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55402.com新中国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庄严的历史时刻

www.55402.com 3

www.55402.com 1

原文标题:1971年中国代表团首次出席联大遭遇种种“意想不到”

在46年前的今天,1971年11月15日
(农历九月廿八),新中国首次出席联合国大会。

第26届联合国大会会场

www.55402.com 2

www.55402.com 3

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了美国和日本提出的恢复中国代表权必须由联大2/3多数赞成的“重要问题”提案。接着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出的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和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的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并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获得通过。这使美国炮制的另一项提案,即“双重代表权”提案,成了废案。顿时,会议大厅沸腾起来。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从会场四面八方响起来,还有不少亚非拉国家的代表纵情高声歌唱,掌声、歌声、欢呼声汇合在一起,犹如大海的波涛,汹涌澎湃、经久不息,回荡在有着金黄色圆屋顶和黄色地毯的会议大厅,也响彻了五洲四海。

中国代表团在第26届联合国大会上

       
中国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和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根据国际公认的原则,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参加联合国大会及其有关机构的工作,把所谓“中华民国”代表驱逐出联合国。但是,主要由于美国政府的反对,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一直被台湾国民党当局占据。

10月26日,外交部代理部长姬鹏飞收到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发来的电报,通知第26届联大通过了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并立即将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的决议。姬鹏飞代外长立即呈报了周恩来总理。当天下午,周恩来总理紧急召集姬鹏飞代外长等外交部领导成员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研究派代表团出席这届联大的问题。会议开始不久,传来了毛主席请周恩来总理和其他同志到他那里去的电话。总理即带领有关同志到主席处。当总理讲了有关情况之后,主席立即明确指示:要去。为什么不去?马上就组团去。主席和总理决策之后,外交部随即成立了参加联合国工作筹备小组,由乔冠华、熊向晖、唐明照、章文晋、凌青五人组成,乔冠华抓总。嗣后,经毛主席和周总理批准,出席第26届联大的中国代表团很快组成。团长是乔冠华,副团长黄华,代表是符浩、熊向晖、陈楚,副代表是唐明照、安致远、王海容、刑松鹢、张永宽。中国代表团出席联合国第26届大会的方针是:把平等协商的精神带到联合国去;反对超级大国的霸权主义,为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讲话,为广大中小国家的人民讲话,特别为印度支那、朝鲜、巴勒斯坦和阿拉伯等亚非人民讲话;在联合国的各项活动中切实体现我国对国际事务的原则立场;在对外活动中做到谦虚谨慎,不卑不亢,平等待人,不轻然诺。

本文原载于《世纪风采》

       
于是,围绕中国在联合国的席位问题,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展开了长期斗争,并得到世界上越来越多国家的支持。1971年第26届联合国大会开幕,10月18日起,就中国席位问题展开激烈辩论。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首先以59票反对,55票赞成,15票弃权否决了美国、日本等22国提出的所谓“重要问题”提案。这时,联合国会议大厅爆发长时间的热烈掌声。台湾国民党当局的所谓“外交部长”被迫宣布“中华民国”代表团不再参加联合国大会的任何议程,离开会场。随后,联合国大会表决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提出的要求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台湾国民党当局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的提案。这个提案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多数通过。联合国会议厅再一次响起热烈的欢呼声。

