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的针线笸箩,古代鬼故事之王裁缝_恐怖惊悚_好文学网

赵大头似乎有意在激黑三子,说:“给死人换衣服算什么,今天要干的这件事,怕你听了要尿裤子。”听赵大头这么一说,黑三子恍然大悟,小声问道:“你们是不是接了今天的‘头活’?”赵大头笑着点了点头。

除了王大胆,没有人知道李胖子为什么突然死了。王大胆没有时间去关心王胖子,他回到家捋了很多丝线,天还没亮他就出门了,去了那些尸体的埋葬低点,去做他承诺的换头工作。

尸体的脖子上有一串粗粗的线痕,把脑袋和身体缝在了一起,嘴里还含着一截咬断的线头。尸体旁边,扔着他家丢失的那只针线笸箩!

天亮后,黑三子跟牢头要来了猪头肉和烧饼,说是吃饱了才好进宫去给公公做“头活”。等牢头拿来了猪头肉和烧饼,黑三子也不跟赵大头他们客气,一个人坐在地上大快朵颐。赵大头在一旁看得直掉眼泪,赵大头心里明白,这很可能就是黑三子在人间吃的最后一顿饭了。吃饱喝足后,黑三子向王老炮和赵大头拱了手,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那一场政变牵连了很多人,韩王李元嘉的整个府邸都被占领,府中的人全部被送到菜市口砍头,那场面简直是惨不忍赌,──血流成河,一颗颗头颅滚落一地。

掌柜的胆子小,不愿意去,邻居生拉硬拽,他只好跟他一起去了。来到法场,他远远看见了那个乱党的尸体,这个人被斩首之后,尸首却没有分开。他朝前凑了凑,一下就傻了:他认识尸体上的衣服,半个月前,这个乱党被官兵追捕,黑灯瞎火躲进了他家的裁缝铺。他不敢惹麻烦,想来想去,偷偷溜出去报了官……

黑三子早就知道有鞋匠私下里接“头活”赚钱,他自己却从没干过。赵大头见黑三子有些犹豫,讥笑道:“我看你就是胆子小,有钱都不敢赚,活该一辈子当光棍。”黑三子果然火了:“谁他妈不敢了,有钱不赚是王八蛋。走!”

王大胆虽然觉得李胖子转变的快,有点怪怪的,可是没办法,就算他打什么坏主意,也只能用他了。

半夜的时候,掌柜的醒过来,隐约看见屋里有个人影在走动。他以为来贼了,紧紧盯着这个黑影,一动不敢动。这个贼摸索了一会儿,终于离开了,出去的时候,还懂事地把门轻轻关上了。

康熙年间,在老北京菜市口有一个叫黑三子的鞋匠,每逢菜市口处决犯人,他是一定要去的。

王大胆一听吓出一身汗:“什么?错,错了?不配对?这,这我不知道啊,这个配对的事,我都是交给李胖子弄的,我不知道他给你们都搞错了,真不知道啊,求你们别杀我,我是冤枉的,我一定给你们换回去,求你们放了我,我,我明天就去,一定给你们换回去,肯定配对,肯定配对。”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虽然李胖子开始不愿来来帮忙,但是干起活来还是很勤快的,一对对的尸身和头颅被他很快配好,而且他一句嫌脏嫌累的话都没说。王大胆看着忙碌中的李胖子心中泛起一丝歉意,他觉得自己曾经是不了解李胖子,把李胖子看成一个斤斤计较,容不下同行的人。现在看来,李胖子还是个不错的人。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三人吃完饭后,王老炮拿来三张竹席铺在地上,说:“每人一张竹席,这‘头活’就在竹席上面做。这‘头活’比不得平日里你们修鞋,都得给我干细致点、漂亮点,我也好跟主家交差。”

王大胆正在跪地求饶,突然一个男人走到他面前用阴森低沉的声音对他说:“王大胆,你不知道吗?你把我们的身体和头颅都安错了,根本不配对。”

