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旧做奸雄,诸葛孔明活得好累

图片 10

做能臣不容易。第一要忠,第二要能。忠而无能曰庸,能而不忠曰奸,都不是能臣。但,光是又忠又能,还不够,还得大家都承认。这第三条最难。因为嫉妒别人的能,是官场的通病;怀疑臣下的忠,是帝王的通病。所以历史上的能臣,好下场的不多。不是生前被贬,便是死后挨骂,能做到生前生后都没有什么人说闲话的,大约也就是诸葛亮。然而诸葛亮活得好累!

这是一个征伐不断、战事频仍、相互吞并、弱肉强食的动荡时代,也是一个英雄的时代,是虎与豹的时代。对于弱者来说也许不太公平,却为强者提供了自由驰骋的天地。因此不管怎么说,项羽总算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即便失败了,也仍不失为一个体面的失败者,还有那么多人祭奠他、怀念他。相比较而言,曹操就要背时得多。他即便成功了,也仍要被画成一张大白脸。一做能臣,还是做奸雄曹操是“奸雄”。曹操这个“奸雄”,多半是被逼出来的。现在想来,项羽的时代,还是比较自由的。那时,中央集权的专制体制还处于草创阶段,而且试验的时间不长,秦就亡了,所以大家还不怎么把那玩艺儿当回事。天底下只能有一个皇帝,无论这皇帝是神是人是猪是狗都得绝对效忠,否则就是奸是匪的观念,也还没有真正形成。人们记忆犹新的,是天下分封,诸侯割据,五霸继起,七雄并峙,楚强南服,秦霸西陲,递主盟会,互为雄雌。诸侯们自由地宣战、媾和、结盟、征税,全然不把天子放在眼里。文人和武士、游侠和刺客们则自由地周游于列国,流动于诸侯,朝秦暮楚,择主而事,也不怎么把已经到手的官禄爵位当回事。田子方甚至对魏太子击说,士人议论不用主张不合,就立即跑到别国去。抛弃原先的国君,就像扔掉一只草鞋。总之,那时一个人只要有实力有能耐有本事,多少可以随心所欲干点自己想干的事。即便运气不好失败了,也没人说闲话。所以,虽云“成者王侯败者寇”,但陈胜向皇帝宣战,首义兵败,也没人说他是寇,是匪。不像后来宋江他们,即便受了招安,也摘不掉土匪和草寇的帽子。这是一个征伐不断、战事频仍、相互吞并、弱肉强食的动荡时代,也是一个英雄的时代,是虎与豹的时代。对于弱者来说也许不太公平,却为强者提供了自由驰骋的天地。因此不管怎么说,项羽总算可以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即便失败了,也仍不失为一个体面的失败者,还有那么多人祭奠他、怀念他。相比较而言,曹操就要背时得多。他即便成功了,也仍要被画成一张大白脸。曹操似乎命中注定只能当一个“坏人”。曹操,字孟德,小名阿瞒,沛国谯县即今安徽省亳州市人。陈寿的《三国志》说他是西汉相国曹参的后代,这是胡扯。因为曹操原本不该姓曹。他的父亲曹嵩只是曹腾的养子。曹嵩和曹腾并无血缘关系,即便考证出曹腾是曹参之后,与曹操又有什么相干?事实上曹嵩的亲生父母究竟是谁,在当时就是一个谜,连陈寿也只能说“莫能审其生出本末”。于是连带着知道亲生父母的曹操,也弄得有点“来历不明”。曹操所处的时代也不好。他生于东汉桓帝朝,长于灵帝朝,是在桓帝永寿元年出生、灵帝熹平三年入仕的,而桓、灵两朝,要算是汉王朝四百年间最黑暗、最混乱的年代。所谓“桓灵之时”,几乎就是君昏臣奸的代名词。在这样一个时代,要做一个“好人”,确乎很难。不是被人陷害,就是窝窝囊囊。曹操既不想被害,又不肯窝囊,当然便只好去当“坏人”。总之,来历不明又生不逢时,曹操倒霉得很。实际上,曹操的时代已大不同于项羽的时代。他即便生逢盛世,也未必会有什么作为。自从我们那位流氓英雄刘邦在组织上将天下定为一尊,他的重孙武帝刘彻又在思想上将天下定于一尊,有着英雄气质和高贵精神的虎和豹,不管是文的还是武的,想问题的还是干事情的,便都被收拾得差不多了。收拾的办法,自然仍是大棒加胡萝卜,只不过那胡萝卜是带缨子的,大棒则变成了狼牙棒,血迹斑斑。太史公司马迁只不过替李陵说了几句公道话,冒犯了武帝的虎威,便被处以腐刑,弄得男不男女不女;而大农令颜异根本就没说话,只不过是在别人议论朝政时,下唇往外微微翻了一下,就被认为是“腹诽”(在肚子里诽谤朝廷和君父),应处死刑。难怪当时长安城里五十万人,囚犯就有十六七万;也难怪郎中令石建上书奏事,马字少写了一点,就要吓个半死了。这些事都发生在那位雄才大略的汉武帝当权时期。