经过两个星期的紧张准备,一切基本就绪。就在我国代表团准备离京赴纽约的前一天晚上,突然传来毛主席要接见代表团的通知。周总理带领代表团团长和部分代表以及外交部有关领导同志来到主席住处时,主席已等候在那里。他身着长毛巾睡衣,站在书房门口,同大家一一握手,然后招呼大家坐下。总理把代表团成员一一向主席做了介绍。当介绍到符浩和陈楚时,总理说他们都是“九十一人大字报”的签名者。话还未了,主席笑着说,我还是喜欢“九十一”。一句话犹如一股暖流,顿使符浩和陈楚感到无比温暖和亲切。因为在参加代表团一事上,曾有人把他俩在“九十一人大字报”上签名作为一个问题提了出来。这天晚上,主席兴致极高,毫无倦意。他手拿小雪茄,纵谈世界,从欧安会谈到中美关系直至联合国的斗争,引经据典,以古喻今,谈笑风生。他以《三国演义》中的“柴桑口卧龙吊孝”比喻中国代表团赴纽约参加联大,还提出代表团应有汉朝班超出使西域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勇气。谈话至深夜,大家仍兴犹未尽。这时,主席把话题转到了国内,并叫秘书拿出一份文件,说:你们这次去联合国可以放心了,我的那个“亲密战友”不在了。主席随即问总理:在座的同志知道吗?总理说:还没有告诉他们。主席谈完后,我就到大会堂把文件读给他们听,并介绍有关情况。主席说:我国今年有两大胜利,一个是林彪倒台,一个就是恢复联合国席位。主席接见后,大家即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听传达文件和情况介绍。当大家从人民大会堂走出来的时候,东方已经发白了。

文史频道转载本文只以信息传播为目的,不代表认同其观点和立场

       
1971年11月15日,中国代表团第一次出席联合国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代表中国政府,对为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进行不懈努力的友好国家表示衷心感谢,并全面阐述中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的原则立场,受到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恢复,是中国外交的重大突破,是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具有极为深远的意义。

11月9日下午,中国代表团乘飞机离开北京前往纽约。北京机场红旗猎猎,锣鼓喧天。周恩来、叶剑英、李先念、李德生、汪东兴、郭沫若、姬鹏飞等同志及首都四千多名群众到机场隆重而又热烈的欢送。“热烈欢送我国出席联大代表团!”“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和掌声响成一片。代表团成员绕场一周,向挥动着花束、彩带的欢乐群众和前来送行的各方面负责人告别;同前来送行的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外交大臣沙林察以及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六十多个国家的外交使节一一握手,感谢他们的政府和人民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所做的努力。欢送礼遇之高,规模之大,可谓空前。

自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成立,中国就是联合国安全理事会5个常任理事国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为迅速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进行了不懈的斗争,直到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第26届大会表决通过第2758号决议,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才宣告结束。然而,在中国政府组团出席联合国第26届大会前后,发生了林林总总意想不到或意料之中的“意外”,使首次亮相联合国的中国代表团更为引人瞩目。


11月11日当地中午时分,中国代表团抵达纽约。一下飞机,就受到联合国总部代表,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缅甸、锡兰、古巴、赤道几内亚、几内亚、伊拉克、马里、毛里塔尼亚、尼泊尔、巴基斯坦、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刚果人民共和国、罗马尼亚、塞拉勒窝内、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坦桑尼亚、阿拉伯也门共和国、南斯拉夫、赞比亚等23个提案国的驻联合国常任代表和其他一些国家驻联合国代表以及纽约市官员、美国各界友好人士和广大旅美华侨代表等的热烈欢迎。他们有的举着毛主席画像,有的擎着五星红旗,激动万分。乔冠华团长在机场发表了简短而热情的讲话。他说:“今天,我们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高兴地来到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我们对前来欢迎的联合国总部的代表、各个国家的代表和各方面的朋友们,深表谢意。中国人民同世界各国人民一向是友好的。中国政府一贯主张,在和平共处五项基本原则基础上,同其他国家建立和发展正常的关系;一贯支持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反对外来干涉、掌握自己命运的正义斗争。我们代表团将遵循我国政府的既定政策,在联合国里同一切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的代表一道,为维护国际和平和促进人类进步的事业而共同努力。”他最后说:“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我们愿借此机会,向纽约市各界人民和美国人民表示良好的祝愿。”云集在机场的四百多名记着蜂拥而上,尾随不舍,急急拍下富有历史意义的一个个镜头,忙的不亦乐乎。从机场到下塌处的沿途,很多纽约市民和美国朋友情不自禁地向中国代表团车队挥手致意,有的还伸出了大拇指,以示赞许和敬意。

基辛格没有料到26届联大 恢复中国席位

关注我们,让我们一起查看历史上的今天发生了什么,增长知识、开拓视野,共同进步!

