珞珈三女杰,袁昌英和徐章垿

图片 2

图片 1袁昌英
袁昌英是近代著名学者、作家和翻译家,被誉为“珞珈三女杰”之一、“湖南留法女作家最露面的一位”。袁昌英与徐志摩私交甚深,以至于张幼仪怀疑二人关系。
袁昌英简介
袁昌英(1894-1973),女,作家、教育家,湖南省醴陵人。1916、1926年两度出国,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获文学硕士学位。1928年回国后先后任上海中国公学、武汉大学教授;创作了大量的文学作品,戏剧有《孔雀东南飞》、《活诗人》等,散文有《巴黎的一夜》、《琳梦湖上》等,代表作《游新都后的感想》等被选入高中课本;出版《法国文学史》、《法国文学》等著作;生前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56年加入民盟;次年划为右派,后又被判反革命,交街道监督劳动,75岁时被遣送回醴陵乡下,三年后去世;1979年获平反昭雪。
袁昌英和徐志摩
袁昌英与徐志摩的私谊较厚。张幼仪怀疑袁是徐打算娶的‘二太太’”。这是张幼仪出于忧虑、嫉妒的臆测。袁与徐的感情,只不过文人之间意气相投因敬而爱的情感而已。那时袁昌英与杨端六已订婚,并在几个月后于上海结婚。
徐志摩遇难后,袁昌英督请苏雪林撰文悼念,同时自己也以小说体裁写了《毁灭——纪念一个诗人》,几年后发在凌叔华主编的《武汉日报?现代文艺》上,并收入1937年商务版的《山居散墨》文集。

图片 2袁昌英
袁昌英著有《法国文学史》《山居散墨》《巴黎的一夜》等作品,曾经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民盟的一员,1957年被划为“右派”,1973逝世,1979年得以平反。
袁昌英是小脚
研究者一致推测“该文透露袁对徐的感情之深厚”,以至“张邦梅在《小脚与西服》一书中转述了张幼仪见到袁昌英的‘小脚’(实为“解放足”)时那种不安的心情,并且怀疑袁是徐打算娶的‘二太太’”。
张幼仪在伦敦期间,就以女性的直觉察觉到徐志摩另有所爱。1921年8月的一天早晨,徐志摩告诉张幼仪,他的一位女朋友要来登门拜访。张幼仪误以为是徐志摩准备迎娶的第二位太太,事实上却是从苏格兰爱丁堡大学毕业即将回国的袁昌英。徐志摩把袁昌英送走后,张幼仪评价说:“呃,她看起来很好,可是小脚和西服不搭调。”徐志摩脚跟一转,失态地尖叫道:“我就知道,所以我才想离婚。”一周后,徐志摩突然从家中消失,绝情背叛了已经怀孕四个多月的张幼仪……
如何评价袁昌英
王哲甫说:“她的戏剧虽然就只有这一集(按:指《孔雀东南飞及其他》),已使她在文坛上占了一个相当的地位。”(《中国新文学运动史》,北平杰成书局1933年9月版)
沈从文称袁昌英是“湖南留法女作家最露面的一位”,也是“目前治西洋文学女教授中最有成就的一位”。(《湘人对于新文学运动的贡献》,上海《大公报·文艺》1946年7月30日第43期)
无论是文学史还是学术史,都不应该忽视袁昌英的文学地位和学术成就。

本网讯(通讯员大江、罗欣)今年是“珞珈三女杰”之一袁昌英教授诞辰120周年,其故乡湖南和母校武汉大学共同举办了系列纪念活动。

图片 3

袁昌英(资料图)

由武汉大学文学院、湖南省株洲市文联、醴陵市委市政府共同举办的袁昌英诞辰120周年座谈会暨《醴陵的孔雀袁昌英》新书首发式,10月28日在株洲市举行。袁昌英纪念碑同日在醴陵市揭幕。

当天上午,与会嘉宾来到袁昌英在醴陵西山办事处枫树塘村骆家坳,参观故居,举行纪念碑揭幕仪式,并拜谒了袁昌英墓。株洲市委副书记阳卫国校友,袁昌英亲属代表严崇、袁光辉,以及武汉市文联、武汉大学文学院和校友总会、醴陵市委市政府等有关负责人和社会各界人士出席。

图片 4

下午,座谈会暨《醴陵的孔雀袁昌英》首发式举行。该书分醴陵育雏、留学丰羽、夫妻比翼、回翔法国等八个章节,讲述了这位民国才女跌宕起伏的一生经历。

座谈会上,阳卫国指出,袁昌英已成为醴陵历史和文化的一部分,她的一生,从侧面见证了现代中国时代风云的变幻,值得重视、景仰和宣传。

袁昌英外孙女严崇饱含热泪讲述了外婆的往事。袁昌英在武大工作生活时期的老邻居陈一周回忆了印象中的袁昌英。

与会人员分享了研究体会,包括袁昌英学术著述与文学作品的出版情况;其精神人格与文学世界的映照;具体创作中体现的理性特征、道德意识及审美理想等。

袁昌英(1894-1973),字兰子、兰紫,作家、教育家,笔名杨袁昌英、昌英、袁美等,湖南醴陵人。1916年、1926年两度出国,入英国爱丁堡大学、法国巴黎大学学习,获文学硕士学位。1928年回国后先后任上海中国公学、武汉大学教授。创作了大量文学作品,戏剧有《孔雀东南飞》《活诗人》等,散文有《巴黎的一夜》《琳梦湖上》等,代表作《游新都后的感想》等被选入高中课本;出版《法国文学史》《法国文学》等著作。

袁昌英的丈夫和儿子都是武汉大学知名教授,丈夫杨端六是著名经济学家,儿子杨弘远是著名植物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袁昌英与苏雪林、凌叔华并称“珞珈三女杰”,她在“三女杰”中最年长,在武大任教时间最长,其著述不仅是武大百年文脉传承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宝贵遗产。文学院院长涂险峰表示,武大文学院将加强对其学术成果的研究。

(摄影:陈一舟 编辑:付晓歌)

>>>相关链接:**

一抔净土掩风流:“四级教授”袁昌英

袁昌英:当年之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