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经典中文译本,共产党宣言

内容摘要: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纲领性文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全文的翻译随之成为宣传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迫切任务。中共中央成立翻译校阅委员会,博古作为翻译校阅委员会委员,接受了重新翻译《共产党宣言》的任务。博古译本是新中国成立前《共产党宣言》汉译本中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译本。中央编译局在不同时期对《共产党宣言》进行重新翻译,形成了1964年
9月译本、1978年译本、1995年 6月译本、2009年
12月译本。从1920年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到2009年
12月译本,《共产党宣言》译本由没有序言、没有注释到7个序言、45个注释,中国共产党人对《共产党宣言》的认识越来越准确、客观、科学。《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史,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中国发光的历史,更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真理的历史。

北伐战争时随军散发  俄国十月革命以后,马克思主义逐渐成为指引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学说。以往只言片语、零散的、不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难以满足先进分子的需要,经典著作的大量翻译与引进成为人们的现实诉求。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纲领性文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全文的翻译随之成为宣传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迫切任务。  1919年年末,陈望道受《星期评论》杂志社委托,回到故乡根据日本版《共产党宣言》进行翻译。译稿于1920年3月至4月间完成,回到上海后陈望道把译稿连同日文版、英文版材料交给李汉俊校阅。李汉俊修订后,又送给住在上海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的陈独秀再校。  但是,原本计划连载的《星期评论》因有进步倾向被当局勒令停办,于1920年6月6日停刊。由此,《共产党宣言》不得不另择出版机构。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共产党宣言》 于8月在“又新印刷所”(现位于上海市复兴中路221弄12号)得以影印。译本一经出版就受到多方关注,“到北伐战争时印得更多,随军散发”。  第一次国内革命失败后,革命理论准备的不足更加激发中国共产党人、先进知识分子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热情。1928年9月底10月初,党组织委托华岗根据1888年恩格斯校阅的英文版再次对《共产党宣言》进行翻译。  1930年左右,华岗译本的首版由上海华兴书局出版社出版。在该译本中,华岗将《共产党宣言》里的最后一句话译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与现在通行的译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十分接近。专门设立中央编译局  延安时期,中国共产党曾组织过两次对《共产党宣言》的翻译。  1938年,宣传部门为寻得更加忠实于原文的版本,委托时任陕北公学校长的成仿吾和解放日报编辑徐冰共同翻译德文版的《共产党宣言》。1938年8月,成仿吾和徐冰根据德文版最终译出新的《共产党宣言》,并附1872年、1883年、1890年的三篇德文版序言。该书由解放社出版,不仅是党员群众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基础读物,而且是日后博古、乔冠华分别用俄文和英文对其进行校译的参考译本。  上世纪40年代,为进一步满足广大干部学习马克思主义书籍的需要,中宣部决定重新翻译马列经典著作。中共中央成立翻译校阅委员会,博古作为翻译校阅委员会委员,接受了重新翻译《共产党宣言》的任务。他根据俄文版对成仿吾、徐冰译本进行了校译,并在原有三篇德文版序言的基础上,增译了一篇1882年的俄文版序言。此译本首版于1943年8月由解放社出版,新华书店发行,是党内高级干部的学习课本,至今发现的不少译本中均印有“干部必读”。博古译本是新中国成立前《共产党宣言》汉译本中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译本。  《共产党宣言》 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有着广泛的世界影响,不少外文书籍都有对其内容进行引用和分析。劳克斯和胡特合著的西方经济学名著《比较经济制度》中,为方便读者理解书中观点就附录了英文版《共产党宣言》。陈瘦石在翻译《比较经济制度》时,一并对附录进行了翻译。该译本于1945年在国统区出版,是当时国统区内唯一合法传播的译本。  此外,一些地区为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00周年,也曾进行了重新翻译。时任新华社香港分社社长乔冠华根据英文版《共产党宣言》对成仿吾、徐冰的译本进行校译,形成了新的译本,由中国出版社于1947年11月在港出版。在莫斯科,苏联组织专家学者把1848年德文版《共产党宣言》翻译成中文,并附上马克思、恩格斯所撰写的七篇序言,由外国文书籍出版局于1949年出版。该译本成为我国《马克思恩格斯文选》(第一卷,1954年)和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四卷,1958年)翻译《共产党宣言》时的重要参考。  1953年,中共中央马恩列斯著作编译局成立,我国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翻译工作进入到一个集中力量、统一领导、有计划、大规模开展的新阶段。中央编译局在不同时期对《共产党宣言》进行重新翻译,形成了1964年9月译本、1978年译本、1995年6月译本、2009年12月译本。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出版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单行本中,不仅有中央编译局这一权威机构的译本,还重新出版了个人翻译的、质量较好的译本。1978年,人民出版社就出版了成仿吾于1975年重新翻译的《共产党宣言》译本。它是唯一与中央编译局译本同时发行的《共产党宣言》译本。见证追求真理的历程  《共产党宣言》的不同译本,见证了时代变迁下中国共产党孜孜不倦追求理想、坚定信念的历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革命理想高于天。中国共产党之所以叫共产党,就是因为从成立之日起我们党就把共产主义确立为远大理想。我们党之所以能够经受一次次挫折而又一次次奋起,归根到底是因为我们党有远大理想和崇高追求。从1920年第一个中文全译本到2009年12月译本,《共产党宣言》译本由没有序言、没有注释到7个序言、45个注释,中国共产党人对《共产党宣言》的认识越来越准确、客观、科学。它在中国不断被重新翻译和诠释,反映了中国共产党对“什么是社会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的不懈探索。正是在不断探索中,中国共产党人坚定了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坚定了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伟大信念。  《共产党宣言》的不同译本,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对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认识不断精益求精、与时俱进。《共产党宣言》 发表近170年以来,世界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们的思维方式和价值观念也发生了很大改变。要科学理解这本经典著作所蕴含的马克思主义原理,在不同时期对其进行重新审视、翻译和阅读成为必然。中国共产党没有停留于1920年陈望道这一原初译本,也没有停留于“干部必读”的博古译本,更没有止步于苏联提供的百年译本,而是根据时代需求,对这部经典著作不断进行重新审视与科学翻译。不同的译本表明中国共产党在理论认识上从不因循守旧、刻舟求剑,而是勇立潮头、勇于自我革新,不断实现自我完善和自我提高,以创新的精神永葆党的生机和活力。  《共产党宣言》的翻译史,是马克思主义真理在中国发光的历史,更是中国共产党追求真理的历史。一系列中文全译本所构成的“文物”是历史的见证者,不仅影响了孙中山、毛泽东、邓小平等历史伟人,而且见证了中华民族近百年来的社会历史走向,见证了中国共产党人坚持不懈追求真理的奋斗历程。

