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激美调理完成日美韩高峰会议,前美总统曾刚毅需要安倍努力修复日韩关系

图片 1

安倍与拜登电话会谈 感谢美斡旋实现日美韩峰会

日媒:奥巴马曾强烈要求安倍努力修复日韩关系

图片 1
拜登与安倍

东京消息:据日本放送协会(NHK)18日报道,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美国副总统拜登举行电话会谈,在美国的斡旋下,日美韩三国上个月在荷兰举行了首脑会谈,安倍对此表示感谢。

12月13日电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美关系消息人士近日透露,美国总统奥巴马11月在澳大利亚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会谈时,考虑到日韩未能实现首脑会谈,曾强烈要求日方为修复日韩关系积极谋求打开局面。

  中新网12月5日电美国副总统拜登4日结束了日本之行赴中国访问。在中国防空识别区的问题上,拜登与安倍的“不合拍”与日本政府对于美国的期望值相比落差巨大。有日本媒体报道说,日本政界已经开始担忧,美国只想充当“调解人”,而不是坚定地与盟友站在一起。

安倍在电话会谈中表示,本次首脑会谈为构筑面向未来的日韩关系迈出了第一步,今后日本仍将从大局出发,在各种层面紧密交流,互相沟通。

报道称,奥巴马政府越来越担忧,若同为美国盟国的日韩两国长期关系恶化,或将对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形成拖累。3月在奥巴马的斡旋下,日美韩在荷兰海牙举行首脑会谈,然而此后仍看不到日韩关系的修复迹象,对此奥巴马表示不满。

  拜登访问日本未大谈防空识别区

就仍在持续的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日美部长级磋商,安倍与拜登一致认为,鉴于下周安倍将与奥巴马举行日美首脑会谈,加速TPP谈判进程十分重要。

11月16日,奥巴马在澳大利亚东部城市布里斯班与安倍举行会谈时,对日本为改善日韩关系所做的努力予以一定肯定的同时,以二战后德国推进与邻国和解为例,敦促安倍早日修复关系。

  美国副总统拜登2日至4日访问日本,全程被媒体追问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拜登仅表示日美在识别区问题上将步调一致应对。

安倍还表示,他希望在会谈中与奥巴马共同强调,日美同盟正在为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繁荣做出贡献。

分析认为,奥巴马此举旨在要求日方在改善关系中发挥主导作用,要求日方不是等待韩方行动,而是在历史问题上提出解决办法。

  3日晚,拜登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举行了1个小时的会谈,并在会后举行了共同记者会。会谈是闭门会议,在开头环节,安倍表示:“亚太地区的安保环境日益严峻,拜登副总统此时访日有着重要意义。希望日美能借此契机加深日美同盟的紧密性。”

鉴于商讨乌克兰局势的美俄等四方外长级会谈已就要求乌克兰所有非法武装势力立即解除武装等达成一致,安倍对此表示了欢迎,并确认了以日美为主的发达七国继续携手合作的重要性。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拜登则回应:“感谢安倍首相在上任很短时期就为日美同盟的发展作出了很多功绩。日美同盟不仅对亚太地区,也是我们彼此的安全保障的基础”。

  而在3日晚的共同记者会上,整个主题围绕日美国际合作而展开,此外还重点提及了日美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合作问题等。在日本政府提供的一份长达4页的会谈简要上,只字未提防空识别区问题。

  直到记者会临近结束,安倍将话题引回到识别区问题上称:“不能接受中国单方面意图改变现状的做法,希望基于日美同盟就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进行紧密合作。”

  拜登则再次重复了3日上午的表态称:“不认同改变现状的做法,在识别区问题上,美日将采取同一步调”。

  据悉,拜登本次访日的主要目的,是推动日本早日加入TPP谈判。并非日本政府期待的,围绕中国划设防空识别区作出有利于日本表态。

  安倍三大要求遭拒日本政界担忧

  据日本新闻网报道,安倍在与拜登会谈后脸色是凝重的。他在随后举行的联合记者会上,高调宣称与拜登在中国防空识别圈问题上达成共识。但是事实上,拜登拒绝了安倍提出的三项最关键的要求:

  第一、拒绝了日本政府提出的发表一份“共同声明”的要求。早在拜登抵达日本之前,日本首相官邸就放出风声,表示安倍将会在与拜登的会谈中,重点讨论中国防空识别圈的问题,并将会寻求发表一份“联合声明”。但是,拜登没有同意日本政府的这一精心安排。

  第二、拒绝了日本政府希望美国赞同日本主张的“中国必须撤回防空识别圈”的要求,最后只使用了暧昧的词汇“不能默认”来表达日美两国的“一致立场”。

  第三、拒绝了日本要求美国政府采取统一立场,阻止民间航空公司向中国政府递交飞行计划书的要求。拜登认为,从民航安全的考虑,美国政府同意航空公司向中国政府递交飞行计划书。经过双方的折衡,最终对于这一问题的表述,只停留在“不容许中国对民航客机的飞行安全构成威胁”的词句上。

  拜登与安倍的“不合拍”与日本政府对于美国的期望值相比,落差巨大。这迅速引发了日本政界的担忧,有日本政府关系人士表示:“美国只想充当中日的调解人,而不是坚定地与日本一道努力”。

  拜登欲当“和事佬” 斡旋中日、日韩关系

  日本《朝日新闻》3日刊发了对于拜登的书面专访,拜登在该专访中就中国划设识别区表示:“对识别区问题感到忧虑,希望中日之间早日建立危机管理机制,为增进互信进行新的合作很有必要”。拜登的这句话被媒体解读为显示出他这一周亚洲行的重点:当和事佬。

  对安倍关于中国识别区的激烈反应,拜登给出了“我会与中国领导人表达对这一问题的关注”这样的回应。《纽约时报》报道称,美国和日本对中国宣布在东海上空划设防空识别区的反应出现了显见的不一致,拜登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或许就是修复这种不一致。

  除了调解中日关系,对于日本和韩国这两个美国在亚洲的关键盟友,拜登也敦促两国官员付出更多努力,以改善双边关系。

  日本安倍政权与韩国朴槿惠政权在日本内阁参拜靖国神社及慰安妇问题上,日韩两国冲突频发,为解决此问题的首脑会议也迟迟未能召开,两国关系陷入近年来的最低谷。

  分析指出,美国担忧日韩关系恶化,会对推行“重返亚洲”的战略及解决朝鲜核问题构成障碍。因此,美国希望安倍政府不要采取影响与韩国之间关系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