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成英镑区拉长最快之一,运营救助体制急如星火

图片 1

希腊债务危机扩散风险加剧 启动救助机制刻不容缓

北京5月10日电—中国央行周一发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单设专栏,对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分析指出,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出现进一步扩大的趋势,不排除主权债务危机在全球范围内扩散可能,因此其未来走势值得进一步关注.

图片 1

  希腊信用评级沦为”垃圾级”之后,全球金融市场愁眉不展。  继葡萄牙之后,欧元区又一个成员西班牙28日遭到信用降级。随着希腊债务危机临近最后关头,有关这场危机可能会在欧元区内扩散开来的担忧日益加剧。  不能让希腊成为雷曼兄弟  国际信用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28日将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由AA+下调为AA,评级展望定为负面。标准普尔称,这主要是因为西班牙经济增长前景不被看好。  而就在此前一天,标准普尔刚把葡萄牙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从A+降至A-,并将希腊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BBB+降为BB+,从而沦为垃圾级。这是自欧元开始使用以来,第一个欧元区国家的长期主权信用评级被评为垃圾级。  在欧元区16国中,虽然希腊政府的财政状况尤为糟糕,但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和爱尔兰等成员也都面临着严重的债务问题。其中,葡萄牙无论是预算赤字还是公共债务水平均超过欧盟允许的上限,被认为最有可能步希腊后尘。虽然西班牙公共债务水平稍好,但身为欧元区第四大经济体,一旦失守后果不堪设想。  两国连遭降级加剧了投资者对于希腊债务危机正在欧元区扩散的担忧。受此影响,欧洲主要股市28日连续第二天下跌,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等国股市更是遭受重创,政府发债融资的成本明显上升。  希腊债务危机扩散风险加剧对欧元信心构成了沉重打击。28日,欧元兑美元汇率一度探至一年来的最低点。出于对欧洲经济前景的担忧,美国和亚洲股市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德国总理默克尔28日强调,绝不能让希腊陷入像美国雷曼兄弟的命运。  启动救助机制刻不容缓  希腊债务危机呈扩散之势在很大程度上应归咎于欧盟在处理这场危机时的迟缓和混乱。  眼下,希腊是否会出现债务违约已是迫在眉睫,因为到5月19日,希腊政府将有一笔总额85亿欧元的国债到期,需要偿还。迫于市场融资成本屡创新高,希腊政府23日不得不请求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启动联合救助机制。  根据这套机制,欧元区国家将在双边基础上第一年为希腊提供总额300亿欧元贷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贷款数额尚未确定。尽管时间所剩无几,但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希腊政府围绕启动救助机制的最后阶段谈判仍在紧张进行,这给救助款项能否及时到位蒙上了阴影。  外界普遍担心,如果得不到及时、充分的资金支持,希腊政府唯一的选择将是走向债务重组,这意味着希腊政府将延迟甚至拒付部分债务。基于对希腊出现债务违约的持续担忧,希腊10年期国债收益率28日达到11.143%,突破人们的心理底线。  身为欧元区第一大经济体,德国被认为是顺利启动希腊救助机制的主要障碍。由于国内多数民众反对用纳税人的钱去救希腊,即将于5月9日面临地方州选举的默克尔政府在救助希腊问题上一直表现消极,试图将启动救助机制一事拖延到选举之后再作定夺。  但希腊债务危机愈演愈烈并呈扩散之势令德国政府压力骤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卡恩和欧洲中央银行行长特里谢28日在柏林与默克尔举行会晤,敦促德国政府尽快为救助希腊采取行动。  默克尔会后表示,在欧元面临危机时刻,德国愿意承担稳定欧元的责任。她同时认为,围绕启动希腊救助机制的最后阶段谈判应当加速进行。  欧元区再开峰会忙灭火  为了确保希腊能够及时获得救助,进而遏制希腊债务危机在欧元区内蔓延,正在日本访问的欧洲理事会常任主席范龙佩28日宣布,将于5月10日召开一次欧元区领导人特别峰会,敲定启动希腊救助机制。  这将是欧元区有史以来的第三次特别峰会,第一次是在金融危机爆发之初,而其余两次则皆因希腊债务危机而举行。  范龙佩强调,希腊不会出现债务违约,有关启动救助机制的谈判进展顺利。  除范龙佩外,欧盟委员会负责内部市场与服务的委员米歇尔·巴尼耶等欧盟官员28日纷纷给希腊”打气”,试图平息空前高涨的市场紧张情绪。巴尼耶在对欧洲议会议员发表讲话时说,希腊救助机制将会被付诸实施,欧盟的团结将要,也必须要发挥作用。  欧盟委员会负责经济和货币事务的委员奥利·雷恩强调,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扑灭希腊这片”灌木丛之火”,不要让它扩散为整个欧元区的”森林大火”。  与此同时,欧盟委员会还对信用评级机构发出了警告,要求它们在当前极其困难和敏感的情况下,能够”以负责任的方式”对主权信用作出评级结论。  分析人士认为,希腊债务危机是否会在欧元区内掀起”燎原”之势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欧元区国家能否及时采取行动救助希腊,时间越晚,危机只会越重。