武帝一向被看作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帝王之一,即所谓“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在他手上,汉帝国的疆域竟扩张到两倍以上,广达五百万平方公里。因此,他又往往被看作是英雄。但我以为,在他的铁骑践踏和铁腕统治之下,英雄业绩间或有之,英雄精神却是不会有的。到了曹操所处的桓、灵之世,情形就更是每下愈况。大汉王朝和它所代表的那个制度,里里外外都散发着尸臭。事实上,自王莽篡政光武中兴后,汉王朝就没再打起过精神。外戚擅权、宦官专政、军阀称雄,奸臣拚命抓权,贪官拚命捞钱,老百姓则只好去吃观音土。道德的沦丧,更是一塌糊涂。当时的民谣说:“举秀才,不识书,举孝廉,父别居”;“直如弦,死道边,曲如钩,反封侯”,可见少廉寡耻和口是心非已成风尚。这一点都不奇怪。一个王朝和一种制度既然容不得君子,那就只能培养小人;既然听不得真话,大家便只好都说假话。当多数人都鬼鬼祟祟或战战兢兢,都乌龟缩头或老鼠打洞时,当权欲嚣张物欲横流,卑鄙受到鼓励而高尚受到打击时,这个社会就很难有什么英雄气质和高贵精神,也很难产生虎和豹。有的,只是狗和羊。那粗鄙的狗是由粗野的狼退化而来的,那平庸的羊则是披着羊皮的狼,而且是黄鼠狼。这时,如果突然出现了一只虎或豹,会怎么样呢?大家都会把它当作不祥的怪物,就像童话里的鸭子认定那只小天鹅是丑小鸭一样。但鸭子们只不过嘲笑一下丑小鸭罢了,那些粗俗的狗和平庸的羊却会一拥而上,给那只虎或豹画他一个大花脸。曹操的命运,正是如此。曹操的命运似乎老早就被决定了。曹操这个人,小时候大约也是个“问题少年”,与项羽、刘邦少时不乏相同之处,只不过比他俩喜欢读书。史书上说,曹操年少时,“好飞鹰走狗,游荡无度”。他叔叔实在看不下去,常常提醒曹嵩应该好好管教一下他这个儿子。曹操知道了,便想出一个鬼点子,来对付他那多管闲事的叔叔。有一天,曹操远远地见叔叔来了,立即作口歪嘴斜状。叔问其故,则答以突然中风。叔叔当即又去报告曹嵩。等曹嵩把曹操叫来一看,什么事都没有。曹操便趁机说,我哪里会中什么风!只因为叔叔不喜欢我,才乱讲我的坏话。有这么一个“狼来了”的故事垫底,自然以后叔叔再说曹操什么,曹嵩都不信了。实在地讲,曹嵩对他这个儿子的教育,大约是很少过问的。曹操自己的诗说:“既无三徙教,不闻过庭语。”所谓“三徙”,是说孟子的母亲为了保证儿子有一个好的环境,不受坏的影响,竟三次搬家。所谓“过庭”,则是说孔子的儿子两次从庭院中走过,孔子都叫住他予以教育,一次叫他学诗,一次叫他学礼。看来,曹操小时候,父亲母亲都不怎么管教他,是个没家教的。所以他“任侠放荡,不治行业”,与刘邦年轻时“好酒及色”,“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差不太多。曹操的哥们袁绍、张邈等人,也是同类角色。他们常常聚在一起胡闹,事情做得十分出格。有一次,一家人家结婚,曹操和袁绍去看热闹,居然动念要偷人家的新娘。他俩先是躲在人家的园子里,等到天黑透了,突然放声大叫:“有贼!”参加婚礼的人纷纷从屋里跑出来,曹操则趁乱钻进洞房抢走了新娘。匆忙间路没走好,袁绍掉进带刺的灌木丛中,动弹不得。曹操急中生智,又大喊一声:“贼在这里!”袁绍一急,一下子就蹦了出来。曹操鬼点子这样多,难怪《三国志》说他“少机智,有权数”了。如此喜欢恶作剧的孩子,大约并不讨人喜欢,许多人也没把他放在眼里。然而太尉桥玄却认为曹操是“命世之才”,将来平定天下,非曹操莫属。因为曹操虽然调皮捣蛋,不守规矩,却并非一般的流氓地痞或纨绔子弟。他“才武绝人,莫之能害,博览群书,特好兵法”,正是乱世需要的人才。所以桥玄十分看好曹操,竟以妻子相托,还建议他去结交许劭,看许劭怎么说。许劭,字子将,汝南平舆人,是当时最有名的鉴赏家和评论家。他常在每个月的初一,发表对当时人物的品评,叫“月旦评”,又叫“汝南月旦评”。无论是谁,一经品题,身价百倍,世俗流传,以为美谈。我们要知道,在汉魏六朝,品评人物是社会中的一件大事。任何人要进入上层社会,都必须经过权威批评家的鉴定,由此决定自己的身价,就像当今欧美艺术市场上,只有权威批评家叫好的艺术品才能卖大价钱一样。曹操自然也希望得到许劭的好评。但不知是曹操太不好评,而曹操得到的评语则是人所共知的:“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据说,为了得到许劭的评语,曹操很费了些心思,很下了些功夫,而且无论曹操怎样请求,许劭都不肯发话。