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为何严重缺马,历史解密

www.402.com 4

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探寻历史上真实的北宋。

重和元年开始的宋金海上之盟,在历史上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此后的历史发生了出人意料的巨变:强劲崛起的金朝消灭了日益腐败的辽朝和北宋,历史格局大变。宋金关系的研究,无疑是复原、探讨这段历史的一个重要方面,而前此的宋朝与女真关系,则是其源流。再者,金朝建立前的女真族资料,多有赖于宋人的这些记载。本文不揣冒昧,试图描绘出这股涓涓细流的情形。

赐贡是我国古代政权对外交流的一种重要方式,番邦对中原王朝上贡以示臣服,中原王朝则回赐礼物以示友好。此外,赐贡行为出会出现在皇帝与臣属之间,官员为了政治目的,会向皇帝进贡,皇帝也同样会为了政治目的,而给大臣赏赐。赐贡的物品,通常都是一些名贵或者有价值的特产,比如珠宝、马匹、茶叶、丝绸等。

一、关系的建立与变化

不同的朝代,赐贡品的偏重也会不一样,比如北宋,马匹就成了一种非常重要的赐贡品,原因是北宋先天不足,缺失北方以及西北一带的产马地,导致马匹保有量严重不足,终北宋一朝,马匹一直都是稀缺品。

女真是一个古老的民族,而且一直与中原保持着经济文化联系。宋朝建国不久,生活于松花江、黑龙江下游的女真人就主动来到开封,与宋朝建立了以经济为形式的政治联系。宋太祖建隆二年八月,”女真国遣使嗢突剌来贡名马。”牵来名贵的马匹,贡献给新朝皇帝。这一外交行为不是某个商人的个人行为,而是”女真国”派来使者执行的政权行为。初次试探性拜访显然是成功的

www.402.com 1

宋政府对女真的马匹很感兴趣,为了鼓励其贡马的积极性,也为了更便利地接受马匹,在其从海上登陆的口岸登州沙门岛组织居民船队专门向大陆运载,因此免除了岛上居民的全部赋役;另一优惠是从大陆卸下马匹返回所装载的木料,也免除抽税。这实际上就是国家拨出专门的钱物、人力用于接待。宋政府重视的态度促进了女真来往的积极性。九月戊辰”女真国又遣使贡名马。”确切的数字也见于记载:乾德元年”九月,遣使来贡名马五十六疋。”

北宋马匹稀缺,甚至连骑兵都无法做到一兵一马

开宝年间,宋朝与女真关系有了新进展。史载:

自唐中叶以来,我国北方的一些少数民族便开始强势崛起,等到北宋建立之时,北方以及西北的产马地,几乎全被契丹、党项以及吐蕃等族掌控。产马地的缺失,就直接导致北宋的马匹供应不足,更有甚者,契丹以及党项和北宋之间,还时有交战,一旦战争生起,就连正常的马匹贸易都会受影响。缺失产马地,再加上与异族关系紧张,这两大因素一叠加,就导致北宋异常缺马,严重的时候,甚至连骑兵的马匹都没有保障。

首领悉达理并侄阿里歌、首领马撒鞋并妻梅伦并遣使献马及貂皮。三年,遣使朝贡并赍定安国王烈万华表以闻。五年,马撒鞋并首领斫姑来贡马。是年来寇白沙寨,掠官马五匹,民一百二十八口。于是,诏止其贡马者,不令还。是夏,首领渤海那三人入贡,嘉其效顺之意,先留贡马,女真悉令放还。俄又首领吉达布来贡马,又有铁利王子五户并母及子弟连没六温迪门没勿罗附其使贡马、布、腽肭脐、紫青貂鼠皮。

通常来说,骑兵应该做到一兵两马,这样才能保证足够的机动性以及战斗力。可是北宋的骑兵,别说一兵两马,很多时候甚至连一兵一马都保证不了。仁宗皇帝在位时,名臣宋祁就曾上书反馈,声称:今天下马军,大率十人无一二人有马。这种说法,被后世的一些学者认为有夸张之嫌,不过着名的宋史专家王曾瑜却表示,宋祁所谓“十人无一二人有马”虽有夸张,但“十人有三四人缺马”却是属实。即便按照王曾瑜的说法,北宋的骑兵也是严重缺马了。

www.402.com 2

连保家卫国的军队都缺马,可见北宋的缺马程度,正因如此,马匹作为一种贵重以及稀缺的战略资源,在北宋的赐贡体系中占据了很重要的角色。尤其是北宋中前期,有很多马匹赐贡的记录,既有北宋与周边政权的赐贡往来,也有皇帝与臣属的赐贡往来。

贡品增多。贡品或者交换的商品,由原来的马、鹰两种新增了貂皮、布、腽肭脐、紫青貂鼠皮四种。第一次发生武装冲突。开宝五年有女真人冲进宋朝的白沙镇实行抢掠,抢走官马5匹,居民128口,朝廷立即与其断绝关系,终止其前来贡赐贸易。首先可以明确的是,这次掠夺属于部分女真人的个人行为,不是部落有组织的行动。