如下是专栏全文,刊登于2010年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第32页.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受金融危机影响,欧洲部分经济体财政支出扩大,税收减少,财务状况持续恶化,这引发了市场对于主权债务违约的担忧,导致全球股市、汇市、债市以及大宗商品市场出现大幅波动,从而给全球经济复苏蒙上了阴影。

客户端

2009年1月,由于经济衰退、财政状况恶化,希腊、葡萄牙及西班牙的信用评级相继被降低,从而引起了市场对欧洲主权债务偿还能力的担忧。2009年10月,希腊政府宣布2009年政府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将达到12.7%和113.0%,则再次加大了市场对于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的恐慌。2009年12月,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三大评级公司再次调低了希腊、葡萄牙以及西班牙的主权信用评级。欧盟的葡萄牙、爱尔兰、意大利、希腊、西班牙等国还被评为欧洲主权债务风险最大的五个国家。

  希腊债务危机八年长跑终结

2010年2月底,在各方迟迟未能拿出解决希腊主权债务危机方案的情况下,标普与穆迪几乎同时宣称,未来几个月可能会再次下调希腊的主权信用评级。4月9日,惠誉宣布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降至BBB-,这使得希腊政府更难以从金融市场中获得资金。4月27日,标准普尔再次将希腊的长期国债信用评级降至BB+,并将葡萄牙长期信用评级下调至A-。金融市场对于欧元以及欧元区经济的信心进一步受到重挫。4月29日,标准普尔将西班牙长期主权信用评级由AA+调至AA。欧洲主权债务危机出现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中国证券报

5月2日,在经历了多轮艰苦复杂的谈判之後,欧盟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援助希腊债务危机方案达成一致,双方决定在未来三年向希腊政府提供总额为1100亿欧元的贷款,其中欧元区国家出资800亿欧元,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出资300亿美元。5月3日,欧洲中央银行也向希腊采取了援助措施,决定暂时无限期地取消希腊政府借贷的信用评级“门槛”。受此影响,金融市场出现企稳迹象。然而由于欧盟的救援计划还需要各国经过立法程序加以确认,救援所附加的条件也很可能引起各方势力的反弹,因此它并未能完全平息投资者对于欧元区前景的担心。投资者对于欧元区经济的信心依然脆弱,欧元对美元汇率目前已接近一年以来最低点。

