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两县赵子龙故里之争发人深思,正定官媒发社论抨击临城

图片 2

图片 1

图片 2

名人故里之争,其背后实质更多体现为区域间经济发展的竞争,只不过争夺对象为具有不菲商业开发价值的名人故里,开发路径主要是围绕文化产业发展的旅游开发。基于此,与其它产业发展类似,在围绕名人故里的区域旅游开发中,名人故里被当作“概念股”,业绩尚未明确、炒作提前大举的事情也多有发生。

 

5月4日,“五一”小长假刚过,由河北省文化厅召集的协调会就急匆匆地召开了。

爆发于河北省临城县和正定县之间,围绕三国名将赵云故里的争夺战,就属于“争的是赵云,玩的是概念”。

   
5月4日,“五一”小长假刚过,由河北省文化厅召集的协调会就急匆匆地召开了。

出席此次会议的正定县文物旅游局赵云庙管理处主任孙新华事后告诉记者,这次“特别”会议正是试图平息正定、临城两地愈演愈烈的赵云故里之争。

没有核心设施的“赵云故里”

    出席此次会议的正定县文物旅游局赵云庙管理处主任孙新华事后告诉记者,这次“特别”会议正是试图平息正定、临城两地愈演愈烈的赵云故里之争。

2009年,河北省正定、临城两地打响了赵云故里争夺战。而今年以来,随着媒体关注,两地间为此展开的争夺也日益升级。

2009年6月8日,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公布,“临城赵云故里传说”名列其中。

    2009年,河北省正定、临城两地打响了赵云故里争夺战。而今年以来,随着媒体关注,两地间为此展开的争夺也日益升级。

在同一间会议室内召开的协调会,双方却没有“交集”:主办方将临城安排在上午,正定安排在下午。

6月15日,临城县政府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正式启动“赵云文化广场建设”。

    在同一间会议室内召开的协调会,双方却没有“交集”:主办方将临城安排在上午,正定安排在下午。

“从上至下,双方涉及的政府有关方面可谓应到尽到。“孙新华介绍说。

7月5日,临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小平对媒体表示,“赵云确系河北临城县澄底人”,所以,临城是赵云的故乡。

    “从上至下,双方涉及的政府有关方面可谓应到尽到。“孙新华介绍说。

下午的会议一开始,河北省文化厅副厅长彭卫国就向正定方面通报了上午临城方面协调会的相关内容。

王部长此言一出,却极大激怒了河北省的另一个县——石家庄市正定县。

    下午的会议一开始,河北省文化厅副厅长彭卫国就向正定方面通报了上午临城方面协调会的相关内容。

“文化厅要求临城方面停止滥用‘非遗’(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进行宣传,否则今后邢台方面一切申报省级非遗的项目,文化厅都不再审批。”孙新华说。

正定县多年来一直自封“赵云故里”。该县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张国清回应说,正定绝对不会放弃“赵云故里”,所谓“撼山易,撼赵云故里难!”。随后的9月4日,正定县委县政府官方媒体《正定风采》刊发一篇言辞激烈的社论称,临城县“堵门骂阵、欺人太甚,触犯了‘赵云故里’这道不可逾越的底线!如果有大量史志依据的这张石家庄城市名片,因为屈从而旁落,或者因为‘那仅是传说’的欺人之谈而自觉自欺、掩耳盗铃,那么这一代人将愧对祖先、无颜当代、祸及后人。”

    “文化厅要求临城方面停止滥用‘非遗’进行宣传,否则今后邢台方面一切申报省级非遗的项目,文化厅都不再审批。”孙新华说。

而对于文化厅要求正定方面围绕赵云故里展开的争夺战彻底“熄火”,正定方面表示,“要想‘熄火’,先给临城县‘非遗’摘牌,不摘牌绝不罢休。”文化厅方面表示,可考虑去掉“非遗名录”中,“临城赵云故里传说”中的“故里”,但正定方面坚持必须“摘牌”。