菜市口是清代杀人的法场。

黑三子和赵大头忙把王老炮抬进屋里去,赵大头要去请大夫,却被王老炮给伸手拦住了。王老炮哭丧着脸,说:“你们别管我了,快跑吧。宫里的活儿,咱们干不了,过几天都得脑袋搬家……”

半醉的王大胆顿时清醒了,他冲着那些人问他们是谁,为什么来自己的家,可是那些人就像没听见一样,依旧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王大胆看着这些人突然有些害怕起来,因为他认出其中几个人的脸,好像是自己缝合的头颅的脸的样子。再看那些人的身上,他们全都沾满血迹。

回到家,掌柜的就发起了高烧,邻居为他请来了大夫医治,却始终不见好转。几天后,邻居发现他死在了裁缝铺里,两片嘴唇被针线缝得严严实实。他的旁边,放着那只针线笸箩。

两人在店里心急火燎一直等到了天黑,才来了一辆马车将王老炮拉了回来。黑三子他们往马车上看,王老炮早已经被打得皮开肉绽。送王老炮回来的两个官兵,放下话:“你们好好琢磨一下这下面的活该怎么干,干得好有赏,干不好,嘿嘿!”两个官兵做了个砍脑袋的动作,丢下血肉模糊的王老炮扬长而去。

俩人干活前先做了分工:李胖子管核对尸身和头颅,给尸身找到自己的头颅,王大胆自己捋线和缝合。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失踪的针线笸箩

他们干完了活,黑三子便找来一辆马车,三个人准备连夜逃离北京城。就在这时,从旁边突然蹿出几个手持刀枪的官兵。一个官兵的小头目奸笑道:“惹了祸就想跑?没那么容易。来啊,都给我拿下!”

王大胆找来找去,还是只有同行李胖子能帮上忙,其他人都不愿碰这恶心恐怖的活。

菜市口附近有一家裁缝铺子,掌柜的五十多岁,一个人生活。这天晚上,天刚黑下来,掌柜的就听见外面乱哄哄的,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那年头闹乱党,他不敢出去,赶紧把灯吹了,缩进了被窝里听动静。外面闹腾了一阵子,很快又消停了。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那男人说:“好,你说话算话,否则我们还会再回来的。”

第二天天刚亮,邻居就跑来了,喊他去菜市口看热闹。邻居说,昨天晚上有个乱党在菜市口被斩首了,不知为什么,尸体没有被运走,还在黄土上扔着。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王大胆知道自己见鬼的,他立马跪在那些人面前求饶:“哎哟,给我大哥大姐,我可没害你们,你们别杀我,也别这么吓我啊,你们不知道吗,你们的尸身和头颅还是我亲手缝合的呢,我的手艺很好的,全城百姓都知道啊,求求你们快走吧,求求你们…….”

犯人在菜市口跪成一排,刽子手由东向西手起刀落,砍下一颗颗脑袋。脑袋掉了,惊慌地滚出老远。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夺命绝活

这可是大活,平时缝合一个尸体可以赚一两银子,这么多的尸体,缝完了可以发财了。

过了好半天,掌柜的才爬起来,他点上油灯四下看了看,想知道丢了什么东西。奇怪的是,钱一文不少,只是针线笸箩不见了。

人怕出名猪怕壮,此话一点都不假。这天,黑三子刚在菜市口和死囚的家属谈成一笔买卖,约定让家属夜里把死囚的尸首送到店里去。这时,赵大头便急匆匆地跑来,说:“三子,出事了。宫里来人,把老炮给抓走了。”黑三子顾不得多想,急匆匆地跟着赵大头回到了店里。

生活在武则天的统制下,唐高祖的儿子韩王李元嘉以及一众李姓子孙不满武则天的谋朝篡位,他们集合洛阳城中图谋推翻武则天政权,灰复李唐天下。韩王李元嘉计划周密,领导有序,结集了不少人,初见成效,可是就在他们即将迈向关键一步的时候,突然有人告密,导致后计划失败,部属被武则天几乎全歼。