最后,许劭被曹操逼得没有办法,才冒出这么一句。但这样一来,则曹操的一生,便虽未盖棺,却已论定。显然,许劭也看出曹操是个人物。至于是成为能臣还是成为奸雄,则要看他是处在治世还是乱世。所谓“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也可以理解为治理天下的能臣,扰乱天下的奸雄。如此,则奸能与否,在于曹操的主观愿望。这里姑不讨论。成为人物,素质所然;处于何世,则是运气。曹操运气不好,他遇到了乱世,当奸雄只怕是当定了。其实曹操一开始也是想做能臣的。公元174年,二十岁的曹操被举为孝廉。孝是孝子,廉是廉士,有了这个称号,就向仕途迈出了第一步,就像现在有了学历,便可以报考公务员一样。不久,曹操便被任命为洛阳北部尉,负责洛阳北部的治安。这个差使,官不大,权不多,责任却很重大,麻烦也很不少。因为天子脚下,权贵甚多,没有哪个是惹得起的。然而首都地面的治安又不能不维持。于是曹操一到任,就把官署衙门修缮一新,又造五色大棒,每张大门旁边各挂十来根,“有犯禁者,不避豪强,皆棒杀之”。几个月后,果然来了个找死的。灵帝宠信的宦官蹇硕的叔叔,依仗侄子炙手可热的权势,不把曹操的禁令放在眼里,公然违禁夜行。曹操也不含糊,立即将这家伙用五色棒打死。这一下杀一儆百,从此“京师敛迹,莫敢犯者”,治安情况大为好转,曹操也因此名震朝野。大约从174年出山,到189年起兵,这十五年间,曹操还是想当能臣的。他历任洛阳北部尉、济南相(故城在今山东省历城县东)、典军校尉等职。其间,一次被免,两次辞官,三次被征召议郎。就在这宦海沉浮之中,他把朝廷和官场都看透了。他清楚地看出,东汉王朝已不可救药,天下大乱已不可逆转。即便不乱,腐朽的朝廷和官场也不需要什么“治世之能臣”。曹操曾上书朝廷,力陈时弊,却泥牛入海无消息。任洛阳尉,他执法如山,打击豪强;任济南相,他肃清吏治,安定地方。所有这一切,都未能整顿朝纲扭转时局,也没能产生多大的影响。他做的种种努力,对于江河日下的王朝,都如杯水车薪,已无济于事;对于横行霸道的权臣,则如蚍蜉撼树,无异以卵击石。之所以尚未招致杀身之祸,只不过有曹嵩这个大后台罢了。但朝廷借口他“能明古学”,多次打发他去当有职无权的闲官议郎,则已不难看出其用心。曹操素以“任侠放荡”闻名,此刻却以“能明古学”应召,似颇具讽刺意义。曹操的学问固然不错,却更长于治世。不用其长而用其短,其实就是不想用他。曹操不能不重新考虑他人生道路的选择。看来,治世之能臣是当不成了,曹操只好去当他的奸雄。其实,做奸雄也许比做能臣更过瘾。做能臣不容易。第一要忠,第二要能。忠而无能曰庸,能而不忠曰奸,都不是能臣。但,光是又忠又能,还不够,还得大家都承认。这第三条最难。因为嫉妒别人的能,是官场的通病;怀疑臣下的忠,是帝王的通病。所以历史上的能臣,好下场的不多。不是生前被贬,便是死后挨骂,能做到生前死后都没有什么人说闲话的,大约也就是诸葛亮。然而诸葛亮活得好累!诸葛亮的形象,千百年来走样得厉害。在一般人心目中,他老先生很是潇洒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那结果都是事先料定了的。计谋也很现成,甚至早就写好了,装在一个袋子里,只等执行者到时候拆开了看。自己则既不必亲自上阵杀敌,也不必操心费神,只要戴个大头巾,摇把鹅毛扇,泡壶菊花茶,摆个围棋盘,便“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真是何等潇洒。其实,诸葛亮的心理压力大得很。刘备与诸葛亮的君臣际遇,历来就被看作君仁臣忠、君明臣贤的楷模。尤其是那有名的“三顾茅庐”,千百年来让那些一心想出来做官又要摆一下臭架子的文人羡慕到死。实际上他们君臣之间的猜忌和防范,没有一天不深藏于心。君臣关系毕竟不是朋友关系,最信任的人往往同时也就是最疑忌的人。因为双方相处那么久,交往那么深,知根知柢,对方有多少斤两,彼此心里都有数。这就不能不防着点了。你看白帝城托孤那段话,表面上看是心不设防,信任到极点,其实是猜忌防范到不动声色。刘备对诸葛亮说,我这个儿子,就托付给先生了。先生看他还行,就帮他一把;不行,就废了他,取而代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这是扯淡!