“赵云故里”争夺战由此爆发。两地政府的激烈对抗迅速轰动全国,并引起了港台地区和东南亚的广泛关注,临城县和正定县这两个原本默默无闻的县城,一夜之间叫响海内外。

    而对于文化厅要求正定方面围绕赵云故里展开的争夺战彻底“熄火”,正定方面表示,“要想‘熄火’,先给临城县‘非遗’摘牌,不摘牌绝不罢休。”文化厅方面表示,可考虑去掉“非遗名录”中,“临城赵云故里传说”中的“故里”,但正定方面坚持必须“摘牌”。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会议不欢而散。

而当两地争夺“赵云故里”激战正酣之际,人们发现,无论是临城县还是多年大打“赵云故里”的正定县,都没有“名人故里”最具核心价值的文化设施——名人故居。

    由于双方各执一词,最终会议不欢而散。

5月6日,正定县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张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颇为无奈地表示:无论临城的“非遗”是否摘牌,其实临城都已是这次赵云故里之争的最大赢家!

都自诩“赵云故里”,却都没有核心的文化设施,巨大的反差让临城和正定两县都遭遇尴尬:一个有空手套白狼之嫌,另一个则空口无凭很多年。于是,两地纷纷临时抱佛脚,以超常规方式,迅速打造“赵云故居”“赵云墓”等核心文化设施。

    5月6日,正定县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张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颇为无奈地表示:无论临城的“非遗”是否摘牌,其实临城都已是这次赵云故里之争的最大赢家!

天津市历史学会理事、青年学者裴钰认为,名人故里属于文化旅游业,而文化旅游业又是文化产业的组成部分之一,因而“故里经济”是文化产业中一个的重要缩影和典型案例。“故里经济”作为文化竞争,体现的是旅游营销策略,并不建议仅仅从学术角度作简单的、有倾向性的评判。

2010年起,临城县启动“赵云文化主题公园”项目,力争用3-5年,在临城县澄底村西,以赵云墓为中心,建设包括赵云故居、赵云故里牌坊、碑亭、塑像、家庙、洗马池、陵园等建筑,占地800亩,总投资7000万元以上。

    天津市历史学会理事、青年学者裴钰认为,名人故里属于文化旅游业,而文化旅游业又是文化产业的组成部分之一,因而“故里经济”是文化产业中一个的重要缩影和典型案例。“故里经济”作为文化竞争,体现的是旅游营销策略,并不建议仅仅从学术角度作简单的、有倾向性的评判。

同时也有专家指出,从发展文化旅游业、旅游营销策略来讲,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临城在与河北省经济强县正定的这次博弈中,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2010年3月,正定启动“赵云故居”项目,将于4月26日,破土动工,地点在正定县南门里,占地大约30亩。2010年4月,河北正定高调举办“赵云故里”公祭大典。

    同时也有专家指出,从发展文化旅游业、旅游营销策略来讲,作为国家级贫困县的临城在与河北省经济强县正定的这次博弈中,确有可圈可点之处。

赵云故里之争“杀”出第三方

至此,两地“赵云故里”的核心文化设施才算开工上马,名正言顺地当上了“赵云故里”的候选之地。

    赵云故里之争“杀”出第三方

关于正定、临城赵云故里之争,采访中曾有学者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人考证,赵云故里并非如今的正定,也不在临城,而是在与正定县城隔滹沱河相望的石家庄市东古城村。

经济回报尚未明了的争夺

    关于正定、临城赵云故里之争,采访中曾有学者告诉记者,其实早在上世纪80年代就有人考证,赵云故里并非如今的正定,也不在临城,而是在与正定县城隔滹沱河相望的石家庄市东古城村。

据《三国志》记载,赵云为常山真定人。而据有关专家考证,三国时期真定县治所位于如今石家庄市东古城村的东垣古城。“而如今的正定县城当时为‘安乐垒’,属九门县管辖,《魏书·地理志》中有相关记载。到了唐朝初年,真定县治所才由东垣古城迁至安乐垒。”这位学者对记者表示。