与北宋有马匹赐贡以及贸易往来的周边政权,主要是北方的契丹、女真、高丽,西边的党项、吐蕃以及南边的大理、占城等国,前期还有江南国以及吴越国。

如果说宋太祖朝的宋与女真关系是从无到有、从少到多的话,那么宋太宗朝则是从有到无。

北宋与江南、吴越的马匹赐贡往来

宋太宗太平兴国年间,朝廷加强了对女真使者随身物品的查验。四年十二月,诏:”自今登州有女真贡马,其随行物色仰给牒,所在勘验,牒外物并没入之。”除了所贡马以外,使团所有物品要登记入类似通行证的牒中,沿途检查,多余者即属非法携带,予以没收。当是防止夹带违禁物品和走私其他物品。这实际上意味着,前此使者多有夹带,所以才有此禁令。女真使团以朝贡名义来宋是为了交换商品,除了贡品外,夹带其他商品是难免的。

北宋初年,江南以及吴越这两个政权,具有一定的独立性,故而与北宋朝廷有过马匹赐贡往来。乾德元年,赵匡胤就曾“赐江南及吴越战马驼羊有差”,赵匡胤这样做,其实是为了拉拢这两个政权,以便在稳固了北方之后,再对这两个南方割据政权采取行动。开宝七年,赵匡胤指派宋军攻占江南国,宋太宗太平兴国三年,吴越国主动“纳土归宋”,自此以后,两地皆属北宋领土,这两个政权与北宋之间的马匹赐贡也就宣告结束了。

永利会员登录网址,变化发生在雍熙三年,历史大背景是契丹加强了对女真的围剿。

www.402.com 3

www.55402.com,契丹借道高丽国攻伐女真,女真向宋朝投诉是由于高丽国的引导。高丽使者来宋时,宋太宗指责了高丽。宋朝使者韩国华到高丽后,高丽国王李治辩解说,是女真先通报契丹来侵,希望救援。被契丹击溃后逃入高丽境内,又被追击捕获。后来女真侵略高丽,高丽因为女真每年朝贡于宋朝,不敢攻击。高丽国王李治要求双方到开封与对质。其间透露出两个重要信息,一是,”女真意高丽诱导构祸,因贡马来诉于朝,”也即雍熙三年有次没有正式记载的朝贡;二是,宋朝将女真与高丽当做属国同等看待。

不算江南以及吴越这两个北宋初年短暂存在的政权之外,剩下的契丹、高丽等七国,其中的五国与北宋政权有马匹赐贡往来,剩下的吐蕃、大理两国,则与北宋有马匹贸易往来。

女真与契丹的关系也发生了变化。这年年初的雍熙北伐前,刑部尚书宋琪在上疏中说到:契丹”又有渤海首领大舍利高模翰兵,步骑万余人,并髠发左衽,窃为契丹之饰。复有近界鞑靼、尉厥里、室韦、女真、党项,亦被胁属,每部不过千余骑。”根据宋朝掌握的情报,同为契丹属国的女真有千余人的骑兵供其驱使。雍熙四年,女真首领遣国人阿郍来到登州向宋政府报告:”本国为契丹以书招诱,今遣使持书诣州。”女真向宋朝通报了被迫归顺契丹的情况,并呈上契丹的招诱信。显然,这是向宋朝表示诚信,宋政府只好”诏书嘉答之”。

北宋曾赐马给高丽、占城二国

女真来朝的主要目的,是通报契丹严禁女真与宋朝交往,乃至投巨资建设沿海长达400里的封锁线,驻军9000人把守,女真要求宋朝发兵帮助其摧毁契丹的封锁。但宋太宗刚刚经历了失败的雍熙北伐,不愿远程作战,不愿因尚未成气候的女真与强敌契丹再次交恶,权衡轻重,所以拒绝了出兵的请求,从而导致女真与宋朝断绝关系,归附高丽。

www.402.com,高丽、占城二国不产马匹,但与北宋有赐贡往来。宋真宗时期,占城国曾派使者向北宋上贡,北宋朝廷就回赐了“马及器甲”;宋哲宗登基时,高丽王派使者致贺,哲宗也回赐了高丽王“名马三匹”。这些记载,都证实了北宋与高丽、占城等周边政权的马匹赐贡往来,不过对于这两个周边政权来说,马匹的赐贡更偏向于赐,通常是北宋赐马给对方,而不是对方进贡马匹给北宋。

从建隆二年,双方交往了30年,主要纽带和成果是马匹交易。宋真宗咸平五年,张齐贤在上书中指出:”西北未平,战马为急。旧日女真卖马,岁不下万匹,今已为契丹所隔。”每年或每次朝贡万余匹,规模相当大,成为宋政府战马的重要补充来源之一,女真因而成为宋政府重要的外交对象。这一重要性,在断绝关系10年后、宋夏大开战端之际,才凸显出来。