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的首次到来轰动了纽约。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被人为地剥夺22年后,在中美两国人民的交往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而致隔绝22年后,肩负着中华各族人民和海外炎黄子孙重托的中国代表团终于雄姿英发地来到联合国总部所在地纽约,怎不令人兴奋、激动、鼓舞!多少天,中国代表团的到来成为这里的主要新闻。美国朋友说:中国代表团团长的机场讲话,在美国人民中间和联合国里引起了强大反响,普遍给予很高的评价。美国各家电视台纷纷播放录像,特别是反复播发那句打动美国人心的话:“美国人民是伟大的人民,中美两国人民有着深厚的友谊。我们愿借此机会,向纽约市各界人民和美国人民表示良好的祝愿。”在中国代表团受到联合国和美国人民欢迎的同时,美国官方也作出一些友善表示。到达当天,美国政府通过其驻联合国代表团告诉我国代表团:凡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护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可前往美国除禁区以外的任何地方,享受同苏联相同的待遇。同日,联合国礼宾官将“免税卡”交给中国代表团时特意说,这是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特批给中国代表团的,持此卡可免税在纽约州的任何地方购物和用餐。

1971年7月9日至11日,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秘密访华,他在与周恩来会谈中说:“尼克松已经决定,美国今年将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取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的席位,但不同意从联合国驱逐台湾的行动。在尼克松访华前,如果美国听任台湾失去联合国的席位,将使尼克松总统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周恩来当即义正词严地说:“你们要在联合国制造‘两个中国’,中国政府坚决反对,一定公开批驳。”随后,周恩来又把基辛格的这番话向毛泽东作了汇报。毛泽东听后说:“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不进联合国,中国照样生存,照样发展。我们下定决心,不管是喜鹊叫还是乌鸦叫,今年不进联合国。”

中国代表团下榻罗斯福旅馆后,许多华侨和华人前来探望,大家沉浸在无比激奋而又亲切的气氛中。一位老华侨说:新中国的强大使我们这些海外游子倍感骄傲和自豪。其中有三件大事最令我们扬眉吐气,第一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第二是新中国原子弹爆炸成功,第三就是新中国进入联合国。

7月15日,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18国驻联合国的代表给联合国秘书长吴丹写信,提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合法权利的请求,要承认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的中央人民政府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立即将蒋介石的代表从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第二天,中国代表团礼节性拜会本届联大主席、印度尼西亚的马利克。当代表团来到联合国大厦时,只见这里犹如迎接国宾一般,人山人海,十分动人。记者们互不相让,争着抢拍下这一壮观场面。一些国家驻联合国的代表说,像这样的盛况,在联合国是极为罕见的。马利克对中国代表团表示热烈欢迎,并说下星期一要召开联大全体会议欢迎中国代表团。同时,许多国家驻联合国的代表主动同中国代表团进行接触。赞比亚代表说:有你们在联合国,就有人保护我们小国的利益了。阿尔及利亚代表说:中国有了否决权,就等于我们大家有了否决权。14日上午,代表团到医院拜会正在住院治病的吴丹秘书长。乔冠华团长向他递交了证书。吴丹表示感谢,并说他自担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就致力于实现联合国的普遍性,但过去联合国像个瘸子,现在恢复了世界上人口最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席位,联合国才能说真正开始了工作。他还回忆起1954年访华的情景,表示想再次访华。