刘禅的无能,简直就是明摆着的,还用看?无非因为明知诸葛亮之才“十倍曹丕”,自己儿子又不中用,放心不下,故意把话说绝,说透,将他一军。诸葛亮是明白人,立即表态:“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铁了心来辅佐那年龄相当于高中生、智力相当于初中生的阿斗。陈寿说,刘备的托孤,“心神无贰,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这种说法,如果不是拍马屁,就是没头脑。诚如孙盛所言,如所托贤良,就用不着说这些废话;如所托非人,则等于教唆人家谋反。“幸值刘禅暗弱,无猜险之性,诸葛威略,足以检卫异端,故使异同之心无由自起耳。”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刘备托孤成功,全因为诸葛亮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又为人谨慎,处处小心,这才没闹出什么事来。但要说刘禅没有猜疑忌恨过,则不是事实。诸葛亮去世后,蜀汉各地人民怀念他,要给他建立庙宇,刘禅就不批准,说是“史无前例”。可见刘禅内心深处是忌恨厌恶诸葛亮的。事实上,一个人只要当了皇帝,就会忌恨手下能力比自己更强的大臣,而且越是弱智,就越是忌恨。因为所有的蠢才都一样,只要手握权力,高人一等,便会自我感觉良好,牛皮马屁不绝。一旦发现手下人比自己强,又会恼羞成怒,必欲去之而后快。刘禅其实也一样。只不过有贼心无贼胆,有贼胆也无贼力,只好在诸葛亮死后做点小动作,发点小威风,表示他还是个人物。其实,即便刘禅对诸葛亮真心“事之如父”,也是没意思的。这家伙实在太蠢。又岂止是蠢,简直就没有心肝。他做了俘虏后,被迁往洛阳,封安乐县公。有一天,司马昭请他吃饭,席间故意表演蜀国歌舞。蜀国旧臣看了,无不怆然涕下,只有刘禅,照吃照喝,“嬉笑自若”。司马昭感慨说,一个人的无情无义,怎么可以到这个份上(人之无情,乃可至于是乎)!又一天,司马昭问他:很想念蜀国吧?刘禅立即答道:“此间乐,不思蜀。”旧臣郤正听说了,就对刘禅说,下次再问,就说先人坟墓远在陇、蜀,没有一天不想的,说完再把眼睛闭起来。后来司马昭又问,刘禅果然照着说,照着做。司马昭说,我怎么听着像是郤正的话呀!刘禅立即睁开眼睛,惊喜地说,猜对了,正是他!旁边的人都忍不住笑。当然,这也可能是为了保命,装傻。但即便是装傻,也是没心肝。事实上,除了“乐不思蜀”这句成语外,刘禅对于中国历史半点贡献都没有。辅佐这么个东西,有什么意思?所以诸葛亮很累。又要打天下,又要哄小孩,又怕老的起疑心,又怕小的不高兴,能不累吗?事实上,诸葛亮不像军师,倒像管家。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要亲自过问,亲自操持,即所谓“事必躬亲”。这固然是生性谨慎,也是势之所然。不这么做,他怎么能大权独揽而国人不疑呢?他实在是害怕出差错啊!过度的疲劳,严重损害了诸葛亮的身体;沉重的压力,又使他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诸葛亮曾上表致刘禅云:“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公元207年,诸葛亮病逝于五丈原,倒在了北伐途中,享年五十四岁,比曹操少活了十二年。诸葛亮的身体原本是很好的。陈寿说他“身长八尺,容貌甚伟,时人异焉”,是个伟丈夫。如非劳累过度,心力交瘁,岂能逝世于年富力强之时?诸葛亮实现了他的诺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其实是累死的。蜀魏交战,相持五丈原。蜀使至魏军营中,司马懿不问军事,只问饮食起居。当他听说诸葛亮黎明即起,深夜才睡,罚二十军棍以上的事,都要亲自过问时,便断定说:“亮将死矣。”做能臣太累,那么做皇帝,不好么?做皇帝当然好,不过也要看怎么做,以及做不做得了。如果像刘协那样,就不如不做。如果像袁术那样,则等于找死。袁术这个人,是很有些牛气的。他出身世族,门第高贵。高祖父袁安,是章帝时的司徒;叔太祖父袁敞,司空;祖父袁汤,历任司空、司徒、太尉;父亲袁逢,司空;叔父袁隗,太傅。东汉官制,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综理众务,是百官中地位最高、权力最大者。