在中国的传播与中国共产党的成立

关键词:翻译;译本;共产党宣言;中国共产党;出版;经典著作;成仿吾;恩格斯;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央编译局

阅读原文

国图“红色记忆——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五周年馆藏文献展”中展出的中文译本。新华社记者 殷刚摄

作者简介:

作者|陈红娟(我校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

【党史钩沉】

  北伐战争时随军散发

来源|解放日报

1848年1月,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完成了这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第一个纲领性文件,第一次完整、系统地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理论、基本思想。它的诞生就像一盏耀眼的明灯,照亮了世界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解放道路,为劳苦大众翻身解放提供了科学的思想武器。最早传入我国是在19世纪末,在被正式介绍到中国之前,已经用30多种语言出版了300多种版本。

  俄国十月革命以后,马克思主义逐渐成为指引中国社会发展的重要学说。以往只言片语、零散的、不系统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已经难以满足先进分子的需要,经典著作的大量翻译与引进成为人们的现实诉求。作为马克思主义理论纲领性文件之一,《共产党宣言》全文的翻译随之成为宣传和学习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迫切任务。

编辑|吴潇岚

1899年,一位名叫李提摩太的英国传教士在上海的第121、122期上发表了题为的文章,这篇文章中首次提到了马克思的名字并介绍了中的部分思想观点。1902年10月,梁启超在第18号上发表了一文,对马克思及其学说也作了简要介绍。1903年3月,上海广智书局出版了赵必振翻译的日本人福井准造所著一书,书中多次提到并称其为“一大雄篇”。1908年1月,最早刊发了上海译者民鸣根据日文版翻译的第一章中文译本。在此前后,中国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先后在等书报刊物上介绍了及其主要理论观点。由此开始,马克思主义这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开始了在中国大地的“徘徊”,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开始逐步接受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

  1919年年末,陈望道受《星期评论》杂志社委托,回到故乡根据日本版《共产党宣言》进行翻译。译稿于1920年3月至4月间完成,回到上海后陈望道把译稿连同日文版、英文版材料交给李汉俊校阅。李汉俊修订后,又送给住在上海环龙路老渔阳里2号的陈独秀再校。

当然,真正最早有意识、有目的地在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当属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派。1896年孙中山旅居伦敦时,就知道了马克思,并开始探讨社会主义理论,正像宋庆龄后来回忆的那样:那时孙中山“知道马克思和恩格斯,他也听到了关于列宁和俄国工人革命活动的消息。早在那个时候,社会主义就对他发生了吸引力,他敦促留学生研究马克思的和,并阅读了当时的社会主义书刊”。当然,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早期资产阶级革命派还不可能正确地理解马克思主义,但他们还是大量摘译了马克思主义学说,并对马克思主义学说进行了较为系统的介绍。著名资产阶级革命家朱执信、宋教仁等人就曾在上著文介绍马克思主义学说,摘译过中有关章节的内容,比如1906年1月,朱执信以笔名“蛰伸”在第2号上发表了,较为系统地介绍了马克思的生平、学说,还对进行了评述。宋教仁也在同年6月出版的第5号上,第一次向国民介绍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发展史,并摘译了的结束语。资产阶级革命派对的摘译介绍,虽然掺杂了许多曲解和误解的成分,但毕竟为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正式传播提供了条件。