9月2日,即联合国第26届大会召开的第二天,美国和日本等国一起向联合国提出了针对中国的《关于重要问题的决议草案》和《关于代表权问题的决议草案》。“重要问题决议案”的主要内容,是根据《联合国宪章》第18条,把恢复中国代表权问题,列为必须由联合国三分之二的多数会员国赞成后,才能作为“重要问题”提交联大会议讨论;而“代表权问题决议案”的核心,就是在接纳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进入联合国的同时,也“不剥夺中华民国的代表权”,实质是在搞“两个中国”。如果这两个决议草案一旦在联大通过,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就更加困难了。

15日,中国代表团从住地前往联合国大厦第一次参加联合国大会。事先得知这一消息的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借在会议大厅外的走廊上打电话而有意等候。当中国代表团出现在走廊上时,礼宾官赶忙出面介绍,这位美国代表则主动上前与乔冠华团长握手致意。几个美国记者赶忙拍下这一意味深长的镜头。这位美国代表就是后来先后就任美国驻华联络处主任和美国总统的乔治?布什。

10月19日,基辛格一行14人乘坐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抵达北京。第二天下午,周恩来与基辛格在谈及彼此关心的问题时,基辛格重复了美国国务卿罗杰斯10月4日在联大发言的主要观点,他说:美国希望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能到大会来,我们希望看到它作为安理会的一个常任理事国,美国只是反对“驱逐中华民国”。周恩来立即正告基辛格说:“‘一个中国、两个政府’的谬论,实际上是‘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变种。我们决不能以牺牲对台湾的领土权为代价,换取联合国席位。”

然而,在联合国以什么方式欢迎中国代表团一事上,两个超级大国仅想在程序上由联大主席宣布议程和致简短欢迎词,然后请几个区域的代表发言,并限制发言时间,意图是把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入联合国的影响缩小到最低限度。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等国代表事先将两个超级大国的图谋告诉了中国代表团,并说,23个提案国都要求在大会上发言欢迎中国代表团,这是一场限制与反限制的斗争。他们尽力向联大秘书处进行抗争,严正指出没有任何理由限制他们的发言。结果,中国代表团受到了大大出乎两个超级大国意料的极其热烈的欢迎。当中国代表团昂然步入会场时,座无虚席的整个大厅立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这掌声惊天动地,经久不息;这掌声宣布了两个超级大国欲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影响的图谋破产。各国代表纷纷立即前来向中国代表团表示由衷的祝贺和欢迎。大会主席马利克首先致欢迎词。他说:“今天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第一次在联合国大会就座。作为大会主席,我很高兴地欢迎这个代表团。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时刻,中华人民共和国现在开始参加世界这个主要的政府间组织的工作。毫无疑问,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工作,联合国的工作成效将得到加强。”接着,许多国家的代表争先恐后地一个接一个上台发言,那气势如同洪水泻坝,不可阻止,一下子就冲破了两个超级大国原定的对发言人数和时间的限制。以讨论裁军问题为主要议题的联合国大会变成了专门欢迎中国代表团的大会。

当晚9时许,毛泽东约见周恩来、叶剑英、姬鹏飞、熊向晖和章文晋等人。大家到齐后,毛泽东首先说:“联合国大会前天开始辩论中国代表权问题。为什么尼克松让基辛格在这个时候来北京?”叶剑英回答说:“大概他认为美国的两个提案稳操胜券。”毛泽东又问:“大会提案过半数赞成就能成立,过半数要多少票?”章文晋回答说:“现在联合国会员国总数是131。如果不出现弃权票,过半数就是66票。”接着,毛泽东又说:“当年曹锟还能收买那么些‘猪仔议员’,如今美国挂帅,日本撑腰,还有十几个国家跑腿,搜罗66票,不在话下。”沉默片刻,毛泽东问:“你们看‘两阿提案’,能得多少票?”熊向晖回答说:今年“两阿提案”内容和去年一样。去年得的赞成票是51。从去年联大表决到现在,同我们新建交的联合国会员国有9个,加上很快就要建交的比利时,一共10个。他们都会赞成“两阿提案”。这样,今年满打满算“两阿提案”可能得到61张赞成票。毛泽东挥挥手说:“就算过半数,那个‘重要问题’一通过,就要三分之二的赞成票才能驱逐‘中华民国’。”
紧接着,毛泽东把话锋一转,问道:“联合国哪天表决?”章文晋回答说:“今年的辩论,发言的人要比往年多,大概要辩论十几天。估计10月底或11月初进行表决。”这时,毛泽东问周恩来:“基辛格哪天走?”周恩来回答说:“10月25号上午。”毛泽东呷了一口茶肯定地说:“联合国的表决不会那么晚。美国是‘计算机的国家’,他们是算好了的。在基辛格回到美国的那一天或者第二天,联合国就会表决通过美国的两个提案,制造‘两个中国’的局面。所以,还是那句老话,我们绝不上‘两个中国’的贼船,今年不进联合国。”