袁术祖上,高祖、太祖、祖、父四代,都有人出任三公之职,所以时称“四世三公”,是当时官场上炙手可热的显赫家族。袁术血统如此高贵,便不免牛皮烘烘,不大把别人放在眼里,包括他的哥哥袁绍。袁绍和袁术都是袁逢的儿子。袁绍年长,却是小老婆生的,即所谓“庶出”。袁术为弟,却是“嫡出”,因此自视甚高。军阀割据时,袁绍、袁术兄弟均拥兵自重。但大约袁绍的实力比较强,威望比较高,人缘也比较好,因此诸侯豪杰多依附袁绍。袁术恼羞成怒,大骂诸侯不识好歹不分嫡庶,不追随他这个血统高贵的反倒去追随他们袁家的奴才!又写信给公孙瓒,说袁绍是丫鬟的儿子,不是袁家的种子。这就不但激怒了袁绍,也造成了极坏的影响,为他今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然而,就是这么个狂妄自大又头脑简单的东西,却天天都在做皇帝梦。孙坚手上有一块传国玉玺,是189年太监张让等人作乱时丢失,后来被孙坚获得。袁术听说后,竟将孙坚夫人扣作人质,强行夺了过来。有了这个宝贝,又误听了一些民间的谣言,他就觉得下一任的中国皇帝,非他袁术莫属。到了公元197年春,袁术终于按捺不住,正式称帝。这时曹操已经把献帝捏在手中,并迁都许昌,可以“挟天子以令诸侯”了,哪里容得袁术出来跳梁?自然要来收拾这个小丑。袁术又哪里是曹操的对手?结果也自然是一败再败。公元199年,兵败如山倒又众叛亲离的袁术,终于发现他这个皇帝再也做不下去,便决定把那传国玉玺让给袁绍。因为这个宝贝他还舍不得扔掉,也舍不得随便送人,觉得还是送给老哥比较合适(这时他又认袁绍是兄弟了),好歹也是袁家的人。可是,就连这个想法他也不能如愿,因为曹操已派刘备在下邳截击,单等他来送死。袁术没有办法,只好又掉头回淮南。逃到离寿春八十里的江亭时,终于一病不起,呜呼哀哉,只当了三年半的皇帝,而且还是假的,没人承认。据说袁术死得很惨。他死的时候,身边已没有粮食。询问厨房,回答说只有麦屑三十斛。厨师将麦屑做好端来,袁术却怎么也咽不下。其时正当六月,烈日炎炎,酷暑难当。袁术想喝一口蜜浆,也不能够。袁术独自坐在床上,叹息良久,突然惨叫一声说:我袁术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啊!喊完,倒伏床下,吐血一斗多死去。袁术其实应该料到自己会有这个下场的。早在他刚起称帝念头时,就有许多人劝他不要轻举妄动胡作非为。与他关系好一点的,沛相陈珪不赞成,下属阎象和张范、张承兄弟不赞成,孙策也从江东来信表示反对。阎象说,当年周文王“三分天下有其二”,尚且臣服于殷。明公比不上周文王,汉帝也不是殷纣王,怎么可以取而代之?张承则代表张范说,能不能取天下,“在德不在众”。如果众望所归、天下拥戴,便是一介匹夫,也可成就王道霸业。意思是说,当不当得上皇帝,与是不是高干子弟没什么关系。可惜这些逆耳忠言,袁术全都当成了耳边风。他实在是利令智昏。袁术最蠢的地方,还是他在大家都想当皇帝,又都不敢挑头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当了出头鸟。要知道,中国文化的传统之一,是“枪打出头鸟”,“出头的椽子先烂”。尤其是在群雄割据、势力相当的情况下,谁挑这个头,谁就会成为众矢之的。袁绍他们懂这个道理,因此尽管心里痒痒的,也只好忍住。曹操更是心里透亮。孙权劝他称帝,他一眼看穿孙权的鬼心眼,说这娃娃是想把我放在火上烤。袁术却不懂。他以为只要他一抢先,便占了上风,别人也就无可奈何。因此他就像现在抢先注册伟哥商标一样,抢先宣布自己是皇帝。没想到皇帝的称号不是商标,他也不是伟哥,结果不仅是把自己放在了火上,而且简直就是玩火自焚。事实上,当不当得成皇帝,与抢不抢先没有什么关系。有关系的是实力,以及当时的条件。而且,即便条件成熟,也要作秀,要装模作样地推辞、谦让,让过三次以后,才装作顺从天意民心的样子,勉为其难一肚子委屈地去当。这当然很虚伪。但中国人偏偏就吃这一套。倘若无此虚伪,则会被视为恬不知耻。袁术没有条件和实力,又全然不顾这些既定的操作程序,这就不但是与曹操等人为敌,而是与中国文化为敌了。再加上他“天性骄肆,尊己陵物”,“不修法度”,“奢恣无厌”,横征暴敛,鱼肉百姓,更是不得人心。在他的治下,江淮空尽,人民相食。他自己每天山珍海味,手下的士兵却一个个冻死饿死。这样的混账东西,不失败才是怪事!

