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无义战,的典故出处和主人公是谁

图片 1

导读:公元前638年,春秋时期的宋国与楚国作战,宋襄公命令军队早早的做好准备严阵以待,而此时楚军正在抢渡泓水,司马子鱼对宋襄公说,敌众我寡,趁敌人未全部渡河,请你下令进攻他们。宋襄公说,不行。楚军渡过泓水,还未列队成阵时,子鱼又说,趁他们立足未稳赶快攻击。宋襄公还是不许。等到楚军完全渡过河作了充分的准备后,宋襄公才下令开打,结果宋军被楚军打的大败,宋襄公的卫队全部被歼,自己差点成了俘虏,大腿和屁股受了伤仓惶而逃。

导读:公元前638年,
时期的宋国与楚国作战,宋襄公命令军队早早的做好准备严阵以待,而此时楚军正在抢渡泓水,司马子鱼对宋襄公说,敌众我寡,趁敌人未全部渡河,请你下令进攻他们。宋襄公说,不行。楚军渡过泓水,还未列队成阵时,子鱼又说,趁他们立足未稳赶快攻击。宋襄公还是不许。等到楚军完全渡过河作了充分的准备后,宋襄公才下令开打,结果宋军被楚军打的大败,宋襄公的卫队全部被歼,自己差点成了俘虏,大腿和屁股受了伤仓惶而逃。
战争过后,宋国人觉得襄公可笑并将过错归咎于他,襄公却振振有词的说,君子是不会杀害已经负伤的敌人,也不会俘虏年老的敌人,古代打仗,不以险要的地势为凭借,我虽然是亡国的商朝后裔,但我是仁义之师要等待双方击鼓鸣金时才能进攻。不久宋襄公因受伤严重不治身亡。宋襄公之死非但没有令宋国人吸取血的教训,反而这样迂腐的事还在发生。《左传》鲁宣公二年春天,郑国公子归生受楚国指使率兵攻打宋国,大败宋国军队,俘虏了宋国大臣华元、乐吕,缴获宋国甲车460辆、士兵250人,其中100人被割掉左耳。战斗中,宋国大夫狂狡与郑国一个士兵遭遇,士兵失足跌入井中,狂狡倒拿着戟让士兵抓住把手把他救了出来,可出乎意料的是,郑国士兵获救后反把狂狡擒获,这一仗再一次让宋国的仁义成为诸侯的谈资而被贻笑大方。
不过宋襄公死后十年,晋国与楚国发生了一场情形相同的战争,晋国的阳处父运用智慧获得了胜利,不仅使楚国颜面尽失,还假借敌人之手除掉了竞争对手。当时楚军侵犯陈国、蔡国,拿下两国使之成为楚国的附庸,然后进攻郑国,郑国向晋国求救,晋国派阳处父攻打蔡国,以此来引诱楚国回兵救蔡,从而解除郑国之围。晋与楚隔水相持,此时如果谁先渡河谁就会首先惨败,阳处父看到目的已达到,同时又因粮草缺乏,准备撤军,但又恐被人耻笑,于是心生一计,派人对楚军统帅子上说,你如果想打,我就退后一舍,等你渡河后我们列阵而战,如果我先渡河,那么你就退后一舍,这样耗著劳民伤财对谁都不好。子上准备渡河,大孙伯说,晋国人不能轻信,万一我们渡过一半的时候遭到他们伏击,后悔都来不及,不如我们退后一舍让他们先渡河。子上同意,于是后退。阳处父看到楚军后退就命令士兵放开嗓门高声叫嚷说,楚军逃跑了。随后班师,楚军也撤军回去了。但阳处父并没有善罢甘休,散布谣言说,子上是受了晋国的贿赂才撤军的,楚国太子本来与子上有隙,所以将此事向楚王禀报,结果将子上斩首。
有人说,宋襄公是仁义的君子,他对待下属很好,所以大臣和军队都愿意为他卖命,晋文公逃难时在曹国受了侮辱,来到宋国却得到仁义道德的宋襄公的盛情款待和资助,正因为此,当宋国遭到楚国的攻打之时,晋国出兵救宋,打得楚国几年不敢正视中原。更多的人认为,宋襄公是愚蠢的君子,仁义的过于迂腐,所以葬送了霸主地位,而且成为历史的笑柄。不仅如此,宋襄公还因此葬送了性命。楚国并未因宋襄公是一个仁义之君而放弃称霸中原,阳处父也未因狡诈而遗臭万年,孟子说过,
无义战。这句话在上述战争中确实得到了充分的印证。