每年秋后朝审完毕,一行犯人被押出宣武门,过断头桥,送往菜市口的法场,就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李胖子的工作做完了,他交接给王大胆后就回家了,对于酬劳他也同意等官府给王大胆结账后再给自己。王大胆十分感谢李胖子,向他道谢后目送他离开,然后就继续自己的缝合工作了。

原来以为官府会仔细检查自己缝合的好不好,头颅和尸身配的对不对,没想到官府只是简单数了一下尸体的数目就签字验收了,而且立马就结账了,一分都没少给。

三人铺好了竹席,准备好了针线把马车上主家送来的尸体和人头轻手轻脚地搬下来,抬进屋。昏暗的油灯下,13具无头尸体加上13颗血淋淋的人头,谁能不害怕。因为时间紧,三个人忙把油灯拨亮,穿针引线,忙碌起来。

一日,王大胆正在家中裁剪衣服,忽然听见门外很多车马声音。很快敲门声传来,王大胆放下手里的活开门一看,是官府的人拉着许多马车,马车上装着许多尸体和头颅,来找他缝合的。

黑三子忙拽住赵大头说:“谁说我胆子小了,王老炮他爸去世的时候,身上的寿衣就是我给帮着穿上的。”王老炮他爸是得了一场怪病死的,死的时候全身布满脓疮,一般人都不愿意凑到跟前去。黑三子二话不说,上前给王老炮他爸从里到外地换上了新衣服。就为这事,王老炮一直对黑三子心存感激,有什么好事也不会忘记喊上他。

来到李胖子家门外,王大胆突然听见混杂的哭声从李胖子家传出来。王大胆猛地推开门一看,李胖子的老婆和孩子都在哭泣,李胖子的尸体躺在地上,原来李胖子已经死了,而且是突然倒地死亡的。

为了赶工,王大胆一夜没睡,他连夜缝合,终于在第二天天黑前把所有的尸身和头颅都缝合完了。他派人到官府报告后,官府很快就来人收尸了。

这天上午,黑三子正在看处决犯人,只听三声催命炮响,十几个人头落地。围观的人群里,胆儿小的早已经闭上了眼。黑三子虽说胆子大,看着那些滚落在地上的人头和喷出去几尺远的鲜血,也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这时,突然有人从背后猛地拍了一下黑三子的脑袋,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忙扭头一看,是鞋匠赵大头。黑三子骂道:“你个狗日的,想吓死老子。”赵大头一脸不屑地说:“我就知道你胆子小,干不成大事,可王老炮非要我来叫你。算了,我找别人去。”王老炮比他俩都大,在他们这些修鞋匠里,说话还是有分量的。

王大胆从官差手里接过名单一看下,足足一百六十二人,那就是一百六十二两银子。王大胆开心的合不拢嘴。

王老炮三人被关进了牢里。牢头说了,最多给王老炮他们两天的时间想办法,因为老太监的尸体放久了,会臭掉的。

当王大胆找到李胖子的时候,他开始时冷嘲热讽的拒绝,可是王大胆要离开的时候,他突然不知道怎么想通了,答应了过来帮忙,而且只收取十两银子的钱。

“头活”干多了,王老炮他们还琢磨出了门道来,比如针脚要小,入肉要深,尽量让人看不出来这人头是接上去的。另外,黑三子还特意买来了丝绸围巾,把这围巾系在死者的脖子上。由于王老炮他们干活儿细,在这个圈子里渐渐有了名气。

唐武则天统治时期,王德禄是洛阳城中的一个裁缝,人称王大胆。本来裁缝和胆子大小是没什么关系的,毕竟做衣服没什么可怕的,之所以叫他王大胆,是因为他还负责给那些被官府砍头的死尸缝合尸体和头颅。

一年下来,他们三人已经攒下了上百两银子。三人一商量,干脆在菜市口租了一个门面,开了一家“头活”店。就等日后,再每人讨上一房老婆,舒舒服服地过日子了。为了图吉利,他们还请人在店门两旁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手艺精湛做得脚下文章;下联是:技艺超群称得头上功夫。