问题:集军政大权于一身,作为托孤大臣的诸葛亮为何不受刘禅猜忌?

诸葛亮的形象,千百年来走样得利害。在一般人心目中,他老先生很是潇洒的。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那结果都是事先料定了的。计谋也很现成,甚至早就写好了,装在一个袋子里,只等执行者到时候拆开了看。自己则既不必亲自上阵杀敌,也不必操心费神,只要戴个大头巾,摇把鹅毛扇,泡壶菊花茶,摆个围棋盘,便“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真是何等潇洒。

回答:

其实,诸葛亮的心理压力大得很。刘备与诸葛亮的君臣际遇,历来就被看作君仁臣忠、君明臣贤的楷模。尤其是那有名的“三顾茅庐”,千百年来让那些一心想出来做官又要摆一下臭架子的文人羡慕到死。实际上他们君臣之间的猜忌和防范,没有一天不深藏于心。君臣关系毕竟不是朋友关系,最信任的人往往同时也就是最疑忌的人。因为双方相处那么久,交往那么深,知根知底,对方有多少斤两,彼此心里都有数。这就不能不防着点了。你看白帝城托孤那段话,表面上看是心不设防,信任到极点,其实是猜忌防范到不动声色。刘备对诸葛亮说,我这个儿子,就托付给先生了。先生看他还行,就帮他一把;不行,就废了他,取而代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这是扯淡!刘禅的无能,简直就是明摆着的,还用看?无非因为明知诸葛亮之才“十倍曹丕”,自己儿子又不中用,放心不下,故意把话说绝,说透,将他一军。诸葛亮是明白人,立即表态:“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铁了心来辅佐那年龄相当于高中生、智力相当于初中生的阿斗。

刘备的托孤是个超级大黑锅。图片 1

这个问题要从外部环境和内心情感来回答。

陈寿说,刘备的托孤,“心神无贰,诚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这种说法,如果不是拍马屁,就是没头脑。诚如孙盛所言,如所托贤良,就用不着说这些废话;如所托非人,则等于教唆人家谋反。“幸值刘禅暗弱,无猜险之性,诸葛威略,足以检卫异端,故使异同之心无由自起耳”。这话只说对了一半。刘备托孤成功,全因为诸葛亮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又为人谨慎,处处小心,这才没闹出什么事来。但要说刘禅没有猜疑忌恨过,则不是事实。诸葛亮去世后,蜀汉各地人民怀念他,要给他建立庙宇,刘禅就不批准,说是“史无前例”。可见刘禅内心深处是忌恨厌恶诸葛亮的。事实上,一个人只要当了皇帝,就会忌恨手下能力比自己更强的大臣,而且越是弱智,就越是忌恨。因为所有的蠢才都一样,只要手握权力,高人一等,便会自我感觉良好,牛皮马屁不绝。一旦发现手下人比自己强,又会恼羞成怒,必欲去之而后快。刘禅其实也一样。只不过有贼心无贼胆,有贼胆也无贼力,只好在诸葛亮死后做点小动作,发点小威风,表示他还是个人物。

首先是环境使然。这个环境指的是人力架构和权利结构。

先定义一点,诸葛亮在培养后续人才上,非常拖沓不给力。一句“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就说明了一切。这是权利太过集中导致的一个后遗症。

蜀国随着一批优秀的政治家和军事家先后去世而变得人才匮缺。人才的培养是十年大计。诸葛亮就如皓日当空,把众人压得毫无光辉。

由于诸葛亮权倾朝野,外来人才见其势大,去了也无出头之日,加上蜀地偏僻,所以外来人才去投奔很少。而在内部,上位的都是些权二代,也被父辈风采所压制,并无如江东陆逊之流的智绝人士(陆家以儒学传家,四代才出的麒麟子)。

本来有个魏延和姜维可当帅才,但是也没有出头之时。诸葛亮是个相才,不是帅才。喜欢玩一家独大。最后累死五丈原。

另外,蜀国在三国中,一直都是最弱小的那个。诸葛亮六出祁山,五次北伐。就是打肿脸充胖子而已。刘备去世,他接手的其实是个风雨飘摇,四面楚歌的困境。诸葛亮把自己牢牢捆绑在蜀国这架破落马车上了。后期,蜀主刘禅和丞相诸葛亮谁也离不开谁。闹掰了对谁都没好处。图片 2

其次是情感包袱。刘禅以父事丞相,老诸葛被道德架在火上烤。

这事先从老刘说起,刘备死前对诸葛亮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就是说你看我儿子还行就帮帮他,不行就取而代之吧。

