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租界时代,北京以来为什么充满活力

图片 6

内容摘要:研究上海史,绕不开上海人。第二个问题,我们在研究上海史的时候,都会涉及到一个人,上海的先贤徐光启。我的研究结论是,上海人发生过四次重大的变化:第一次,宋元时期,具体标志是上海建镇之后,特别是建县以后,上海人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四次变化是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1992年以来,上海城市变化那么大,上海人的文化素质、文明礼仪也都发生了很大改变。上海人没有人认为他们不能在上海搞革命,因为上海是天下人的上海,是全国人的上海。话说回来,中央对上海的定位,和上海本来的传统也有关系,因为上海有良好的基础。到去年,上海户籍人口是2480万,其中有一千万是新上海人,是改革开放以后来到上海的。

内容摘要:若问古代上海地区第一个通商港口在哪里,人们大凡会不约而同地指向今为青浦区白鹤镇、旧为青浦镇的青龙镇港。然而,有一个更为古老的港口被人淡忘,它就是形成于隋开皇年间(581~。600),位于吴淞江支流顾会浦旁的华亭港。所以,上海地区最早的贸易港口城镇当推青龙镇,而最早的通商港口为华亭港。上海镇是继青龙镇之后又一欣欣向荣的港口城镇。入明以后,经过多次开凿疏浚治理的黄浦江,最终形成“黄浦夺淞”浩阔之势,至清代康熙开海通商后,上海港发展成为江南第一大港,奠定了近现代上海城市雏形。追寻由华亭港至青龙港、上海港、洋山深水港,承前启后的每一个港口,都承载着远行梦想,是出发后的到达,又是到达后的出发。

深圳崛起的经典案例很多时候我们认同了“小渔村与画圈”纪事法,把沿海城市的崛起描摹为从一个小渔村甚至是一片荒滩中发展起来。

关键词:上海人;文化;变化;人口;移民;徐光启;上海地区;通商口岸;上海史;改革开放

关键词:港口;上海地区;龙港;通商;上海港;海运;航运;支流;位于吴淞江;深水港

图片 1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

“小渔村”时期的深圳

  研究上海史,绕不开上海人。要考虑古代的、近代的、今天的上海人,有没有关联?我多年研究上海史,有一个问题一直萦绕在心头,想要解决。1843年以后,中国一共开了五个通商口岸——广州、厦门、福州、宁波、上海。这五个通商口岸,为什么上海到后来发展得最为迅速、明显?这有没有什么道理?第二个问题,我们在研究上海史的时候,都会涉及到一个人,上海的先贤徐光启。徐光启在明代的时候,对待西方文化、传教士非常开明、大气、睿智,和其他地方的官绅表现得很不一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背后有什么样的原因?

  若问古代上海地区第一个通商港口在哪里,人们大凡会不约而同地指向今为青浦区白鹤镇、旧为青浦镇的青龙镇港。然而,有一个更为古老的港口被人淡忘,它就是形成于隋开皇年间(581~600),位于吴淞江支流顾会浦旁的华亭港。

上海崛起的过程大家都很清楚——鸦片战争叩开国门,大英帝国在上海设立了租界,于是上海迅速崛起。问题是,前崛起时代的上海究竟有怎样的既有基础呢?上海是在一个小渔村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吗?

  事实上,变和不变是有关联的,有变的东西,也有内在不变的东西。我的研究结论是,上海人发生过四次重大的变化:第一次,宋元时期,具体标志是上海建镇之后,特别是建县以后,上海人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第二次,开埠以后,上海很快成为全国最大的城市,今天还能看到那时的痕迹,如外滩、南京路、淮海路等。第三次变化是计划经济时代,建国以后的上海在很多地方都和之前发生了变化。第四次变化是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1992年以来,上海城市变化那么大,上海人的文化素质、文明礼仪也都发生了很大改变。

  华亭港是唐建华亭县前就有的一个内港。之所以名为华亭港,大抵有以下原因:一是三国东吴陆逊第一次封华亭侯是以华亭谷为乡邑封地,华亭也因此最早见于《三国志·吴志》。二是至隋唐时期,汇集众多支流的吴淞江,入海口江面极为浩瀚,时称“华亭海”。此外,隋朝存世虽然只有37年(581~618),但南北大运河的成功开凿,使华亭地区的谷物和散盐得以便捷运出。据明代《松江府志》记,青龙镇建于唐天宝五载(746)。相传,孙权曾造青龙舰于此,故得青龙江和青龙镇之名。但青龙港作为贸易港口的记录出现在唐代。所以,上海地区最早的贸易港口城镇当推青龙镇,而最早的通商港口为华亭港。

总体来说,如果说上海是从荒滩中崛起的,既对又不对。

  宋朝以后不再“刚强凶悍”

