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媒介称军方若重新动手干政穆沙拉夫将余烬复起www.55402.com,布托遗体在家族墓地安葬

贝-布托丈夫声称:人民党候选人将很快取代穆沙拉夫

贝·布托遗体在家族墓地下葬 巴基斯坦暴力频发

  8月18日,穆沙拉夫经过综合权衡,选择体面地辞去巴基斯坦总统职务。此后,该国的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发动了多起自杀性袭击,造成数百人死伤。8月25日,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又宣布退出执政联盟。巴基斯坦形势越来越微妙、复杂。那么,穆沙拉夫是否在以退为进?他还有机会东山再起吗?

综合消息,巴基斯坦人民党领导人、前总理贝·布托的丈夫札达里19日称,人民党的候选人将很快取代总统穆沙拉夫。

综合报道:巴基斯坦前总理、人民党领袖贝娜齐尔·布托27日遇刺身亡后,巴另一主要反对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领导人、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宣布,他的政党将抵制明年1月8日的议会选举。谢里夫还要求总统佩尔韦兹·穆沙拉夫“立即辞职”。

  巴需要硬汉总统

19日,在巴基斯坦东部拉合尔市,札达里在面向人民党支持者和活动分子发表讲演时说:“人民党的一员将成为巴基斯坦的新总统,这一天并不遥远了,当新总统宣布就职后,他将高举“贝·布托万岁”的旗号。”

据巴基斯坦国家电视台报道,昨日,安放贝·布托遗体的棺椁在她的丈夫陪护下,被运抵信德省苏库尔镇胡达巴赫什堡村的家族墓地。贝·布托遗体在数千名各界人士和当地民众的注视下,被葬于其父佐勒菲卡尔·阿里·布托之墓旁边。

  8月18日,穆沙拉夫辞职,参议院议长苏姆罗暂时代行总统职权。穆沙拉夫身为总统,本来有权力解散议会和政府,但他还是有尊严地主动辞职。

与此同时,巴各地相继出现混乱和暴力事件。巴内政部宣布已经处于最高警戒状态。

  穆沙拉夫有如下苦衷:第一,穆斯林联盟(领袖派)内部的一些议员倾向于穆下台;第二,曾是穆沙拉夫铁杆支持者的陆军总参谋长基亚尼态度中立,没有表态支持穆沙拉夫;第三,人民党(贝·布托的丈夫扎尔达里领导)和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步步紧逼;第四,美国一些民主人士对穆沙拉夫颇有微词,认为他配合美国反恐不力,要求布什政府支持巴基斯坦的民主进程,导致布什不敢支持穆。有报道就称,穆辞职前与军方、反对派执政联盟甚至美国等方面达成一些默契或私下协议,可以体面下台并免于被审判,自由选择辞职之后的去向。

抵制选举

  应该看到,号称巴基斯坦硬汉的穆沙拉夫意志坚定,做事沉稳而坚韧。在他掌控巴基斯坦政局的9年内,巴经济保持了连续快速发展,国内虽然面临极端宗教势力的不断挑战,但依然保持了政局稳定;他还借助9·11事件之后的反恐等契机,提升并改善了与美国的关系……可以说,过去的9年,没有穆沙拉夫的强力执政,巴基斯坦的内政外交难以想象,今天的成绩说明了这一点。

贝·布托遇刺后,谢里夫立即宣布抵制议会选举,并把矛头对准穆沙拉夫总统。

  经济急剧恶化

“只要佩尔韦兹·穆沙拉夫在,不可能举行公正、自由的选举。贝娜齐尔·布托遇害后,我宣布,巴基斯坦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将抵制选举,”谢里夫在拉瓦尔品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

  与之相对照的是,议会内第一大党人民党和第二大党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组成的执政联盟自2008年2月上台至今,巴经济急剧恶化,卡拉奇股票指数跌了40%,货币大幅贬值,居民日常生活必需品价格猛涨,各大城市每天停电数小时,民众颇为不满。但这些不满总是被扎尔达里和谢里夫转嫁到穆沙拉夫头上。如今,穆沙拉夫辞职了,谢里夫又退出执政联盟,巴基斯坦的经济再搞不好就只能赖扎尔达里了。

谢里夫呼吁其他党派加入抵制行列,同时要求穆沙拉夫辞职。“我要求穆沙拉夫辞职,为了挽救巴基斯坦,一天都不应该拖延。”

  穆沙拉夫辞职后,巴基斯坦定于9月6日进行总统大选。扎尔达里宣布竞选总统。谢里夫则推出前法官扎曼为总统候选人。当然,谢里夫的打算是:削弱总统的权力,自己争取担任政府总理并重新加强总理权力。