在大会上,科威特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拉?雅各布?比沙拉代表亚洲国家说: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票恢复了中国人民的合法权利,终于纠正了对中国人民所犯下的错误。没有中国的参加,联合国就是徒有虚名。没有中国积极的、建设性的作用,世界上出现的诸如裁军,国际安全、和平,特别是东南亚和平等紧迫的问题就不能得到解决。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将使新时代人类的前途变得灿烂。捷克斯洛伐克外交部副部长米兰?克鲁萨克代表东欧国家说:在那些企图阻挠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的人进行了22年的顽固的和非法的阻挠之后,联合国终于承认和实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权利。中华人民共和国来到联合国是为这个组织的活动创造更广阔的基础的一个决定性的前进步骤。荷兰常驻联合国代表罗伯特?法克代表西欧和其他国家说:联合国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时期,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的到来,无疑将使联合国在处理我们所面临的重大国际问题时能有更大的权威。丹麦外交大臣克?布?安德森代表北欧5国说:中国现在能够在联合国发挥应有的作用,这对这个组织本身,对在联合国范围内为维护国际和平与安全、促进各国的合作以造福全人类而做的努力,具有重大的意义。摩洛哥常驻联合国代表迈赫迪?姆拉尼?桑塔尔代表阿拉伯国家说:代表全人类1/4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参加我们的工作,肯定会丰富和积极有助于通过使各国人民恢复合法权利、通过消灭侵略政策及其后果来发展全世界的和平,通过开诚布公的、互惠的和平等经济合作来增进全人类的幸福,祝愿中国代表团取得成功。美国驻联合国首席代表乔治?布什代表东道国发言说: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来到这里以后,联合国将更能反映世界当前的现实情况。美国人民同中国人民有着长期的友好联系,美国相信,只要重新献身于宪章的原则,我们就能走向实现世界和平和正义。法国驻联合国代表雅克?克奇久什克-莫里泽说:中华人民共和国来到联合国不仅填补了一个巨大的真空,而且为联合国获得新的动力打开了道路。我们欢迎这个十分伟大的国家及其十分伟大的人民,这样做是合适的。布隆迪常驻联合国代表恩桑泽?特伦斯和上沃尔常驻联合国代表保罗?鲁安代表非洲国家发言。特伦斯说:中国代表团回到联合国,似乎是国际上新的力量均衡的黎明。非洲各国代表团很高兴从今以后能够为保障和平同中国代表密切合作。中国代表团参加处理世界事务,北京同华盛顿之间即将实现的和解,将无疑是联合国总奋起的精髓。哥斯达黎加常驻联合国代表何塞?路易斯?莫利纳代表拉丁美洲国家说:中国代表参加联合国工作,将帮助我们实现基本目标,这就是在世界上建立公正的和持久的和平。