契丹、党项以及女真都曾给北宋进贡马匹

真正进贡马匹给北宋的,是契丹、党项以及女真等周边政权,原因不必多说,这些政权占据的地方,自古以来就是优良的产马地,当然是不缺良马的。宋太祖开宝八年,契丹国主就曾派大将军耶律霸德等人献“玉带、御衣以及名马”给宋帝,以示对宋友好。但北宋与契丹之间的马匹赐贡往来,仅仅存在于两国和平交往时期,一旦出现战端,这种往来就会被打断。

与北宋有频繁马匹赐贡往来的,则是党项政权。党项原本弱小,立国后就一直采取拉拢甚至臣服北宋的政策,故而常常进贡马匹以示友好。宋仁宗嘉佑年间,西夏国主曾两次向北宋上贡马匹,其中嘉佑七年那次,西夏国主向仁宗皇帝进贡“马匹五十”,为求《九经》、《唐史》、《册府元龟》等典籍,仁宗皇帝赐其典籍后,仍将西夏进贡的马匹归还。类似这样的例子,宋神宗在位时也发生过,史载西夏国主为求《大藏经》而向神宗皇帝进贡马匹,神宗也是赐予经书并还其马匹。通过“赐经还马”的举动,可以看出北宋对党项政权采取的是“厚往薄来”的态度,这也是中原王朝对臣服番邦的常见态度。

女真崛起之初,为了拉拢北宋对付契丹,也曾以进贡马匹来示好,早在宋太祖建隆二年,女真国就曾派使者来宋上贡名马,这也是女真与北宋之间马匹赐贡往来的最早记录。自那以后,女真国更是频频派使者给北宋进贡马匹,后来为了方便这一行为,北宋朝廷还下令“蠲登州沙门岛居民租赋,令专治舟渡女真所贡马”。

虽有契丹、党项以及女真等周边政权不断地进贡马匹,却也无力扭转北宋缺马的现状,甚至还一度出现大臣举债上缴贡马的情况。

北宋马贵,许多大臣为缴纳贡马而负债

除国与国之间的马匹赐贡往来之外,北宋的皇帝与臣属之间,也有马匹的赐贡往来。由于马贵,皇帝赐予大臣马匹,就被视为至高无上的奖赏,而另一方面,大臣为了缴纳贡马,也使出了浑身解数,甚至还因此负债。

三朝元老韩琦,就曾因为无钱购置贡马而不得不举债,还因此惊动皇帝,亲自出面免除其债务。仁宗年间,大臣借钱贡马的情况非常严重,以至于仁宗皇帝不得不下了这样一道命令:

凡群臣假官马进奉者,置籍报左藏库,偿直四十千,其后多负不偿。乃诏借马者先输直,久逋不偿者克其奉料。——《宋史.兵志.马政》

连官员都买不起马,还要借债或者克扣其俸禄才能上缴贡马,可见北宋的马匹是有多么稀缺。这也可以说明,缺失产马地之后,即便有马匹赐贡体系的存在,也无法弥补北宋的马匹需求。事实上,北宋的马匹,除一小部分由周边政权以及官员、民间进贡而来,其中的大部分,还是通过马匹贸易获得的。

买马社以及盐马贸易,支撑着北宋马匹的保有量

北宋马匹的主要来源,还是依赖贸易,由于北宋与契丹、党项之间频繁交战,故而马匹的贸易,主要是与吐蕃之间进行。早在太宗年间,民间就兴起了“买马社”,北宋马军的马匹来源,几乎完全由买马社提供。正因如此,买马社虽是民间组织,却得到了官府的支持,北宋朝廷甚至还直接对其进行补贴。通过这种补贴行为,朝廷也渐渐控制了买马社,使得买马社成了披着民间团队外衣,实际则由官府掌控的社会组织。

www.402.com 4

然而随着北方局势的不断恶化,通过买马社从民间买马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以至于朝廷不得不马目光转投南方,去两广甚至大理国等地购买南方马匹。南方虽产马,可是马匹的体格较小,战场表现差,因此并非绝佳选择。然而由于北方马路几乎断绝,北宋朝廷还是不得不从南方买马以作补充,这种转变,也直接催生了所谓的“盐马贸易”。两广普遍缺盐,于是朝廷就用食盐从当地人手中换取马匹,这种贸易形式,也与着名的“茶马互市”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缺失北方产马地,直接导致北宋普遍缺马,进而导致骑兵战斗力下降,拉低北宋整体的军事实力。然而另一方面,北宋军事实力的下降,又会导致北方的局势进一步恶化,从而形成恶性循环,其后果,就是靖康之变了。

事实上,北宋马匹赐贡的发展,也与这个过程息息相关。北宋中前期,北方局势相对稳定,马匹赐贡往来就比较频繁,无论是与周边政权之间的,还是皇帝与大臣之间的,都是如此。等到北方局势恶化,马路几乎断绝,不得不转向南方购置劣质马匹时,马匹赐贡往来也就变少了许多,史籍中也罕有记载了。

所以说,北宋马匹赐贡体系的发展史,就正好应对了这个政权的兴衰史,马匹赐贡越频繁,政权也就越兴盛,对应的则是北宋中前期;马匹赐贡越少见,政权也就越衰弱,对应的则是北宋中后期。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