以刘备摔阿斗得赵云人心的冷血性子来看,这句话是将了诸葛亮一军。但凡诸葛亮有一点私心,早被老刘杀了或者赶出队伍了。老刘以汉室正统自居,早年起事时说:“天下非刘姓者,共击之。”他怎么会真的把王位送给其他人。

诸葛亮只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背着“托孤”这个大锅。只能拼死报国。他的事无巨细,鞠躬尽瘁都是表现给刘禅看的,臣绝无私心,不搞个人圈子小集团。

三国演义把刘禅描述成一个二傻,但是真实的刘禅早期非常有大智,他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大家别被演义误导了。

诸葛亮的那种事必躬亲的大权独揽反而对于刘禅是绝对的安全。

图片 3

对相父毕恭毕敬、事事依附、绝对信任的刘禅,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聪明的刘禅遇到了聪明的诸葛亮,双方才创造了一段少君名臣的佳话。

诸葛亮死后,刘禅毫不犹豫诛杀了对诸葛亮诸多猜忌的李邈,刘禅对诸葛亮的崇敬之情,绝不允许有人轻侮。

回答:

自古每逢无能之君遇到能臣,多会对能臣百加忌惮,而这些能臣结局也多悲惨,就如房玄龄,袁崇焕,屈原。但对于三国时期孔明于刘婵的关系则不同。

刘婵对于诸葛亮的关系其实是很微妙的,这点要从刘婵的性格说起。可能是婴儿时被赵云裹在怀里长坂坡厮杀震荡,或是之后赵云送回刘婵时的一摔,留下了什么后遗症。这位太子爷很少遗传下来他爹身上的笼络人心的技能,宏大的抱负。

相反成了无有主见,小富即安的人。就有了“扶不起来的阿斗”。虽然现在有学者认为刘婵开城投降以及乐不思蜀,都是无奈保命之举,是聪明之举。但不可否认,在政见上,他确实没有很强的主观思想。

刘备托孤后,刘婵对诸葛亮的感情上升为亦父亦臣的关系。诸葛亮两次上出师表刘婵很为恼怒,但却不敢多说什么,因为诸葛亮之前的成绩证明了诸葛亮的能力确实很强,再者,刘婵再怎么无能,至少也是知道诸葛亮是为了蜀国的江山着想,对于诸葛亮并没有什么忌惮。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回答:

回答这个问题,需要首先理清蜀国的政治格局。

老天眷顾诸葛亮

刘备托孤前后,老天似乎十分眷顾诸葛亮,为他执政扫清了太多不确定的人为因素。

死亡名单:关羽、张飞、糜竺、马超、黄忠、许靖、法正、刘巴、彭羕、刘封、关平、马良,再早一点的有庞统。

投降名单:益州系两个重臣大佬投降曹魏——黄权和孟达。益州系地头蛇投降曹魏——申耽、申仪兄弟。

诛杀名单:趁刘备病重及去世起兵造反后被诛杀的有:黄元,朱褒、雍闿、高定。

正因为会对蜀国政局造成摩擦和动荡的人死的死,降的降,杀的杀。朝廷上再无可以和诸葛亮一较高下的政治人物,军队的大佬成批的离世,也让诸葛亮成为军队中的实权人物。

当时可以对诸葛亮施加影响的只有李严和廖立。但这两个人都没有雄厚的政治资本,并且一个人贪婪,一个人恃才放旷,都不是成熟的政治家,结果这两个人都被诸葛亮轻而易举罢黜掉,没有流血,也没有动荡。

刘备设计的君主内阁制构架

刘备在做汉中王的时候,他对未来蜀国的政治体制设计就已经显现出来。

概括来说就是:皇权弱化,嫡系拱卫,外戚加持,丞相领政的体制。

为了保护刘禅和其他刘姓宗亲,最优选择是不直接专政,类似于君主立宪的思路。

为了防止相权侵害皇权,以刘备的老部队组成监护班底,也就是跟随刘备多年征战的将领如赵云和魏延,他们一定程度上可以制约内阁窥伺皇权的企图。

外戚防护皇权的核心利益。外戚主要代表就是糜氏家族、吴氏家族和张飞家族。

糜竺活着的时候,地位一直是百官之首,糜竺死后,他的儿子还被封为虎贲中郎将。

刘备到成都迎娶的是益州最强势力家族的吴氏,穆皇后吴氏的哥哥就是吴懿,这人可是跟随者刘璋他爸闹革命的元老中的元老。在益州望族中根深叶茂。

刘禅娶的是张飞的女儿,张飞的儿子张绍是侍中、尚书仆射,车骑将军。权利也相当大。

刘备设计的这种架构一定程度上保护了刘禅,皇权弱化到只具有象征意义,对国家的执政几乎不发表任何意见,也不干涉以丞相为主的内阁颁布的各项政策。

诸葛亮可以做任何事,只需要在皇帝面前备个案就行,刘禅的签字都只是象征意义。

在这种情况下,诸葛亮有必要冒着和外戚、嫡系翻脸的风险,非要颠覆刘禅吗?

