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早期中央机关驻守上海12年,广州近代历史旧址寻踪

内容摘要:据史料记载,从1921年 7月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到1933年
1月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被迫迁往瑞金,在近12年的时间里,除了有几次短暂的迁离,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及各级机构都设在上海。学者解读12年间,中共中央选择上海并非偶然从1921年
7月
23日,党的一大召开,直至1933年转移到江西瑞金,中共中央与上海结缘12年,其间虽有过短暂迁移,最终又回到了上海。就在中共三大召开于广州不久,党中央便决意迁回上海,中共中央局委员长陈独秀、秘书毛泽东致信共产国际说得明白:“我们决定把中央执行委员会的机关搬到上海工作,这不仅因为上海是工业最发展的中心区,而且也便于对全国工作进行指导和传达。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遗址

关键词:中国共产党;上海;机关;中共中央;中央文库;工人运动;中共三大;领导人;秘密;马克思主义

家曾住“三大”旧址对面几十步远,20年来总想,却没有真的踏过那旧屋,现在全新了。

作者简介:

插图

  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在上海,兴业路上那座青砖白缝的石库门房子,便是她诞生的地方。

中国共产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3年6月12日至20日在广州恤孤院后街31号召开。出席大会的有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蔡和森、
瞿秋白、
张太雷、张国焘等30多人(其中有表决权的19人),代表全国420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参加了会议。

  上海同时也是党诞生前的孕育之地和诞生后的早期活动中心。据史料记载,从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正式成立,到1933年1月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被迫迁往瑞金,在近12年的时间里,除了有几次短暂的迁离,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及各级机构都设在上海。在充满艰险的岁月里,许多隐蔽战线的英豪怀着坚定信念,以自 己的顽强不屈和机智勇敢,为确保党的秘密机关安全立下了不朽功勋。

这次大会的中心议题是讨论全体共产党员加入国民党,建立国共合作统一战线的问题。

  “三曾里”:中共三大后中央局机关秘密办公地

背景:
在党成立前,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在南方有一定的影响和势力,并进行着反对北洋军阀政府的革命斗争。对于这样一个政党应该采取什么样的态度,党的“一大”通过的决议认为,中国共产党应采取独立的政策维护无产阶级的利益,不同其他党派建立任何联系。“一大”后,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到广西、广东考察了国民党及当地的革命运动。马林认为,国民党是一个多阶级联盟的革命政党,在南方有着广泛的政治基础,共产党应与其联合,共同进行斗争。马林并为此向国共两党提出了联合的建议。孙中山方面表示,愿意联合共产党,但由于国民党是一个大党,共产党员必须加入国民党,实行党内联合。而共产党内的大多数同志则表示,同意支持孙中山,但反对加入国民党。党的“二大”专门对此问题进行了讨论,通过了《关于“民主的联合战线”的决议案》,决定与全国的革新党派实行党外联合。中共的“党外联合”主张,没能得到孙中山的同意。为了推动国共合作,共产党于1922年8月底,又在杭州西湖召开特别会议,专门讨论与国民党合作的方式问题。会议虽然决定在孙中山改组国民党的条件下,中共党员以个人名义加入国民党,但大多数同志对这种作法仍存疑虑,因此国共合作问题实际上没有解决。

  中国共产党成立至今,已召开过十九次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在前四次会议中,中共一大、二大和四大都在上海秘密召开。中共三大虽然是在广州召开的,但会后不久,中共中央的领导机关又迁回了上海。原香山路 (现临山路上) 上的“三曾里”,便是中共三大后中央局机关的所在地,这里是党中央高层领导商议大事的重要场所。

陈独秀主持了大会,并代表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作了工作报告。会议传达了共产国际关于国共合作的指示,分析了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和把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改造成为工、农、小资产阶级与民族资产阶级革命联盟的可能性。在讨论中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张国焘、蔡和森等人反对全体党员加入国民党,马林、陈独秀等人认为全体党员、产业工人都应参加国民党,主张“一切工作归国民党”。大会决定采取共产党员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的形式实现国共合作,同时保持共产党在政治、思想和组织上的独立性。

  这是一幢两层的房子,上海话称两楼两底,楼上楼下共八九个房间。毛泽东、杨开慧住在楼下前厢房,中共早期领导人蔡和森和妻子向警予住楼下后厢房,中共早期工人运动领袖罗章龙住楼上。为隐蔽起见,住在这里的“三家人”对外称“王姓兄弟”,向警予是“户主”,门外挂着醒目的“关捐行”招牌,以为海关进出口货的客户填写报关单作为他们的职业掩护。当时去过的人说,这三兄弟待人接物温和有礼,报关填写细心周到,只是有些腼腆,不爱多话,他们的家眷也不喜欢抛头露面。

