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处“活宝”www.55402.com

曾国藩率领湘军水师打下武昌之后的一天深夜,正在审核各营报来的军费开支条据,忽报营官申名标要见。这申名标是几年前初创湘军水师时抓到的盗窃水师军粮的水盗,曾国藩见他熟识水性、武功高强,又是当年清军水师提督关天培手下的一名把总,娴熟水战战术,便让他在湘军水师做了一名营官。然而他贼性难改,不久前,各军营“一把手”上报每月军费开支条据,申名标又巧立名目,加进3000两银子的单据。曾国藩那双能穿心透肺的三角眼,一看便识出,只因筹划进攻武昌战事要紧,没有点破罢了。今日深夜他来访又为何事?“不见。”刚交代出去,亲兵又报说,申名标有紧急事务要求见,曾国藩只好让他进来。

申名标进帐后,环顾四下无人,便从怀中拿出一个装玛瑙的紫檀小盒,说是从武昌总督府中搜到的。他取出玛瑙轻轻放在桌上。只见这玛瑙,一寸方正,玲珑剔透,熠熠生辉,在蜡烛灯影下,中心盛开着一朵牡丹,随着灯影摇曳,忽而款款而立,忽而微微倾身,恍若一仙女下凡。曾国藩看得喃喃自语:天地间竟造化出这等“尤物”。申名标见曾国藩入迷,便附在耳边说:“这是贼首韦俊私藏宝物,正准备献给贼天王洪秀全,不想城破落入我手。在下不敢私吞,献与大人赏玩珍藏。”他见曾国藩看得出神,便轻轻退了出去。

曾国藩见申名标已去,便将玛瑙放回盒中,心想申名标此次深夜送宝,莫非与上次冒领的3000两银子有关?便找到申名标的账单,细心核算,结果大吃一惊,申名标又多列了5000两,两宗一起竟达8000两银子。曾国藩的三角眼中不由闪过一道阴冷的寒光。

曾国藩乃大清王朝比较清醒的政治家,他知道朝廷对汉人执掌兵权放心不下,处处监视提防。加之曾国藩心胸格局恢宏,不贪不占,为官清正,朝廷总是猜忌他有异志。不久,朝廷即派满族大将多隆阿率领精兵赶来,名曰慰军,实是监视制约。这天晚上,曾国藩在总督府大摆延席,请来绿营都司以上将官、湘营所有营官,专为多隆阿大将接风洗尘。待席筵进入高潮时,曾国藩突然要大家停下,说有一件盖世奇宝,让大家开开眼界,以助酒兴。此话一出,那贪婪成性的多隆阿两眼立时盯向大帐中心桌上的玛瑙盒,几百位军政要人双目聚成一个点,营官申名标更是得意洋洋。

只见曾国藩从盒中捧出一寸见方的玛瑙,那玛瑙在千百只血红蜡烛照耀下,绿叶徐徐蓬起,簇拥着红牡丹高傲亮相,一副娇艳欲滴的样子。大厅中的人们一阵阵赞叹艳羡之声,说玛瑙中有牡丹不足为奇,奇的这是一株永不凋谢的活牡丹。曾国藩微微笑道:“这宝贝还有更奇之处。”说着,挥手示意,大厅中千百盏灯立时熄灭,只有玛瑙旁边一盏灯散着微弱的光。人们再看玛瑙里边盛开的牡丹,慢慢耷拉下头,簇拥着的绿叶也徐徐萎缩。众人惊呼:“曾大人,这是怎么回事?”曾国藩捋着长须赞道:“这牡丹纯洁高雅,遇光而开,处暗即凋啊!”众人又是一阵感叹。待大厅内灯光重新亮起时,玛瑙内的牡丹又微睁秀目,遇光盛开啦!

“曾大人,你是从何处得到的这个‘活宝’?”多隆阿红着眼问道。曾国藩瞟了一眼坐在湘勇席上得意洋洋的申明标答道:“这是我部下一位营官送的。”“难得有这样孝心的部下,应该重重嘉奖啊!”那些军政要人和绿营军官齐声建议。申名标更是兴奋得端起满杯酒一口吞下。

“各位不知,这位营官想用这玛瑙,换我8000两银子呢。”曾国藩冷冷说道。“不是说是送给你的吗?”多隆阿听后先是一怔,立即又说,“那也值得,值得。8000两银子易得,稀世珍宝难求。”那些军政要人也随声附和。曾国藩收起笑容,正色说:“多将军,你不知道内情啊!倘若此人和我正常交易,莫说8000两,就是要80000两,咱买得起买,买不起不买就是了。倘若是真心实意敬重上司,为感激知遇之恩送来,也在情理之中。但此人不然,前者他利用建造战船之机,谎报工价,多领了3000两银子,这次又伪造兵丁户口,多报5000两银子。他想利用这块玛瑙堵住我的嘴,让我睁只眼闭只眼,不断地从我这里骗取银子啊。”

曾国藩这一番话,像一排机枪子弹,击得台下的申名标目瞪口呆,脸色陡然煞白。多隆阿和大清那些军政要员们心里说:人无利惠不起早,他不想得点好处,能白送给你?但嘴上却说:“此人手段卑鄙,是谁,不知大人如何处置?”

曾国藩拱手道:“正想请教各位大人,我有个主意,不知妥不妥当。”“什么主意?”众人都凑过身来问。“这种行贿受贿的风气,若想在湘军中根除,必须以非常手段,才能奏效。我今天正要借助多将军的虎威为我壮胆。”

“曾大人,你只管放心干,本将军为你撑腰。”多隆阿气壮如牛,俨然一位扶正压邪的英雄。

“我要当众将之面把这块玛瑙砸碎,以示国法军纪不可亵渎。”这时,众人注意到旁边有一位扛着大锤虎视眈眈的亲兵,只等着曾国藩发话。

申名标觉得好像是这把铁锤砸在自己心上,脑袋嗡嗡作响。多隆阿慌忙说:“不能这样干,不能这样干!”那些军政要员也齐声说:“太可惜了,不能这样。”多隆阿说:“稀世珍宝,砸了可惜,只将这送玛瑙的人撤职查办就得了。玛瑙无罪,千万别迁怒于它!”众军政要员也嚷着附和:“砸了可惜,砸了可惜!”

曾国藩对着满庭人说:“全体湘勇将官听着,刚才多将军说了,今后再有人学这个送玛瑙人的行径,一律撤职查办。各位再有如此行贿受贿之事,一经查出,必严惩不贷。这次我听多将军的,为国惜宝,不砸了,请多将军代我将这块玛瑙转送给朝廷珍藏。”

多隆阿大出意外,怎么这盖世“活宝”转来转去转到我手里来了!只觉喜从天降,慌忙说:“一定效劳,一定效劳!”心想朝廷也是太多虑啦,曾国潘不但尽忠王事,清正廉洁,且处事妥帖有方有圆,这块玛瑙不是他有意送我嘛!

曾国藩抓住一块玛瑙的契机,既收买了朝廷派来监视的官员,又清除了湘军内部的“家贼”。同时,又教育震慑了湘军将官,收到了一石三鸟的奇效。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巧处“活宝”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