而到此时,人们也恍然大悟,近年来,正定县和临城县是把“赵云故里”搞成了“期货交易”,标的物是“赵云”。对此,两地都是“先卖后买”,以小搏大,先行开展城市宣传。而两地政府间的骂战虽然表面激烈,但实质是“苦肉计”,由此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从而使两地城市品牌获得快速提升。

    据《三国志》记载,赵云为常山真定人。而据有关专家考证,三国时期真定县治所位于如今石家庄市东古城村的东垣古城。“而如今的正定县城当时为‘安乐垒’,属九门县管辖,《魏书·地理志》中有相关记载。到了唐朝初年,真定县治所才由东垣古城迁至安乐垒。”这位学者对记者表示。

“此次赵云故里之争,除了民间研究会外,专家和学者鲜有直接参与争论的。”石家庄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梁勇注意到,近期在全国频发的一系列“名人故里”之争中,学界保持冷静,而地方政府表现却颇为“高调”。“赵云故里之争也不例外。”他补充说。

之所以这样做,对两地来讲都有几分无奈。临城多年来苦于没有一张城市的文化名片,该县旅游资源丰富,崆山白云洞、天台山、歧山湖、小天池、宋代普利寺塔、唐代邢窑遗址。旅游产业初具规模,项目投资也很大,但是,一直缺乏自己的城市名片和旅游品牌,严重制约了当地旅游业的大发展。

    “此次赵云故里之争,除了民间研究会外,专家和学者鲜有直接参与争论的。”石家庄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梁勇注意到,近期在全国频发的一系列“名人故里”之争中,学界保持冷静,而地方政府表现却颇为“高调”。“赵云故里之争也不例外。”他补充说。

2009年6月8日,“临城赵云故里传说”入选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周后的6月15日,河北省临城县政府就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正式启动“赵云文化广场建设”。

产业发展需求压倒一切。在临城县“十一五”规划中规定,“通过打造国家级旅游知名品牌,推动旅游业实现大跨越。”而且,自2007年4月起,临城动员力量开始搜集民间的赵云传说,包括赵云出生地、少年成长经历等内容,还先后组织考察团奔赴成都、重庆及石家庄进行考证。潜心考察多年,终于找到了“赵云故里”这张金字招牌,所以,2009年申报成功河北省级非遗项目“赵云故里传说”,就乘势而上,公开与正定争夺“赵云故里”。

    2009年6月8日,“临城赵云故里传说”入选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周后的6月15日,河北省临城县政府就在其《政府工作报告》中称,正式启动“赵云文化广场建设”。

随后在7月5日,临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小平则对媒体表示:“赵云确系河北临城县澄底村人!”

在正定县,和赵云故里相关的城建项目却很多,包括:“子龙广场”,是城市中心文化广场,占地18亩,总投资850万元;城市中心区的赵子龙塑像;以赵云命名的街道和学校,如常山路、常胜街、赵云路、常胜胡同、子龙中学、子龙小学等;子龙大桥,河北省重点项目,2009年9月26日竣工通车,全长1970米,总投资2。38亿;“赵子龙大酒店”,五星级,28层。但这都算不上核心文化设施。

    随后在7月5日,临城县委常委、宣传部长王小平则对媒体表示:“赵云确系河北临城县澄底村人!”

