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尾退让的日本兵

图片 1

图片 1

小野田宽郎

最后投降的日本兵

当地时间16日下午4点29分,二战老兵、91岁的小野田宽郎在东京的一家医院去世。这名曾经的日军中尉,以“二战中最后投降的日本兵”而闻名:在“二战”结束后他拒绝接受日本战败的事实,潜入菲律宾的热带丛林,打死打伤130名菲律宾人,直到1974年3月10日才投降。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出生于日本和歌山县海南市。20世纪30年代小野曾经来到中国的武汉,当时他在日本一个商行做买卖,日本侵华战争全面爆发之后,他应召入伍,随后于1944年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接受游击战及情报战训练。1944年11月,小野田宽郎毕业后被派往菲律宾的卢邦岛,准备在美军登陆后开展游击战。

1944年12月,上司谷田义美命令23岁的小野田在菲律宾卢邦岛开展一场针对美国人的游击战。他对小野田说:“我禁止你自杀、撤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将回来。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1945年2月,美军在卢邦岛登陆,大部分的日本士兵不是投降就是战死。小野田把剩下的人分成小组,并与三名同僚一起隐入丛林,继续顽固地进行游击战。

1945年8月15号,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美军派出由已投降日兵充当的军使赴各岛劝降,同时撒下大量的传单。小野田看到了美国人发的传单,但他认为其内容及语法不准确,系美军所捏造,因而认定战争没有结束,拒绝投降。于是他与三名队友藏进了丛林深处,这支斯巴达克式的战队,继续在森林里挖掩体,在土墙上挂着“把战争进行到底”的标语,还在香蕉叶上刻着天皇的肖像。他们会突然出现在当地的村落,射杀当地农民,然后躲入山林。有几十个农民在收香蕉时,无端的被他们残酷枪杀。每天旭日东升时,他们挺立,向太阳敬礼,为天皇而战。

1952年,小野田宽郎的家书与日本当时的报纸,不断的在深林里出现,然而,小野田仍然认为这是瓦解他意志的策略,当他的亲兄弟来到这个岛屿,拿着麦克风对他喊话时,他依然认为,这是美军宣传人员来诱捕他的。固执的他做出结论:继续作战,永不投降。他们不停转移,当地人永远无法抓捕他们。每月必须完成一次偷袭军车任务,饿了就偷香蕉、杀水牛、抓野兔,渴了饮河水或吃水果,必要时杀村民或警察。

到1972年10月,世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小野田宽郎的战友也相继死去,独有他始终活在1944年。他怀疑过,谷口把自己忘了;他也想过自杀。但是,他得坚持,因为上司说不可以自杀。

1974年的一天,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在菲律宾境内偏僻的丛林里,意外地发现一个身裹树皮、眉毛和胡子连成一片的“怪物”蹲在树杈上,正狼吞虎咽地摘吃野果。这个“野人”就是活下来的小野田宽郎。经过一番交流,铃木纪夫得知了小野田宽郎的名字和他的故事。铃木告诉小野田宽郎,日本已经战败投降。小野田终于接受战争结束的事实。但他坚持:必须有老上司的命令才能交出武器。铃木纪夫只好无奈地与他告别,把巧遇小野田宽郎的消息带回了日本国内。日本政府在全国范围内找谷口义美,几经折腾,终于找到了这位已改名并成为书商的旧少佐。

1974年3月9号,时隔30年再次出现在小野田面前,谷口义美身穿军装命令小野田投降。1974年3月10号,身穿半旧日本军服的小野田到达卢邦岛警察局,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从肩上卸下步枪,他失声痛哭。

躲藏在丛林的20多年间,小野田宽郎共打死打伤了130名菲律宾人,包括士兵、警察和平民。许多菲律宾人主张把小野田关进监狱,并绳之以法。但是由于日本政府的斡旋,当时的菲律宾总统马科斯赦免了他,并允许已经52岁的小野田返回日本。

1974年,小野田宽郎终于回到了日本,所到之处,均受到“英雄”般的热烈欢迎,他也成了所谓日本“英雄”精神的象征。他参加许多活动,特别是日本右翼退伍军人的活动。每当典礼开始,旧军歌被唱起时,他会激动到流泪。他接受过无数次媒体访问,当被问到如何看待上百名死伤的无辜菲律宾农民时,他坚决认为自己没有错,因为身处作战之中,不必为这些人的死亡负责。后来他的自传《绝不投降,我的三十年战争》成了畅销书。

归国后,日本政府本来打算给小野100万日元的慰劳金,被他拒绝。后来他把这笔钱捐给了靖国神社。回到日本的小野田夜不能眠。洗衣机等家用电器令他害怕,而喷气式飞机和电视则把他吓得心惊肉跳。1975年4月,小野田在巴西的森林中买了一个大牧场并在那里定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