  唐天宝十载(751),华亭建县,今上海地区从此结束了归属不定的历史,有了第一个独立完整的县治,治所驻地今松江老城区。华亭建县,得益于唐开元元年(713)重筑“长百二十里”捍海塘,使域内土地免于海水渍浊之灾,疆域得以稳定,农业经济向好发展,人口随之增多;同时又与华亭港作为内港,青龙镇港作为外港,一地拥有两大港口不无关系;尤其是位于吴淞江与青龙江交汇处的青龙港,得踞江瞰海优越航运条件,呈现蒸蒸日上态势。据日本僧人圆仁《入唐求法巡行记》载,唐代大中以后,来自新罗、日本的海舶,也在此靠岸。此时的青龙港已成为一个重要的对外商港。时至北宋,记有36坊、烟火万家的青龙镇达到鼎盛时期。政和三年(1113),华亭始置市舶务,掌管华亭港和青龙港中外商船及征收税捐,后两浙路市舶司又移驻华亭。但此后吴淞江上游日益淤浅,下游日渐狭窄,给海船溯吴淞江驶入青龙镇港口带来困难,青龙镇逐渐式微,上海镇“蕃商辐辏”,终被取而代之。

是因为上海市区的历史能够追溯到唐朝,之前为何追溯不了?因为当时的上海还在海面之下,还需要长江搬运来的泥沙再堆积一些时日才能形成陆地。所以从长时段来看,上海确实是从荒滩中慢慢长成和崛起的。

  第一次变化,是宋元时期的变化与影响。可以归纳为四个方面:第一,人口增多,移民沃土;第二,盐棉兴旺,商业发达;第三,海运行家,港口优越;第四,文化发展,民风趋文。上海地区最早是公元751年,唐天宝十年,建制华亭县,县政府所在地就是现在的松江区。发展了差不多五百年时间,到了南宋咸淳年间,上海才开始建镇,到元代的时候,上海才开始建县。

  上海镇是继青龙镇之后又一欣欣向荣的港口城镇。元至元十四年(1277),华亭升府,辖华亭一县,第二年改称松江府。当时,中国有七大市舶司,其中一处设立于华亭县上海镇。元建都于北方,南粮北运,陆路运输消耗太大,运河漕运又经常发生堵塞,海漕运输应运而生。故于至元十八年(1281)设立了总管海运粮赋的都漕运万户府,上海港成为海运漕粮的重要基地。至元二十九年(1292),割华亭县东北境五乡之地建上海县,进一步促进了上海港的繁荣发展。当时,除国内南北商贾外,日本、朝鲜、南洋、阿拉伯等地商人也经常前来贸易。入明以后,经过多次开凿疏浚治理的黄浦江,最终形成“黄浦夺淞”浩阔之势,至清代康熙开海通商后,上海港发展成为江南第一大港,奠定了近现代上海城市雏形。

图片 2

  上海建县的时候,人口主要集中在松江、青浦这些地方。后来随着土地的扩大,人口不断向东边移动,港口、土地也在不断变化。唐朝,在华亭县建立的时候,大概有10万人左右。到了宋代建镇的时候,包括华亭的范围,还有嘉定这个地方,已经有120万人。随着上海土地的扩大,人口不断增多。

  从华亭港出发,一千四百多年过去了。当下,上海国际航运中心洋山深水港,正以东方大港的昂首雄姿向世界强港进发。据悉,洋山港四期工程建成后,将助力上海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成为托举中国梦的一颗海上璀璨明珠。追寻由华亭港至青龙港、上海港、洋山深水港,承前启后的每一个港口,都承载着远行梦想,是出发后的到达,又是到达后的出发……

唐初上海市区刚刚长出海面,浦东大部还在海水之下

  可能有人会问,在上海地区建县之前,上海人是什么样子呢?那个时候,没有单独的资料记载上海人的生存状态。当时的华亭,属于吴郡,和苏州属于一个地域系统。我们可以通过看那时苏州人的特点,了解一点上海人的真实面貌。其时,苏州人非常刚强凶悍。上海人都知道,松江有陆机、陆云,其实他们不光会写文章,也是很能打仗的人。

不对是因为,在1842年租界开辟之前,上海其实已经有了一定人口与经济基础,不只“小渔村”那么简单。下面来看前租界时代的上海历史变迁:

(一)宋元时期,从太湖文明走向海上文明

与上海成陆过程自西向东类似的是,上海发展也是自西向东的过程。唐天宝十年(751年)设立华亭县(县治即今松江城区)。

北宋年间,由于宋辽战争北方战乱,大规模移民南迁,大量人口涌入并带来先进技术,也带动了华亭县经济的发展。凭借沿江靠海的地理位置,华亭县“据江瞰海,富室大家,蛮商舶贾,交错于水陆之道,为东南一大县”。其经济支柱为农业、盐业与航运贸易。

南宋时期由于水陆交通贸易的进一步发展,在县治东北的“上海镇”设立市舶司管理对外贸易活动,上海镇开始壮大为“华亭县东北巨镇”