为此,9月4日,正定官方媒体《正定风采》刊发了措辞激烈的社论还以颜色,称临城县“堵门骂阵、欺人太甚,触犯了‘赵云故里’这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为此,9月4日,正定官方媒体《正定风采》刊发了措辞激烈的社论还以颜色,称临城县“堵门骂阵、欺人太甚,触犯了‘赵云故里’这道不可逾越的底线”。

今年3月18日,石家庄市领导又专程作出批示:正定县“赵云故里文章要做足,该申报申报,该建就建。赵云文化是正定的名片”。

    今年3月18日,石家庄市领导又专程作出批示:正定县“赵云故里文章要做足,该申报申报,该建就建。赵云文化是正定的名片”。

为此有专家指出,每次地方政府的高调表态都使争夺战不断升级,同时也引发了更多关注。

    为此有专家指出,每次地方政府的高调表态都使争夺战不断升级,同时也引发了更多关注。

“说到底,类似的名人故里之争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术之争,而是一种‘秀’”。梁勇评论说。

    “说到底,类似的名人故里之争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学术之争,而是一种‘秀’”。梁勇评论说。

早在几年前,梁勇就专门在博客中撰文,对有“中国名人故里第一争”的曹雪芹故里之争发表自己的看法。

在梁勇看来,各地争论的不是曹雪芹的故里,而是曹家若干代祖宗,包括曹寅、曹寅的祖父、曹寅几十代以前祖宗的故里、居住地或者原籍,从这个角度讲,每地都有每地的道理。

为此他在博文中分析说:“河北灵寿坚持说,因为曹雪芹的远祖是北宋大将曹彬,因此,灵寿是曹雪芹故乡。河北丰润坚持说,因为曹寅的祖籍是丰润,所以丰润是曹雪芹的故里……后来,又有铁岭人也拿出证据,论证曹雪芹故乡在铁岭。可是,北京正白旗的档案里,有曹雪芹祖父的祖父加入正白旗为包衣的记载。曹家从曹雪芹六世祖起就入旗到了北京。”

而裴钰在研究中更注意到,故里之争所涉及的各地政府都已将故里建设纳入当地的规划之中,将其作为一个由政府主导的项目去发展。

评委承认,临城申遗措辞是“动了脑子的”

面对各地似乎扑朔迷离的“名人故里”之争,当代文化学者、文化产业专家方伟认为,由于从国家层面不可能调动公共专家资源专门辨别这些名人故里的真伪,即使这样做,得出结论也需时日,“正是在这管与难以管之间,地方政府有了大量施展作用的空间。”

记者采访时发现,从官方到民间,正定方面都反复向记者强调,他们是在“捍卫”赵云故里,而临城是在“抢夺”。

对此,有专家指出,在这场争夺战中,相对于正定的被动应战,临城的表现的确“积极主动”,而更有人将临城的表现作为“文化产业营销策划的成功案例”。

其实早在2005年4月,随着在临城古鲁营村一口枯井内发现一块赵云故里碑,临城就悄然开始为这场争夺战做准备。

5月5日,记者在临城县旅游局的仓库中看到了这块躺倒在地的赵云故里碑。这块刻有“汉顺平侯赵云故里”几个大字的石碑,在大字左右分别刻有一行小字,分别是“光绪戊戌孟冬正定镇总兵蓝斯明立石”、“盐运使衔四川重庆府知府吴震敬镌”。

据临城县旅游局副局长张志忠介绍,随着这块石碑的出土,流传于当地的关于赵云的传说也引起了该县政府有关部门的重视。

——2006年,临城县成立了由时任副县长路焕京为首的“赵云故里”文化小组,着手挖掘整理当地关于赵云的传说和史料。

——2007年4月,临城成功申报邢台市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同年9月,中国民俗学会有关专家受邀前往临城调研赵云文化。

——2008年12月,“临城杯”河北师范大学动漫设计大赛举行,这次比赛的主题是赵云故里文化。

——2009年春,该县将“赵云故里传说”向河北省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

中国民协副主席、河北省民协主席郑一民在评审河北省第三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时,担任由二十多位专家组成的评委会的副主任。

他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评审时就有人对临城申请“赵云故里传说”一事提出异议,但讨论中大家认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不是史料,同时临城申请的不是“故里”,而是“故里传说”。“故里传说”不具有唯一性,因而这个项目“最终一致通过”。

