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中国国际发展战略让世界受益

俄罗斯《导报》7月7日刊发题为《中国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他人埋单》的文章,作者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是国际经济区域化和双边化新形势下中国扩大对外开放的新战略,对中国可持续发展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与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中亚、西亚国家间以石油等大宗商品的人民币计价结算和重大项目的人民币贷款为切入点,加强贸易、投资和金融合作,可为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提供新的支点,使人民币真正成为亚洲的国际货币,为构筑中国金融战略纵深发展和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了新的路径。

参考消息网3月8日报道
俄新社莫斯科3月6日刊发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所长谢尔盖·卢贾宁题为《专家谈“一带一路”领导人会晤的好处》的文章称,中国提议的“一带一路”项目尚处于初始阶段,不过今年5月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将使其提升到新层面,并成功注入推进动力。

中国;国际发展战略;战略;决策者;丝绸之路

人民币国际化新路径

文章称,2013年中国宣布了“一带一路”新战略,旨在打造基础设施和在欧亚国家间建立相互联系。战略包含两个主要发展方向:“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是为从东向西以优惠条件直接供应商品而建立贸易走廊。

参考消息网7月9日报道
俄罗斯《导报》7月7日刊发题为《中国为了自己的未来为他人埋单》的文章,作者为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迈克尔·斯彭斯。文章称,
中国决策者在最近35年中的大部分时间里专注于国内经济,进行旨在令市场富有成效的改革。尽管决策者清楚中国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力正在提高,但他们过去并没有出台让邻国确信自己可以从中国的经济转型中获利的战略。

开启能源贸易人民币计价结算。中亚国家,与俄罗斯有着传统的、比较紧密的经济贸易关系,对欧盟有较强的进出口依赖。然而,随着世界贸易格局的深刻变化,中国已成为中亚国家的最大贸易伙伴。理论上讲,中亚与中国进行贸易,使用双边货币计价结算最为便利。

5月中旬,北京将举办“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其目的是共同讨论合作计划,为战略框架内的未来合作打造平台。论坛参与者将寻找现代全球和地区经济问题以及推动战略落实的办法。

如今中国有这种战略了,或者说至少正在迅速打造这种战略。而且这一战略并不局限于亚洲,还放眼东欧和非洲东海岸。

中亚对华贸易大多是顺差,在美国实施量化宽松政策、欧盟陷入欧债危机的时候,美元、欧元大幅贬值而且波动剧烈,这些国家如果继续以美元或欧元结算,就会蒙受较大的汇兑损失和资产缩水。相反,由于中国经济增长较快,贸易、资本收支保持双顺差,人民币有升值趋势,如果中亚国家选择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就能在对华贸易中避免第三方货币汇率波动的人为干扰,增加其市场竞争力,还可获得外汇储备资产增值的收益。中亚国家在市场推动下,特别是在与中国的贸易中有选择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内在动机。为避免美元波动造成国内能源市场价格变化,中国也有必要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

卢贾宁表示:“目前‘一带一路’项目处于初始阶段,这是显而易见的。这个倡议是世纪工程,不是唱高调的大话,它的实现是个长远过程,这是由其规模本身决定的。中国召集项目参与国领导人的提议非常重要。这是该项目在政治层面上质的进展。”

中国新战略的核心要素是不久前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某种程度上还包括去年成立的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这两家银行明显是由西方国家主导的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替代品和竞争者。

而且,目前世界能源市场格局的重大改变也增加了能源产品人民币计价结算的可行性。以前美国是最大的石油进口国,在石油定价方面具有较大的话语权。现在美国进行的页岩气革命以及美国加大对墨西哥湾石油的开采,已使美国从石油进口国转变成为石油输出国,并将中国推向最大石油进口国。由此,中国获得了石油定价方面更多的话语权。特别是在中国对中东和中亚地区进口石油和天然气时,使用人民币具有很高的可行性。如果能够在双边的石油、天然气贸易中使用人民币计价结算,这就意味着人民币将进入大宗商品交易货币行列。