伴随上海镇的壮大,元代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将华亭县东北五乡划出设立上海县,这是史上首次将上海设立为一县,此后在明清两代一直延续。

虽然“上海县”较现在的直辖市“上海市”相去甚远,但毕竟是一次行政级别跃升,也是上海历史发展过程中一次关键性转折。可见,海上贸易的因素也是激活上海发展的重要因素,使其由太湖文明的华亭走向海上文明的上海。

这一时期的华亭县也在持续发展,实现行政地位抬升,于元代志元十四年(1277年)升格为华亭府,次年改名为松江府。可以看出宋元年间整个东太湖地区伴随着经济重心南移的过程,农业与航运贸易发展。东太湖地区经济实力提升的同时也促进了政治地位的升格。

图片 3

至顺元年(1330年)的上海县与松江府示意图

(二)明清时期,政治经济地位同步提升

明清两代,上海县的经济持续发展,也形成自身的经济特色,主要体现在以下几方面:

1.棉花与丝织产业高度发达——衣被天下

自明代起,棉花便开始在上海县广泛种植,棉花田已占到全部耕地面积一半以上。相应发展起来的以家庭为单位的棉纺织业。明代万历年间上海县约有人口三十万,其中三分之二都在从事棉纺织业。清初棉花种植面积更是达到全部耕地面积的七成,年产棉布4500万匹以上,同时相关纺织与印染业发达,产品远销海内外。康熙《松江府志》称“吾乡所出皆切实用,如绫、布二物,衣被天下,虽苏杭不及也”

2.国内外航运贸易兴盛——区域级港口贸易中心

在前代航运贸易发展基础之上,荆江抱海的地理区位造就了更为昌盛的贸易情形。如果说棉产发达是整个太湖平原的共性,那么航运贸易方面上海已经成为区域中心。我们熟知明初郑和下西洋是从张家港的刘家港下水的,但是到了明朝末年已经“不灵”了。

清初设立江、浙、闽、粤四大海关,1685年之后,江海关的官署即设在上海县城内,统辖24个关口,掌管今苏南、苏中地区的海外贸易。但是在1757年实行“一口通商”的政策闭关锁国后,仅保留与日本的洋铜贸易以及与南洋诸国的贸易。其他外贸出口只能绕远路到广州出口。

图片 4

上海县城内的江海关旧址

同时上海在国内航运贸易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由于上海位于中国海岸线中间位置,自乾隆后期起其作为官方指定的南北沙船贸易的转运点,也是长三角与其他沿海地区物资交换的重要港口,年货物吞吐量接近200万吨,有万余人从事码头装卸等相关行业,已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国内航运贸易港之一。

3.政治地位较高——区域性行政中心

随着经济地位的提升,上海县政治地位进一步提升。1735年之后,苏松太道道署从苏州移驻至上海县城,统辖松江、太仓、嘉定三府,上海县城成为该地区事实上的行政中心,既是县衙所在地,也是三个府的管辖地,俨然“副省级城市”。

图片 5

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位于全境最东的上海县成为苏松太道驻地

(三)开埠前的上海总述

截止开埠前,上海县城集县署、上海道台府、江南海关等几大重要行政管理中心为一体,行政地位十分重要。各地商人云集上海,人口十余万,号称“江海之通津、东南之都会”。地理位置得天独厚,经济繁荣,文化昌明,在江南乃至全国都是发展水平较高的县份。

1833年县城人口达到12万,街道60余条,并修建有城墙与护城河,城墙之内的县城以及其东南侧东门外的十六铺港区街道繁密。城内是主要政治、文化与居住区域,城外的十六铺地区则是港口贸易集中区域。现仍存十六铺码头之名。由此看出,上海在开埠之前就已经有了远超一般县城的经济与政治职能,是东南沿海的重镇了。

图片 6

上海县城略成圆形轮廓,除城内人口繁密外,东南部的十六铺为码头区

我们可以再把镜头拉远一下,对比一下开埠初期的情形:开埠10年后的1853年,上海已经超过广州成为中国第一大贸易港口,饶是如此,上海的人口仍没超越县城,仅有500外侨。20年后的1865年,租界内人口14.8万,与上海县城人口相仿。50年后的1895年,租界内人口达到29.8万,同期华界人口数约六十万,租界内人口仍未超过三分之一占比。从这个意义上说,上海并非是从小渔村发展起来的。

但另一方面,租界的“职能”却大大超越了原来的上海县城。从经济形态上看,引发上海崛起的资本主义经济模式与那座县城本来的内生经济模式全无关联。通俗的讲,上海租界发展并没能借上县城的光,是相距很近却平行发展的两个世界。所以,说上海是从一片荒滩中崛起的也有其道理。

下一期就来仔细讲述上海开埠后最初的岁月。

【参考资料】

1.旧上海人口变迁的研究,邹依仁,1980

2.上海城区史,苏志良,2011

3.近代上海城市研究(1840-1949),张仲礼,2008

4.上海近代经济史,丁日初,19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