但郑一民也承认,临城申报“赵云故里传说”,措辞时也是“动了脑子的”。

在正定县文物旅游局副局长张星看来,临城此次申报“传说”是假,求“故里”之名是真,申遗只是赵云故里争夺战的一个步骤。

“眼球效应为临城省了几千万的广告费”

而“申遗”之后,临城也的确更加自信地亮出了“赵云故里”的名片,一场巨大的宣传攻势随之展开。

“如今到临城,在公路边能看到‘赵云故乡,水墨乡居’的广告牌,手机也会收到‘赵云故里欢迎您’的群发短信。”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副秘书长武威振说。

2010年伊始,由临城县组织编著的《关于赵云故里》一书也出版面市。临城县委书记宋向党还亲自为该书作序。

“书名初定为《关于赵云故里传说》,但最终定名为《关于赵云故里》。”该书主编、县农业局退休干部侯风春介绍说,书出版后,曾被该县领导作为给各地临城籍同乡的礼品书分送。

而记者注意到,发表在邢台市当地媒体一篇较早引起关注的报道临城、正定赵云故里之争的新闻——《临城、正定“对对碰”》,作者之一是临城县委宣传部的工作人员。

临城强大宣传攻势引发的媒体关注,导致了该县“史上最大规模的新闻采访”,该县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颇有应接不暇之感。

“我那天看央视报道正定、临城赵云故里之争的新闻,我觉得临城人太聪明了。”5月6日,作为正定县主管文物旅游的官员,张星向记者感叹,“临城几乎借着这个电视新闻,把自己的旅游资源介绍了个遍”。他苦笑着说,“就是我们现在采访,也绕不开临城,还得挂着它讲。”

“随着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的发展,信息逐步控制和主导着社会发展,所以信息的集聚和凸显就能形成经济利益和社会发展的高地,引发注意力经济、眼球经济。”方伟认为,在各地名人故里争夺战中,率先发力打造强有力信息点的一方,往往会占据这一“高地”,“赢在起跑线上”。

在当代文化学者、文化产业专家方伟看来,正定的无奈并非个案。

“信息的相向关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方伟解释说,信息的流动和水不同,不是向低处流动,而是向高处流动。因此,信息越有制高点,就越有涵盖力,统帅力。“没有强有力的信息点把信息从争夺者中转移到自己一方,怎么炒作也只能是补贴对方。”

曾有临城官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场赵云故里之争权当是打广告。”有专家表示:“这样的眼球效应为临城省了几千万元的广告费。”

故里之争引发眼球效应

2009年初,张星意外地收到了一份发自厦门一家之前从未有过任何交往的服务机构的传真。

在这份传真中,这家服务机构声称,近日收到了临城县个人注册网络知识产权中文域名“赵云故里”的申请。“经审核,被申请的网络知识产权名称涉及三国时期蜀汉五虎将之一——赵云名称,且赵云是常山真定人。贵单位作为当地政府主管单位,享有该网络知识产权的第一知情权及优先注册权。”

为此这家服务机构表示,如正定决定申请注册该网络知识产权中文域名,希望获得该网络知识产权中文域名的唯一使用权,那么在交纳注册费用后,服务机构负责帮助注册。

“这封传真只是一个开始。”随之,张星和他的同事不断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传真、电话,“有陕西、山东、北京、福建……”张星掰着手指头告诉记者,这些公司、机构纷纷表示,收费后,可帮助打理涉及赵云故里的各种事务。

而在北京一家知识产权代理所发来的另一份《关于“赵云故里”商标被抢注问题的法律建议》上,记者看到,这家公司除了告知“正定县文物局办公室彭先生”,陕西省绥德县有人申请在第43号商品上的“赵云”商标,已被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初步审定外,同时表示,他们可以帮助尽快搜集相关证据材料,提出商标异议申请,阻止该申请人的不当注册申请。当然这也不是免费的。

张星至今也没搞清楚,这十几家公司是如何得知他和同事的姓名以及联系方式的,但正是通过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传真和电话,张星从一个侧面真切地感受到了赵云故里之争引发的“眼球经济”的“热度”。