大会选举了新的中央领导机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蔡和森、王荷波、谭平山、罗章龙、朱少连、项英9人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李汉俊、邓中夏、邓培、徐梅坤、张连光为候补委员。中央执行委员会的常设机构是中央局,由陈独秀、毛泽东、罗章龙、蔡和森、谭平山5人组成,陈独秀当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毛泽东为秘书,负责中央的日常工作。

  在“关捐行”不紧不慢的节奏中,真正的“三曾里”却是一派繁忙、朝气蓬勃的景象——住在这里的革命家们每天要阅读《申报》《新闻报》《密勒氏评论报》 等十余种中外报纸及杂志,关注全国的政治动向,同时和时常过来的陈独秀、王荷波等中国共产党早期重要的领导人聚在一起,开会、讨论、制定文件、草拟决议,为中共中央机关报《向导》撰写文章,往往连续工作、静思澄虑直到深夜。但是,所有同志都不觉得疲惫,也从不松懈。据罗章龙在《椿园载记》里回忆,经常到三曾里来的有中央执行委员王荷波。共产国际代表亦常派人来此联系工作。恽代英当时是青年团书记,中央开会他也要来列席会议。时任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长的陈独秀常来此办公,他的寓所虽在法租界渔阳里,但这里专门为他留了床位,开会晚了或有事不能回去,就在此留宿。

党的“三大”所确定的建立国共合作革命统一战线的策略,促进了第一次国共合作的实现,使共产党活动的政治舞台迅速扩大,加速了中国革命的步伐,为波澜壮阔的第一次大革命作了准备。

  这个隐蔽的中央局机关持续约一年两个月时间。1923年9月到1924年上半年,从这里发出的中央通告和文件数量多,涉及内容广,为指导国共合作及发展共产党的革命力量作出了重要贡献。

党的三大结束的当天,代表们来到黄花岗烈士墓前,在瞿秋白同志的指挥下高唱国际歌。中国共产党第三次代表大会,就在雄壮有力的国际歌声中闭幕了

  1932年日军入侵上海时,三曾里不幸被炸毁,但中共三大后中央局机关燃起的星火之光却长久不灭。

中共“三大”会址位于广州东山恤孤院31号,会址的房屋临街而建,四周是空地,为会议期间临时租用。会址原为1幢两层高、每层2间相连通的普通房屋,为人字瓦顶的砖木结构,是设有骑楼的典型旧式广州民居形式。但房屋在抗日战争时期被日军飞机炸毁。“三大”主会场旧址如今是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仅存遗址。解放后,有关部门在遗址处建造了砖木结构平房,后来被用作摩托车维修店、印刷厂和字画店。

会址复建:一波三折搁置26年

1972年1月17日,广州市纪念馆博物馆革命委员会向市革委作了《关于复原“中共三大”旧址的初步设想和调查方案的请示报告》并上报中央。中央对此事非常重视,7月,周恩来批准调查组到中央档案馆查找“中共三大”资料。同年12月,广州纪念馆博物馆革委会向市委作了《关于复原中共三大会址的请示报告》。1974年1月5日,广东省革委会向国务院文化组提出,“拟按照恢复原状,以存其真原则复原当年三大原貌”,但此时文革动乱尚未结束,中共中央无暇关注此事,未批复。因此,会址复原问题被搁置下来,直到2000年会址问题重新提上议事日程。

2000年7月市文化局向市发展计划委员会报送《关于“中共三大”旧址纪念馆项目建设建议书》。
之后“三大”旧址复建所涉及的不少居民楼和一所幼儿园都被拆除。最后,广州市政府拟定斥资4900万元,复建“三大”会址,包括在原址复建“三大”主会场旧址;修缮春园、逵园及简园;新建用于文物和历史资料展览的“三大”陈列馆等,建筑面积达4200平方米。这一工程已被列为“广州21个文化项目”。

【】全总旧址:中华全国总工会简称“全总”。该组织成立于1925年5月1日。其时第二次全国劳动大会在穗召开。大会通过了政治斗争、经济斗争、工农联合等30多个决议案。新成立的中华全国总工会,由林伟民、刘少奇任正、副委员长。“全总”是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共领导的全国工人运动的中枢。在发展壮大工会组织、领导工人运动、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和北伐战争中,都起到重大的作用。“全总”先后在文明路、越秀南路办公,1927年2月迁往汉口,越秀南路处改为“全总”驻广州办事处。今天,这里已辟为“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纪念馆”,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所有照片均为本人现场拍照(极个别为引用,如上述黑白图片),资料由网上查找并整理

对不起,这儿不让传了,请上

2008年12月17日星期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