1971年10月25日晚,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通过了由阿尔巴尼亚和阿尔及利亚等国提出的“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和驱逐蒋介石代表的第2758号决议”。正巧这天晚上周恩来与基辛格在为尼克松来华访问的公报内容举行商谈,直到第二天早晨8点才结束。不久,联合国大会的表决结果传到了中国。周恩来在到钓鱼台与基辛格话别时,悄悄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乔冠华。为了不使基辛格难堪,周恩来没有把2758号决议的结果告诉他。周恩来只是用英语对基辛格说:“博士,欢迎你很快回来共享会谈的愉快!”基辛格踌躇满志地说:“我希望,我不用很久就有此机会。”随后,叶剑英和乔冠华等负责到首都机场为基辛格送行。乔冠华与基辛格同乘一辆红旗轿车。两个外交家不知不觉就聊到了中国进入联合国的话题。这时,乔冠华明知故问地说:“博士,你看今年这届联大中国能恢复席位吗?我得到消息,现在这个时候联大正在对恢复中国席位提案进行表决。”基辛格不假思索地说:“我估计你们今年还进不了联大,明年还差不多。待尼克松访华以后,你们就能进去了。”乔冠华仰面大笑地说:“我看不见得吧?”基辛格以为乔冠华大笑是因为公报文本的架构采用了中国的方案原故,便没有再说什么了。

要求发言的越来越多。特别是广大亚非拉国家代表为中国代表的到来兴高采烈、欢欣鼓舞,发言更是十分踊跃、热情洋溢,表达了对中国人民的无比信任、诚挚鼓励和兄弟般的深厚情谊。

“空军一号”起飞不久,机上的译电员就给基辛格送来一份刚刚收到的电报。电文写到:联大刚才已经以76票对35票接纳中国,并驱逐台湾。刚才脸上还挂着笑容的基辛格立刻苦笑着说:“我的话应验了,光是中美接近就会使国际形势产生革命性的变化—连我自己对此也认识不足。但我没想到事情会来得这么快。”

赞比亚代表团团长、常驻联合国代表弗农?约翰逊?姆旺加激动地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的恢复,标志着以忧虑不安、压力和虚构为特点的时代的结束,标志着过去旧的、过时的政治的结束,标志着一个新的现实主义和充满希望的时代的开始。从此以后,联合国是一个新的组织了。赞比亚代表团愿意并准备在任何时候都同中国代表团进行合作。古巴常驻联合国代表里卡多?阿拉尔孔?克萨达认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权利,不仅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革命运动和全世界各国人民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胜利。这一事实表明,美国帝国主义再也不能把它的意志强加于全世界了,可以在联合国内使正义和公理占上风了。毛里塔尼亚常驻联合国代表穆拉耶?哈桑接着上台说:这是渴望平等、爱好和平的各国人民的一项正义事业的胜利,这也证明联大希望结束其历史上阴暗的一页,而变为实现和睦和相互了解的真正工具。坦桑尼亚代表团副团长、常驻联合国代表萨利姆?艾哈迈德?萨利姆在充满激情的长篇发言中说:我国代表团看到伟大的中华民族的真正代表和我们在一起,感到十分高兴和满意。我们把他们的到来看做不仅是对联合国而且对整个国际关系来说都是一个历史性的时间。因为他们不仅会给联合国带来古老文明的伟大智慧和经验,而且更重要的是会带来伟大的、革命的、智慧的和有才能的人民的朝气和献身精神。

阿尔及利亚常驻联合国代表阿卜杜勒?拉蒂夫?拉哈勒在发言中重申,阿尔及利亚对中国代表们的祝贺不论就其重要意义和程度来说,都超过通常祝贺的范围,因为这一祝贺反映了阿尔及利亚人民对伟大的中国人民的友谊与深厚感情及衷心钦佩。现在已开辟了一条道路,可以通过新的行动走向一个新的起点。如果没有国际社会里最重要的国家之一的中国参加,联合国的维护和平与促进国际合作的使命就不可能完成。让我以阿尔及利亚人民的名义,向中国人民,向毛泽东主席转达我们的祝愿,谨祝幸福和繁荣。秘鲁常驻联合国代表哈维尔?佩雷斯?德奎利亚尔说:发展中国家怀着希望和信任的心情欢迎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是因为中国正在不屈不挠地为加速自己的进步而奋斗,反对国际关系中存在的非正义现象,在联合国将贡献出新的思想和新的力量。

