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周南疆

诸葛亮平南之战,通过《三国演义》的精彩描绘和广为传播,使得“七擒孟获”的故事家喻户晓,由此不少读者产生了这样的错觉:平南之战平的就是孟获,诸葛亮北归后,孟获成为蜀汉南方第一人。那么,历史真相是什么呢?根据《三国志》和其他相关史料记载,在整个平南之战中,“七擒孟获”仅仅是战争后期的一个小插曲,真正成为蜀汉南疆“钢铁长城”者是此战的大功臣李恢。

目光远大,平步青云。李恢早年属于刘璋的部下,在贵州的一个小地方当督邮。公元213年,他在去成都述职途中,听说刘备即将开始进攻刘璋,李恢认为刘璋必败,于是在绵竹投靠了刘备。第二年,又顺利说服马超来降,从此受到刘备的信任和赏识,做了庲降都督,使持节领交州剌史,住扎在平夷县。辖区包括今天的两广、贵州和越南北部地区。也就是说,刘备在世时,李恢就已经是蜀汉南方第一重臣了。

公元223年,刘备因夷陵之战的失败,在永安病逝。同年夏天,益州郡统帅雍闿听到刘备逝世的消息,心生叛意。不久,雍闿杀死太守正昂,缚走继任太守张裔到东吴,正式与蜀汉决裂。越巂酋长高定、牂柯郡太守朱褒随即响应,三人成掎角之势,蜀汉南方一时岌岌可危。在北有曹魏大兵压境、东有孙权荆州军威胁,南有三郡叛乱的困难形势下,诸葛亮采取了“北抗曹魏、东和孙权”的战略,于同年10月派邓芝到东吴进行修好,取得了外交上的成功。公元225年春,蜀汉军队休整、补充完毕,诸葛亮亲自挂帅,踏上南征之旅。

备受重用,军功卓着。诸葛亮南征,共有三路大军。西路军由诸葛亮自己率领攻击越巂的高定,之后进击益州郡。东路军由门下督马忠率领,其战役目标为直取最东面的牂柯郡朱褒。而李恢率领的中路军最为关键,是一支奇兵,由平夷县翻山越岭、长途奔袭迂回到益州郡,以期实现与诸葛亮的胜利会师,对雍闿叛军形成最后的战略合围。

李恢军在攻入益州郡一带时,雍闿已被高定部将所杀,孟获做了实际上的首领。孟获,是益州郡当地彝族土人中的豪强,为各部族首领所信服。雍闿等人谋反,为壮大实力,乃出重金收买孟获,让他煽动各部族一起对抗蜀汉。由于叛军之间发生内讧,雍闿被杀,群龙无首,孟获毫无悬念地当了老大。

这里要交待一下孟获这个人的背景。关于孟获其人,学界一直是有争议的,民国时云南地方史志专家张华烂先生作《孟获辩》称孟获是“无是公”,他认为孟获是虚构的人物:“陈寿志于南中叛党雍闿、高定之徒,大书特书,果有汉夷共服之孟获,安得略而不载?其人身被七擒,而其名即为‘获’,天下安有如此凑巧之事?”但是,明朝学者黄承宗则认为:“虽然孟获的生卒时间无法考证,但孟获是实有其人的”。根据赵炎对汉代“孟孝琚碑”的考证,汉代孟姓在历史上是南中最着名的两个大姓之一,而孟获的籍贯和家世,多与南中大姓有关,黄承宗的说法值得相信,《资治通鉴》也从历史的角度给予了肯定。

于是,本该发生在李恢和雍闿之间的战斗,变成了李恢和孟获的遭遇战:历史上有名的“昆明保卫战”。李恢属于孤军深入,孟获迅速集结各部落军队,把李恢的部队包围在昆明一带。当时李恢的部队只有孟获的三分之一,又没有诸葛亮军的消息,于是李恢利用欺骗手段麻痹孟获:“官军的粮食吃完了,打算撤退。我们中间有些人久离家乡,如今得到机会回来,不想再返回北方,想与你们共同谋划大事,所以才坦诚相告。”孟获相信了他的话,所以放松了守备。李恢乘机出击,一举击溃孟获蛮军,追赶残部南至盘江、东到牂牁,终与诸葛亮胜利会师。

平南之战即将结束的时候,诸葛亮才想起参军马谡提出的“攻心为上”的计策,于是,开始关注孟获其人。《资治通鉴,卷七十》记载:“孟获收闿馀众以拒亮。获素为夷、汉所服,亮募生致之,既得,使观于营陈之间,问曰:‘此军何如?’获曰:‘向者不知虚实,故败。今蒙赐观营陈,若只如此,即定易胜耳。’亮笑,纵使更战。七枞七禽而亮犹遣获,获止不去,曰:‘公,天威也,南人不复反矣!’”《三国演义》中的“七擒孟获”故事的来源大概就是于此。

治理南疆,国之干城。整个平南之战,李恢军功最大,蜀汉朝廷乃封李恢为“汉兴亭侯”。建兴三年秋初,改益州郡为建宁郡,以李恢为太守,加安汉将军,领交州刺史,移郡治到味县。李恢统辖南中七郡,又直接掌握南中的中心地区建宁郡。诸葛亮把治理南中的重任都交给李恢以后,才于是年冬回师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