文章称,此项目在专家和技术方面已经发挥作用,它以不同规模在各个国家运转。卢贾宁还说:“在北京进行的政治协调能够给予出口者以及中小企业更多自由和确定性……我们处在重要的初始阶段上,本次论坛结束后或将开启第二阶段,落实技术和经济,也就是打造具体内容。这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大大小小的项目,包括运输、人道主义、投资和银行间合作等。”

对新战略发挥重要作用的还有“一带一路”的两个项目:经由中亚到黑海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和经由南海、马六甲海峡、印度洋到红海和东地中海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

扩大人民币项目融资与直接投资。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与中国之间经济互补性较强。中亚各国的基础设施比较薄弱,产业发展不平衡而且相对落后,资本形成不足,而中国在这些方面有明显比较优势,加之中国巨大的需求市场和较高的储蓄率,可以结合中亚以及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具体需要,以重大支撑项目为抓手,推动双边经济合作迈上新的台阶。近年来,中国帮助一些新兴市场国家建设工业园区和经济新区,将苏州工业园区、天津滨海新区和中关村科技园区的成功模式推广到国外,得到东道国的高度认同。中国可以与中亚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发展中国家进行政府间的合作,建立具有地方特色、保障就业以及经济长远发展的工业园区、经济新区,从而以点带线,以线带面,将基础设施、产业发展、金融合作融为一体,深化全方位经济合作。这些重大支撑项目以及工业园区建设需要项目融资、直接投资的大力支持,而且建设工程中的许多产品和劳务采购来自中国,使用人民币来进行所需的金融交易,对项目参与主体而言可能是最有利、风险最低的方式。

这位专家将“一带一路”项目比作独特的“柜子”,里面几乎所有的“抽屉”都还是空的。卢贾宁指出:“作为这个项目的发电机,中国期待其他国家就真正充实和落实这个倡议提出建议。”

经济学家有时将全球经济描绘成大型集市。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这是一个复杂的网络,在其中建立交流要仰仗贸易额、服务、劳动力、资本和信息的扩大。中国的目标就是建立这种交流,并且它有足够的工具充当全球增长和发展的催化剂。

扩大货币互换范围与规模。货币互换协议是指互换双方可在必要之时,在一定规模内,以本国货币为抵押换取等额对方货币,向两地商业银行设于另一方的分支机构提供短期流动性支持。在人民币资本账户尚不能完全放开,人民币还不能在资本项下自由兑换的情况下,中国人民银行与其他货币当局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是保证市场有足够流动性、各项人民币金融交易顺利进行的关键。截至2013年底,中国人民银行已与23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部门签署货币互换协议,总规模达2.57万亿元,其中丝绸之路经济带上的国家有八个。进一步扩大货币互换协议的范围,有利于促进人民币在丝绸之路经济带的使用,为双边贸易和投资提供更多便利。

文章称,卢贾宁认为,“一带一路”可被视为北京让停顿的全球化进程获得新生的尝试。

中国为经济发展处于较早阶段的国家提供了商品和劳动力出口市场,中国未来肯定会跻身发达国家行列。此外,由于中国的投资潜力超出了国内市场可消化的规模,所以中国必将寻找国企和私企在境外投资的机会。中国公司将干劲十足地力保自己的国际存在。

创设人民币离岸市场。人民币充当国际货币,意味着中国境外存在一个规模较大的人民币资金池。为使人民币更好地发挥货币的计价、流通、储备功能,必须有一个产品丰富、流动性强、保值增值以及风险配置能力强大而且较少受到政府约束的离岸市场。目前香港是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中心,随着人民币使用程度的提高,海外的人民币需求和供给增长较快,新加坡、伦敦、法兰克福纷纷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目前,在哈萨克斯坦与中国新疆交界的霍尔多斯已经建立了人民币离岸市场,为中亚各国的人民币结算、投资、贷款提供金融支持,在中亚地区具有一定的影响力。不难预料,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推进,中亚地区、中东地区也会应市场之需,建立更多的人民币离岸市场。

他表示:“考虑到中国项目的巨大规模、运输和投资领域及范围,可以认为,这是中国在尝试让全球化进程获得新生。”