  □本报实习记者
昝秀丽

此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首先是因部分成员国过度负债而造成的。这些成员国未能重视财政赤字扩大的风险,过度发债,最终造成了被动的局面。但从更深层次来看,这也与欧盟缺乏对各国财政政策的有效约束有关。欧元区有的成员国大幅举债,超出了《稳定与增长公约》的规定,从而导致上述问题。此次欧洲主权债务危机也与西方国家政府支出过度膨胀有关。欧央行行长特里谢认为,希腊目前遇到的经济问题在其他发达国家也很普遍。如果部分发达国家不能切实有效地缩减开支,增加收入,不排除主权债务危机在全球范围内扩散。

  希腊债务危机始于2009年,当年10月初,希腊政府宣布2009年政府财政赤字和公共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预计将分别达12.7%和113%,远超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规定的3%和60%的上限。2009年12月11日,希腊政府表示,国家负债高达3000亿欧元,创历史新高。鉴于希腊政府财政状况显著恶化,全球三大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标准普尔和穆迪相继调低希腊主权信用评级,揭开了希腊债务危机的序幕。

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直接影响了欧元区经济的增长,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了较大的不确定性。它造成全球股市、汇市和债市的大幅波动,尤其是在当前市场相对脆弱的时期,还可能引发连锁反应,产生系统性风险,因此其未来走势值得进一步关注。

  由于希腊外的欧洲其他国家也普遍存在较高财政赤字,2010年随着希腊债务危机的发酵,葡萄牙、意大利、爱尔兰、西班牙、德国与法国等欧元区主要国家均受到拖累,希腊债务危机成为继迪拜债务危机之后全球又一大债务危机。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点选中国人民银行网站(www.pbc.gov.cn)

  为缓解债务危机,2001年1月1日成为欧元区第12个成员国的希腊首先想到了求助于欧盟。而为了获取欧盟的帮助,希腊不得不进行财政紧缩,其中希腊议会曾于2010年5月6日批准财政紧缩法案,2011年和2013年进一步批准了紧缩预算。然而财政紧缩意味着更高的税收、工作年限的提高、实际收入的下降和公共服务的严重削减,与此同时,2013年希腊失业率曾攀升至27.9%的峰值,为欧盟成员国最高;2015年7月,希腊又因债务违约而关停股市,银行关停,全国实行资本管制。因此8年间,民众游行街头抗议此起彼伏。

–整理 张胜男; 审校 曾祥进

  为安抚民众情绪,希腊于2011年举行了一场针对欧洲援助的全民公投,面对多数民众反对欧盟救助方案的公投结果,希腊总理帕潘德里欧当年11月决定放弃公投计划。无视公投的结果是11月9日希腊政治领导人最终批准成立新政府,帕潘德里欧下台。

  希腊政府的努力终于赢得欧盟的认可。自希腊债务危机爆发至今,欧元区一共对希腊实施了3次纾困援助,提供了总额逾2700亿欧元的低息贷款。第一次救助是在2010年5月2日,希腊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协议,至少3年内额外削减预算300亿欧元来换取紧急救援,该计划构成对欧元区成员的第一次救援;第二次救援发生于2011年7月21日,欧元区领导人同意第二次的1090亿欧元政府资金的救援计划,再加上私营部门债券持有人到2014年中期总额估计高达500亿欧元的捐助;第三轮救助协议于2015年7月签署,国际债权方同意在希腊履行一系列改革承诺的条件下,向其提供860亿欧元贷款,3年内分期发放。

  经过数轮救助,希腊经济强势复苏,2018年上半年,希腊成为欧元区经济增长最快的成员国之一。信用评级机构惠誉也已将希腊主权信用评级由“B-”上调至“B”,展望为“正面”。

  最终2018年6月22日凌晨,欧元区19个成员国财政部长结束谈判,就希腊债务危机救助计划最后阶段实施方案达成一致。欧元集团债权方认可希腊8年来遵照债权方要求履行承诺、落实一系列改革和财政紧缩政策,同意发放最后一笔150亿欧元贷款,同时将希腊还贷期限延长10年,为希腊重返国际金融市场、恢复经济增长提供缓冲空间。

责任编辑:何凯玲