原指在敌人尚未排成战斗行列、作好战斗准备时,不向他们发动进攻。后以讽刺死守教条、错失战机的愚蠢行为。

战争过后,宋国人觉得襄公可笑并将过错归咎于他,襄公却振振有词的说,君子是不会杀害已经负伤的敌人,也不会俘虏年老的敌人,古代打仗,不以险要的地势为凭借,我虽然是亡国的商朝后裔,但我是仁义之师要等待双方击鼓鸣金时才能进攻。不久宋襄公因受伤严重不治身亡。宋襄公之死非但没有令宋国人吸取血的教训,反而这样迂腐的事还在发生。《左传》鲁宣公二年春天,郑国公子归生受楚国指使率兵攻打宋国,大败宋国军队,俘虏了宋国大臣华元、乐吕,缴获宋国甲车460辆、士兵250人,其中100人被割掉左耳。战斗中,宋国大夫狂狡与郑国一个士兵遭遇,士兵失足跌入井中,狂狡倒拿着戟让士兵抓住把手把他救了出来,可出乎意料的是,郑国士兵获救后反把狂狡擒获,这一仗再一次让宋国的仁义成为诸侯的谈资而被贻笑大方。

春秋·左丘明《左传·僖公二十二年》。

图片 1

春秋时宋国国君宋襄公,名叫兹父,公元前650~前637年在位。一向以仁义标榜自己。

当时宋国还比较弱小,但宋襄公野心不小,在五霸之一、盟主齐桓公死后,他竟想取代楚国当盟主,因为宋国实力有限,加之襄公死守“仁义”的姿态,结果在强大的楚国面前,弄得身败名裂。

当宋襄公也想仿效齐桓公大会诸侯的时候,鲁国的执政大臣臧文仲闻讯,就评论说:

“抑制自己的愿望去迁就别人,这还勉强可以;一味让别人来服从自己的愿望,成功的希望就很小了。”

公元前639年,宋国和齐、楚两国在鹿上举行会盟,宋襄公竟然向楚国提出要求:让当时归附于楚国的中原地区的诸侯尊奉他为盟主,楚国表面答应了。宋公子目夷忧心忡忡地说:“小国争着要当盟主,这对它来说是一种灾祸———宋国怕是要灭亡了!失败得晚一点就算幸运了。”

这年秋天,诸侯们在孟地会见宋襄公。目夷叹道:

“灾难就要降临了!国君称霸的欲望太强烈,这怎么得了?”

果然,楚国愚弄了宋襄公,并把他抓了起来,以此作为要挟,攻打宋国。

幸亏公子目夷在国内加强了防御,楚国人感到攻打宋国难以取胜,便在薄地与各国诸侯会盟时,释放了宋襄公。

但宋襄公并不因此而善罢甘休,第二天,他就对楚国的盟国郑国发动进攻。

楚国为了援救郑国,便发兵攻打宋国。宋襄公不听大臣的劝告,硬要跟楚国决一胜负。

宋襄公亲自带领军队在泓水边上与楚军作战。

当宋军已排好队列,楚军还没有全部渡河的时候,司马子鱼建议襄公下令攻击楚军,襄公说:“不行!”

当楚军已全部过河但还没有排好阵势的时候,子鱼再次建议襄公发起攻击,他说:“还不行!”

待等楚军一切就绪之后,宋军这才开始向他们进攻,结果被强大的楚军打得大败,宋军指挥官伤亡惨重,宋襄公的腿也受了重伤。

宋国人都认为,这次战败的主要原因是宋襄公没有把握战机,及时向楚军发动攻击。宋襄公不但不吸取教训,承担责任,反而振振有词地说:“两军作战之时,君子是不会伤害已经受了伤的人,也不俘虏头发已经花白了的人。古代作战的规矩是:不在狭窄险要的地方阻击对方。我虽然是殷商亡国的后代(周武王推翻殷商王朝后,将殷遗民封在宋国),不鼓不成列(但我坚守仁义,绝对不攻击没有摆好阵势的敌军)。

人们听了他这番迂腐的言论,都苦笑摇头,虽然当时目夷给他讲了很多道理,但宋襄公直到伤势过重死去之时也没开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