在大会上发言欢迎中国代表团的还有阿尔巴尼亚、罗马尼亚、意大利、马来西亚(代表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新加坡和泰国)、奥地利、南斯拉夫、赤道几内亚、也门民主人民共和国、乌干达、缅甸、几内亚、日本、阿富汗、锡兰、墨西哥、伊拉克、喀麦隆、叙利亚、埃塞俄比亚、土耳其、苏联、伊朗、匈牙利、塞浦路斯、波兰、蒙古、印度、黎巴嫩、多哥、索马里、突尼斯、尼日利亚、保加利亚等共57个国家的代表。由于致欢迎词的代表越来越多,原定上午结束的会议,在中午稍事休息后继续进行。苏联代表下午发言后,匈牙利、波兰、蒙古、保加利亚等国代表纷纷走上讲台致欢迎词。日本、阿根廷、巴西、希腊、博茨瓦纳、澳大利亚等许许多多的国家代表前来同乔冠华团长及中国其他代表握手致贺,并表示要同中国代表团进行合作。会议一直开到当地时间下午6时40分,历时约6个小时,仍有不少国家代表要求发言。但由于时间不够,大会主席只好决定会后把发言稿印发给大家。这一整天,会议大厅始终坐得满满的。在联合国,这么多人出席会议是空前的,如此热烈的场面也是空前的。

各国代表致欢迎词后,乔冠华团长在经久不息的掌声和欢呼声中登上联合国大会讲坛,发表了重要讲话。在乔冠华发言过程中,全场屏息静听,鸦雀无声。他首先对大会主席和代表们的欢迎表示感谢,还代表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对坚持原则、主持正义、为恢复我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进行了不懈努力的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提案国,对支持这一提案的所有国家,对以不同方式对我国表示了同情的其他国家,表示衷心感谢,并全面阐述了我国政府在一系列重大国际问题上的原则立场。他指出,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合法权利并立即把蒋介石集团的代表从联合国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驱逐出去,是敌视、孤立和封锁中国人民的政策的破产,是企图制造“两个中国”的计划的失败,是全世界人民的共同胜利。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巴勒斯坦人民和阿拉伯各国人民的正义斗争、任何人也无权拿他们的生存权利和民族利益进行政治交易时,所有阿拉伯国家的代表都欣慰地投以赞赏的目光;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非洲国家以及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时,第三世界国家的代表无不感到欢欣鼓舞;当讲到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坚决支持拉丁美洲国家和人民带头兴起的200海里领海权时,拉美国家的代表抑制不住兴奋之情,有的代表激动得要从座位上跳起来;当讲到中国一贯主张大小国家应该一律平等、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中国永远不做侵略、颠覆、控制和欺负别人的超级大国时,所有中小国家的代表高兴之极。他发言完毕,会场上又一次爆发出长达两分钟之久的热烈掌声,在整个会议大厅中久久回荡。许多国家的代表再次到中国代表团坐席前同乔冠华团长、黄华副团长和代表团各位代表亲切握手,表示由衷的祝贺和欢迎。大厅里,自始至终洋溢着浓郁的对中国友好的气氛。阿尔及利亚代表说:我们所期待、所需要的,正是一篇这样的发言。毛里塔尼亚代表说:你们的讲话既保持了中国一向谦虚的态度,又坚持了正确的立场,特别重要的是中国重申站在第三世界一边。人民中国在联大出现,对第三世界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美国三大电视网在大会后立即播放的报道中称,中国代表进入联合国之后的首次发言,犹如爆炸了一颗重磅炸弹。

从第26届联大开始,中华人民共和国雄赳赳气昂昂地登上了联合国的舞台,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中国人民更加扬眉吐气了!

原载: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