亚投行和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启动令中国得以打造国际发展战略。这些计划得到广泛支持,表明尽管不乏怀疑之声,但益处大于潜在风险,并且中国倡导者能够帮助建立对所有人开放的网络。最终因此壮大的商品和投资流不会仅仅经过中国。

分阶段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战略

文章称,卢贾宁同时指出,上世纪90年代的美国经典版全球化发展进程已经停止,“现在的‘一带一路’倡议是商品、服务和资本交换过程的革新”。

得益于与3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央行签署了货币互换协议,中国利用自己的外汇储备帮助这些国家避免不稳定的国际资本流动。同时政府正在努力让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它在结算中发挥的作用正在显著提高。在与贸易伙伴进行货币结算时不使用美元作为中介可大幅提高结算的灵活性。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分阶段进行。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是中国的一项长期战略,需要根据政治环境、经济发展意愿、经济互补性等因素分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可以巴基斯坦和中亚国家为主,第二阶段可重点推进与南亚、伊朗和伊拉克的合作,第三阶段逐步覆盖西亚和欧洲。人民币国际化也应随之分阶段进行。

卢贾宁还说:“而欧亚经济联盟和‘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对接过程是推动合作、推进全球化发展的局部方案之一。‘一带一路’不但是基础设施运输走廊,从更广义来说是参与该项目的国家的共同发展,在运输走廊、投资、人道主义、银行间和旅游合作方面的共同发展。”

中国决策者是高瞻远瞩的。决策者的战略在近几年无疑会碰到一些阻碍。问题在于是否应当现在就发展该战略。

明确人民币国际化的战略定位。美元在当前的国际货币体系处于主导地位,其次是欧元,因此人民币国际路径的现实目标应该是努力成为第三大货币。尊重市场主体的货币选择,不强调一定要在贸易、金融活动中取代美元,这样的战略定位有利于中国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正确处理人民币与美元的关系,降低不必要的烦恼和摩擦。从贸易计价着手实施人民币国际化战略,存在不少现实机会。特别是那些被美国制裁的国家,例如伊朗、俄罗斯,迫切需要另一种货币来实现贸易结算,这无疑为人民币的国际使用提供了路径。

他强调,在该阶段“已能清楚看到五六个项目框架内的轨道”。

答案是肯定的。例如,“丝绸之路经济带”将减少中国对海路的依赖,海路可能被封锁,尤其是马六甲海峡。更广义地说,中国投资能够刺激“丝绸之路经济带”沿线国家的经济发展,目前发达经济体对这些国家的投资不够。最终地区经济的增长将有利于中国经济并提升其国际地位。

以能源计价和贷款作为突破口。石油定价有一套十分复杂的系统,期货市场的价格对现货价格有很强的引领作用。石油期货市场充满套利的金融资本,价格常常大幅度偏离实体经济供求关系决定的价格。换言之,石油期货价格主要不是由实际的石油供求关系决定,而是由美元流动性和金融投机力量来决定。虽然中国已经成为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中国的金融市场发展滞后,商品期货市场更是无法与发达国家相比,缺乏对石油远期价格的引导平台,从而很难掌握石油的定价权。因此,有必要大力发展人民币计价的商品期货市场,逐步对外开放,使之成为国内外金融主体都参与的国际市场,建立并完善一套人民币大宗商品定价的市场规则和机制,从而获得人民币石油期货定价权。\

许多人认为,中国领导人无疑正在力争让国际社会承认中国的全球地位。但他们也希望中国国家地位的提升能惠及邻国乃至全世界。显然,中国增长和发展战略的外部新定位将令这一计划成为现实。

发展国内资本市场。货币国际化需要成熟的资本市场,主要国际货币美元、欧元都有多层次的资本市场及发达的离岸市场。相比之下,中国资本市场还不成熟,规模、结构不科学,金融基础设施建设相对滞后,导致国际金融竞争力薄弱。完善国内金融体系,加快金融改革步伐,特别是大力发展资本市场,构建国内外资本市场的良性互动及传到机制,是对人民币国际化非常必要的支撑。(涂永红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国际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博士生导师;荣晨为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博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