  但是,原本计划连载的《星期评论》因有进步倾向被当局勒令停办,于1920年6月6日停刊。由此,《共产党宣言》不得不另择出版机构。在共产国际的帮助下,《共产党宣言》于8月在“又新印刷所”(现位于上海市复兴中路221弄12号)得以影印。译本一经出版就受到多方关注,“到北伐战争时印得更多,随军散发”。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正是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开始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

  第一次国内革命失败后,革命理论准备的不足更加激发中国共产党人、先进知识分子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热情。1928年9月底10月初,党组织委托华岗根据1888年恩格斯校阅的英文版再次对《共产党宣言》进行翻译。

1919年4月,在陈独秀主编的第16期上发表了介绍的文章。文章对的介绍虽然仍有许多不准确之处,但却突出了中有关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思想,强调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的主要任务是“增加生产的能力,愈速愈妙”。五四运动的兴起,将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大大地向前推进了一步。1919年5月出版了“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号”。在这期专号上,李大钊发表了一文,对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基本原理和的基本思想作了比较系统而简明的介绍。

www.402.com,  1930年左右,华岗译本的首版由上海华兴书局出版社出版。在该译本中,华岗将《共产党宣言》里的最后一句话译为“全世界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与现在通行的译文“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十分接近。

需要说明的是,在五四运动期间一些国民党人也由过去介绍各派社会主义学说,转为主要介绍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经济学说、阶级斗争理论以及十月革命。当时由国民党人主办的杂志、和副刊,都是当时研究、介绍马克思主义的重要阵地。

1920年2月下旬,年仅29岁的陈望道受主编人戴季陶、沈玄庐、李汉俊的委托,开始潜心研究和翻译。戴季陶早年在日本留学时曾买到一本日文版,打算译成中文。可阅读之后,他放弃了自译的打算。后来主笔邵力子向戴季陶举荐了陈望道,认为陈望道可胜任的翻译任务。于是,戴季陶向陈望道提供了日文版,陈独秀又通过李大钊从北京大学图书馆借出英文版供陈望道对照翻译。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通过克服重重困难,陈望道仅用了两个多月时间就把这部全部翻译出来了。4月下旬,陈望道兴冲冲地带着翻译好的中文译稿连同日文、英文版书稿一同交给了李汉俊,请他和陈独秀校阅译文。李汉俊、陈独秀很快校阅完毕最后经陈望道再次改定。中译本最早准备由连载发表,但没有想到译稿完成后却已被迫停刊。在这种情况下,陈独秀等人只好筹措经费由“社会主义研究社”秘密印刷了这本中译本的单行本。

www.55402.com,1920年8月,一本封面印有马克思肖像和上端印着“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的在上海正式公开出版。这本书一问世,立刻在当时的思想界引起极大的反响,广大进步知识分子竞相购买。初版时只印了1000册,出版后很快销售一空。一个月后再版,又印了1000册,仍然很快销售一空。到1926年5月,陈望道中译本的已重印达17版之多。后来,国民党把列为“禁书”不准再版。直到20世纪30年代之后,由华岗、成仿吾、博古等人翻译的不同版本的中译本才又先后问世。所有这些中译本的出版都对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进一步传播和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没有革命的理论,便没有革命的运动。中译本的出版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社会主义运动在中国兴起方面发挥了重大作用。尤其是陈望道翻译的第一本,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前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传播最早、影响最大的一本马克思主义著作,它影响和培育了无数先进分子积极投身革命,促使他们由激进的民主主义者转变成为共产主义战士,这本书的出版,为中国共产党的创立和发展奠定了坚实的思想理论基础。

正是在等马克思主义著作的影响下,催生了中国第一批共产党人。1920年8月,陈独秀、李汉俊、李达、俞秀松、陈望道等在上海正式组成了中国共产党组织,并于当年11月制定了一份的文件。虽然文字只有两千多字,但转述和阐释了的基本思想,尤其是宣告中国要建立无产阶级政党——共产党,要通过共产党组织领导劳苦大众,开展阶级斗争。第一次明确亮出了“中国共产党”的名称,表明了代表中国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新型政党已经孕育成熟并即将诞生。在全国各地的传播,极大地提高了早期共产党员及其先进知识分子的思想觉悟、政治水平和理论素养,对促成中国共产党的正式成立起到了思想引领和理论指导作用。

五四运动前后,一大批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先后从资产阶级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坚定的共产主义者,都和这部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历史文献分不开。1936年11月,毛泽东在陕北窑洞里对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讲述自己是如何成为一名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时说道:“有三本书特别深地铭刻在我的心中,建立起我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这三本书是陈望道译的,这是用中文出版的第一本马克思主义的书;考茨基著;以及柯察普著的。”周恩来、朱德、邓小平等老一辈革命家也都先后谈到过这本书对他们走向共产主义道路所发挥的重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