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表演:扣人心弦演“双绝”

  然而,沙埕铁枝也面临着传承人青黄不接的问题,当地年青人大部分外出打工,喜欢学习铁枝技艺者甚少。47岁的刘端富是目前当地最年轻的铁枝技艺传承人,他表示,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学习铁枝技艺,将这门中华绝技继续发扬光大。(李松)

沙埕搬铁枝在游行中,时而直线行进,时而交叉回旋,七八米高的铁枝上小演员如同“飘起来的景色”,既活灵活现又惊险绝伦。而这“飘”和“高”,被誉为铁枝“双绝”。

“飘色”是戏剧人物造型中的一种独特形式,是戏剧、杂技和装饰艺术的糅合体,“飘色”就是“飘起来的景色”之意。沙埕搬铁枝“飘色”的构造较为奇特,在一块约1米见方的平板上用5至8个儿童担当造型演员,将其安置在七八米高的铁枝上,然后用各种物体将铁枝巧妙地装点起来,演员或坐或站在“树枝”“莲花”上表演,让观众感到惊奇和不可思议。1999年6月29日,沙埕铁枝表演队参加第一届太姥山文化旅游节,古风淳朴的“飘起来的景色”令来宾大开眼界。

在采访中,我们观看了惊险指数最高的节目《哪吒闹海》,这是沙埕铁枝表演队的代表节目之一。表演中,在一个前后摇摆的机动车推动下,坐在8米高顶端的哪吒借势向远离6米、坐在铁枝底座的龙三太子传接莲花,演员灵巧得如同杂技中的凌空倒挂一样。每传接一次,全场都会发出一片惊呼;每次演员稳稳地坐上顶端,全场又是掌声雷动。据介绍,这种独具一格的“绑”铁枝的高度,目前还保持着全国纪录。中央电视台《梦想剧场》主持人毕福剑观看沙埕搬铁枝表演后,称其“全国少有,中华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