赵云故里搞成了“期货交易”

借着赵云故里之争这把“火”,临城县现有最大招商项目——赵云主题公园已进入了实质性招商阶段。这个规划面积占地400亩的主题公园将筹建赵云故居、赵云故里牌坊等建筑,并且设计了长坂坡、八卦阵、三国军营区等一系列主题景观,整个主题公园招商规模将近1亿元。

而正定方面,则在4月1日,河北省赵子龙文化研究会与中华赵族恳亲协会共同签署了《赵云故居遗址认定书》,双方公开确定赵云故居遗址的具体位置为“正定县南门里广惠西路以北,与华塔隔路相望”。在4月28日,出席第13届赵子龙文化节开幕的正定县长米志奇则正式宣布启动“赵云故居”的筹建工程。

裴钰认为,正是故里之争,使得两地纷纷临时抱佛脚,以超常规方式,迅速打造“赵云故居”、“赵云墓”等核心文化设施。之前,正定、临城两地均没有“名人故里”最具核心价值的文化设施——名人故居。

2003年,曾有公司想在正定赵云庙基础上,投资一个1亿多元的文化旅游项目,兴建赵云祠、主题公园、校武场、子龙武术学校等。项目规划图已做好,但由于批地等原因,而最终泡汤。

记者了解到,在正定县,和赵云故里相关的城建项目很多,包括:占地18亩、总投资850万元的“子龙广场”;城市中心区的赵子龙塑像;全长1970米、总投资2.38亿的河北省重点项目子龙大桥;五星级、28层的“赵子龙大酒店”;以赵云命名的街道和学校,如常山路、常胜街、赵云路、常胜胡同、子龙中学、子龙小学等。

但裴钰认为,城建项目算不上核心文化设施。

“发展文化旅游,首先要充分挖掘文化的核心价值,然后开展项目,接下来才是品牌包装。”在裴钰看来,正定、临城的赵云故里之争,由于双方都没有核心文化设施,就先行开展城市宣传,真可谓把赵云故里搞成了“期货交易”,而标的物是“赵云”。

“赵云故里对双方现在还只是一个‘概念’,纵然两地争夺得热热闹闹,但能够给当地带来的经济回报尚未明了。”裴钰评论说。

故里效应如何与实体经济对接

5月9日,方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醒各地,在名人故里之争引发了眼球效应后,各地官员更需要冷静下来考虑,“热炒”之后如何与当地实体经济、文化产业实现对接。

有评论认为,临城其实不仅仅满足于过“眼瘾”。

记者了解到,在赵云主题公园招商后,该县希望借助此次故里之争形成的关注度实现地方经济转型。

多年来,临城县形成了板材、水泥、炼焦和造船钢四大支柱产业,而它们均为高能耗、高污染产业。

传说为赵云出生地的澄底村正是该县产业面临困局的一个缩影。这个全县最早普及电视、电话的村庄,由于村里的矿产资源已开采殆尽,小矿产被政府禁止,同时地表也因开矿被严重破坏,发展受阻。

为此,早在2008年该县就提出产业转型,旅游业便被当地确立为支柱产业。

石家庄社科院研究员梁勇告诉记者,临城县虽属邢台市,但距离石家庄市区不到两个小时车程,“该县具有发展旅游业一流的资源,但身为国家级贫困县的临城,却由于资金实力不足、开发水平有限,而难有作为。”

记者了解到,不仅仅是贫困县临城,我国旅游等文化产业的发展,长期受到融资瓶颈的困扰,为此不久前,9部委还专门出台了《关于金融支持文化产业振兴和发展繁荣的指导意见》。

方伟告诉记者,借助故里之争形成了信息高地,资金和人才都会自动向这一高地聚拢。

临城也试图借助赵云故里之争,破解发展旅游业的资金瓶颈,以赵云主题公园为龙头,带动歧山湖开发、癏河治理,旅游业全面发力。据了解,目前已有民营资本与临城方面接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