刘禅的无为而治态度

除了政治体制保护刘禅和诸葛亮相安无事,刘禅也一直尊崇刘备制定的国策,基本上对诸葛亮推行的政策不进行反对或质疑,即使诸葛亮死后,刘禅也依然执行了小皇权大内阁的体制,皇权和相权没有出现过摩擦,确保了蜀国的稳定。

诸葛亮没有皇帝的掣肘,可以全身心投入工作,这对于士大夫领袖的诸葛亮来说,简直是上天给的恩赐。他感恩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冒天下人指责的政治风险和道德风险去干傻事呢?

如果诸葛亮真的取代了刘禅,那么诸葛亮是要继承小皇权大内阁体制吗?以诸葛亮的个性他肯定不愿意做刘禅的角色,如果诸葛亮想要皇权大于相权,那么相当于蜀国所有政治利益要重新推倒重新洗牌,蜀国真经得起这样的折腾吗?

刘禅执政四十年,蜀汉能保持稳定四十年,这和君臣各安其事是直接相关的。

回答:

不是每个人都想要篡位,封建时代,讲究三纲五常,君为臣纲,更有士为知己者死的传统,做为一个自幼熟读圣贤书,高度自律的读书人,诸葛亮是不会干这样大逆不道的蠢事的。受三国演义影响,大家印象里阿斗是昏庸无能的代表,然而,在三国混乱的政局中,统治长达41年,这绝非偶然。历史上的刘禅心胸豁达,恢弘从容。对诸葛亮十分敬重,使诸葛亮才能得以最大限度发挥,阿斗其实是个聪明的懒人。另外,阿斗相信刘备的知人之明,信任刘备的安排!刘备和诸葛亮,读《三国志》我们得知诸葛亮出山后不久便和刘备“情好日密”,使得刘备发出“如鱼得水”的感言,使得关羽和张飞都嫉妒了。两人筚路蓝缕、互相信任、风雨同舟、肝胆相照,诸葛亮对刘备不离不弃,面对孙权的“利诱”和曹军的压近都不改初衷,可谓是“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了,他们是共过患难的君臣,是彼此知根知底的朋友,堪称君臣际遇的典范。白帝城托孤,诸葛亮感激刘备的知遇之恩,为一句承诺,尽心辅佐,六出祁山,五伐中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几十年,足以看清一个人了。

回答:

真的不猜忌?

图片 7回答:

从桃园三结义就注定他们出生入死肝胆相照情浓于水荣辱于共的兄弟情谊.驰骋天下,刘奋对兄弟真城与信任也深深影响了刘婵,以致让刘婵深信不移让诸葛亮负责处理军机事物诸葛亮的军事才能地位影响力在蜀国无人能比。刘奋完全信赖才将刘婵交给诸葛亮扶佐凭诸葛亮的能力也不是谁能制衡的,也体现刘奋的寬厚与伟岸征服了诸葛亮为之鞠躬尽瘁死而己,让诸葛亮把重心致力兴复汉室中忠心可表,何以猜忌,若真猜忌引起误会到对自己不利,怎能不识相

回答:

这是两个极端,诸葛亮之才近乎妖,后主之蠢近乎猪,两个人在一起怎么会不产生火花。

首先,刘禅并不是没有猜疑过诸葛亮,他猜疑过,在诸葛亮最接近成功的那次北伐中,是刘禅听信谗言,急冲冲把诸葛亮召回,致使北伐大业功亏一篑。诸葛亮回来就找刘禅问个究竟,刘禅说自己想念诸葛亮了,所以召他回来,哈哈,把诸葛亮气个半死。

其次刘禅没有什么实力是猜疑诸葛亮,说白了就是猜疑也白搭,刘禅他爹托孤的时候就说了,如果自己孩子不争气,诸葛亮可以废了他自立,而且军国大权完全在诸葛亮手里,诸葛亮想做什么怎么会做不成,所以有功夫猜疑还不如喝口茶,看看报纸。

最后刘禅本人也没啥雄才大略,就想安乐,有人替自己卖命,自己享乐挺好的,干嘛要费尽心思的去算计别人,刘禅不是那种算计人的人,自己何苦为难自己,他那句此间乐不思蜀就说出了心里话,神马皇帝,爷根本不在乎!

图片 8
图片 9
图片 10回答:

后主刘禅是很有心机的人,并不是传说那样的胸大无脑。

诸葛亮跟随刘备几十年,深受信任事事倚重,更有白帝城临终托孤“君可自取”的传言,门生故吏遍蜀汉,恩威远超曹操。

在这种情况下,敢猜忌吗?能猜忌吗?猜忌有用吗?

回答:

第一,以古代的传统思想的君臣关系,这事不会发生。第二刘禅的身性加上年纪。第三,当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回答:

刘备托孤親嘱刘禅以相父事之。蜀国存亡皆在孔明,刘禅安能忌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