巴穆斯林联盟(谢里夫派)本月9日决定,在人民党和其他一些政党决定参选后,该党不再抵制明年1月议会选举,但“不排除今后抵制选举的可能”。

  谢里夫和扎尔达里闹翻的理由很多,其中一条是人民党对穆沙拉夫太宽容,谢里夫要求审判穆沙拉夫。因为1999年11月,穆沙拉夫不能忍受被当时的总理谢里夫解除陆军总参谋长职务,发动政变推翻了谢里夫政府,并以腐败等罪名指控谢里夫,迫使谢里夫流亡沙特达8年之久。

谢里夫说,在三天的全国哀悼后,他将提出挑战穆沙拉夫的策略。他呼吁28日发动全国大罢工,以抗议贝·布托之死。“每个巴基斯坦人都感到震惊,无论他是一名商人还是运输工人。任何参与罢工者将显示他(她)与这个国家站在一起。”

  扎、谢曾是冤家对头

贝·布托身亡后,谢里夫成为巴基斯坦最有影响力的世俗政党领导人,但他否认自己想从这起事件中获利。他称贝·布托是“我的姐妹”,发誓要替贝·布托报仇,并准备与人民党商量形势发展。

  其实,扎尔达里和谢里夫曾是冤家路窄的对头,他们之所以能走到一起,说白了还是为了对抗共同的敌人——穆沙拉夫。

暴力频发

  1996年,人民党主席、政府总理贝·布托因腐败指控等因素下台,继任的谢里夫借此对贝·布托家族穷追不舍。谢里夫发起海外调查,要求瑞士政府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宣布正式冻结布托家族的部分账户,总额近1400万美元。1999年4月,巴基斯坦拉合尔高等法院反贪污法庭宣布,贝·布托在职期间收受巨额回扣,判处其5年监禁,贝·布托流亡英国。扎尔达里被判入狱,并一直服刑到2004年。但当时贝·布托指责谢里夫发动的是政治迫害。

贝·布托的死讯传开后,巴基斯坦各地相继出现混乱,已有人员伤亡的报告。在贝·布托遇刺的拉瓦尔品第,一些人捣碎玻璃门窗,打砸汽车。

  据8月25日的英国《金融时报》报道,谢里夫称扎尔达里因为坐牢,患上了多种严重的精神疾病,其中包括痴呆、重度抑郁障碍和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等。言下之意是,扎尔达里不适合当总统。

总统穆沙拉夫呼吁民众保持冷静。巴南部信德省内政部长阿赫塔尔·扎明告诉美联社记者,必要情况下,当局将派遣部队阻止暴力蔓延。

  扎尔达里不但能力不及贝·布托,在巴国内的口碑也不佳。当年,在巴基斯坦有这样一个说法:“要发财,找扎尔达里;要当百万富翁,找贝·布托。”许多人通过给扎尔达里回扣,拿到政府的工程,成为富翁,但多数民众则贫困潦倒。

法新社说,拉合尔和信德省已各有两人死于暴力。拉合尔是贝·布托的出生地,而信德省是人民党的主要据点。美联社则报道说,各地已有9人死于暴力。

  不过,前总理谢里夫名声也好不到哪里去。1999年11月,谢里夫政府被推翻,新政府经过清查,认定谢里夫在任职期间涉嫌洗钱4000万美元、逃税6000万美元、诈骗1000万美元,2000年,巴反恐法庭以贪污腐败、逃税、挪用公款及恐怖主义等罪名判处谢里夫终身监禁。根据与政府达成的协议,谢里夫当年开始到沙特流亡以抵消其终身监禁的刑罚。后来,有重要的录音证据表明,1999年对贝·布托家族的判决是在谢里夫胁迫下作出的。

  军方仍有可能出手

  扎尔达里和谢里夫此番分道扬镳说明,巴基斯坦政坛的不稳定才刚刚开始。总统选举能否于9月6日如期举行也有疑问。而对穆沙拉夫,除谢里夫力主审判外,巴基斯坦军方、其他党派以及美国不会采取有损于其尊严的行动,即便是暂时的流亡或继续待在国内,也仍将是体面的。

  从目前情况看,扎尔达里和谢里夫在稳定巴基斯坦局势、发展经济、继续反恐等方面,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巴基斯坦政局发展还面临着许多变数——极端势力和恐怖势力已发动了多起严重的自杀性袭击,塔利班正在重趋活跃。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如果穆沙拉夫的后继者无力稳定局势,那么,以陆军总参谋长基亚尼为代表的军方力量就很有可能被迫出手,以稳定政局。美国对此肯定也是乐观其成。毕竟,巴基斯坦是第一个拥有核武器的伊斯兰国家,也是美国反恐斗争的前线。这样的话,穆沙拉夫就有可能被请出山来,当然,这一切取决于穆沙拉夫到底能在多大程度上影响军方。

  巴基斯坦主流媒体《黎明报》表现出强烈的期待,该报指出,定义时下第一要务并非难事:军事、经济以及与印度、阿富汗关系急需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