交接完毕,王大胆送走了官差就开始干活了。这么多的尸体自己一个人又要核对人头和尸身,又要捋针线,要全部干完,恐怕要两三天时间。炎炎暑天,王大胆只怕不等自己缝合完,这些尸体就全都臭了。想了想还是要找个帮手。

原来宫里的人把王老炮抓了去,既不是让他去做鞋子也不是让他去做一般的“头活”。是宫里一个得宠的老太监死了,众太监们就想把老太监已经被阉割掉几十年,都风干了的阳具,再给老太监接上。王老炮心里紧张,一不小心把那块“干肉”给整碎了一块。这下子,众太监们可都不干了,他们将王老炮一顿乱棒后,让王老炮回家来想办法,说是接不好老太监的身子,就别想保住脖子上的人头。黑三子和赵大头听完也都傻了眼。

天黑前,李胖子已经把所有的尸体和头颅都配好了对,而且他把头颅上多余的血迹也都擦了,这样方便缝合。

夜里,王老炮因为受到惊吓,再加上伤口发炎,开始发高烧。黑三子和赵大头向牢头求情,要来一盆冷水,轮番地给王老炮敷伤口。天快亮的时候,满眼血丝的黑三子突然对赵大头说:“咱们不能待在这里等死,天亮后我就进宫去给公公做‘头活’。”赵大头不安地问:“你、你行吗?”黑三子叹了口气,说:“反正也是个死,只能赌上一把了。”

当天晚上,王大胆从外面买了许多好菜和酒,打算好好犒劳一下自己这两天的辛苦。喝到半醉的时候,王大胆离开饭桌去厕所。来到门外,王大胆突然发现有好多人站在自己的院子里,他们一个个双眼放光,恶狠狠的盯着王大胆。

赵大头和黑三子来到王老炮家。三人坐下,喝了两口酒后,王老炮说:“今天晚上咱们就得加班干活,一共13个人,每人1两银子”。赵大头和黑三子听得都直咽唾沫,要知道在当时5两银子都能买个大姑娘回来当老婆了,一晚上就能赚13两银子,这可不是个小数。

王大胆接过钱十分高兴,没想到两天时间就赚了这么多钱,而且官府这么好合作,查都不查就验收了,以前的苦主们都是啰啰嗦嗦的仔细叮嘱和检查,没有一次这么顺利的。

这时,门外又有人敲门,是黑三子今天接的那个“头活”送来了。赵大头一脸沮丧地想推掉这个“头活”,黑三子却拦住了。黑三子说:“做生意讲究个信誉,更何况这‘头活’也比较特殊,深更半夜的家属也不好再去找人不是。既然白天里我答应了,我看咱们就抓紧给做了吧。”

王大胆是个技艺高超的裁缝,虽然洛阳城中有两家裁缝铺都可以帮死人缝合尸体,另一家是一个叫李胖子的人开的裁缝铺。但是死囚家属们都愿意来他这里,据说只有他缝合的美观。

“头活”是句暗语,就是给那些被砍掉脑袋的死囚把头和身体缝好接在一起,好让死囚能全尸入葬。

送走了官差,王大胆拿着十两银子去了李胖子的裁缝铺,李胖子正在铺子里美滋滋的喝茶,看到王大胆来送银子,他突然有些诧异。

一直干到天快亮,他们才把这13具尸体一一缝接好。三人又打来清水,洗去尸体上的血污,再给尸体换上提前准备好的寿衣。

说完后,那些鬼全都消失了。王大胆哆哆嗦嗦的从地上站起来,他此时气愤的要喷火,踹开院子里的门就朝着李胖子家走去,打算找李胖子算账。

原来,李胖子把那些尸体和头颅都故意弄混了,根本不是配对的,他是想故意陷害王大胆。他想的是等官府来验收的时候,看到尸体和头颅不配对,那么王大胆就死定了。没想到官府竟然没有仔细核查就验收,这真是白忙一场,幸好王大胆不知道这一切,还把李胖子当成了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